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慈悲喜捨(一) | 1 | 2 | 3 |

再次歡迎在座各位。 
 
今天和明天我們將會探討佛教禪修一個很重要的部分,這是關於培育我們心靈上四種很重要的質素的,這四種質素稱為“四無量心”或“四種美善的心”。它們也稱為“四梵住”,因此,當我們培育這些質素時,我們能如梵天一樣,能如天界的眾生一樣。 
 
我喜歡把這四種質素視為我們的朋友,如果我們常常邀請這四位朋友與我們同在一起,便能幫助我們體驗很多喜悅和輕安,亦能幫助我們帶給別人喜悅和輕安;反過來說,當這四位朋友沒有和我們一起時,便會為自己和別人帶來很多苦惱。 
 
這四種質素的巴利文聽起上來多麼優美,令人感到多麼平和。它們是“ metta, karuna, mudita, upekkha ”(慈、悲、喜、捨)。Metta 是慈心、友善, karuna 是悲心, mudita 是隨喜心而upekkha是一個不受擾動的平穩心。今天我會談及前兩種質素──前兩位朋友──而明天會談及後兩位朋友。 
 
慈心若用簡單的詞語來說,就是善意。一個有趣的問題:我們從何處開始去培育這種善意呢?在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是很有趣的──應該從我們自己本身來開始。我想除非你能友善地對待自己,否則很難友善地對待他人。一句我喜歡用的說話:“慈心能使我們成為自己最好的朋友。”但是我們不知道,有時我們會成為自己最大的敵人。一般來說,我們認為敵人是外在的。也許我們一生都在尋找及擺脫一些外在的敵人,但我們不知道,最大的敵人可能就是我們自己。  
 
我們怎樣成為自己最大的敵人呢?其中之一是我們對自己過度嚴厲及苛刻。一句我常用的說話:“‘常給自己減號’能成為我們一個很強的習性。”而當我們有了只給自己減號的習性後,我們亦會只給別人減號。因此我們製造了一個只有減號存在的地獄。修習慈心禪能幫助我們清楚地看到,我們只給自己及別人減號的習性,會導致我們成為自己的敵人。當明白到這點之後,我們便會學習在自己及別人之中找出越來越多正面的質素。佛法裡用一個很美麗的詞語“隨喜”來描述這一點──為自己美善的質素而欣喜,為自己心中的正面質素而欣喜。現在,大家都可以歡欣隨喜──隨喜自己發心成為禪修者。這樣做的話,我們便能看到自己越來越多的正面質素。而學習去隨喜自己的美德能帶給我們很多喜悅和輕安;當我們內心感受到越來越多喜悅和輕安的時候,還會薰染別人,影響和激勵別人也感受到多些喜悅和輕安。  
 
《法句經》──佛教其中一部很重要的經典──當中有一句很有意思的句子,就是“我們應該用快樂來超越苦惱。”但我們往往是以苦惱來超越苦惱的。當我們感受到越來越多喜悅和輕安的時候,再遇到苦惱和不愉快的情緒時,要處理它們便變得十分容易了。  
 
隨喜的另一個要點是當我們以禪修作為精神生活的時候,自然地,我們會學習過一種無害、善巧和有益的生活,不給自己製造苦惱,不給別人製造苦惱。這亦是屬於道德倫理的戒行,在佛陀的教導之中是很著重的。關於這一點,我喜歡引用這個美麗的巴利文詞語“anavajja sukha”。Anavajja sukha 的意思是“不害之樂”或“從善巧、有益的生活方式所帶來的喜悅和快樂。”我們可清楚看到,我們怎樣可以把自己由最大的敵人轉變為自己最好的朋友。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緊執著過去的心靈創傷,我們也會令自己成為自己的敵人。總括來說,心靈創傷是由於我們做了一些事情傷害了別人或別人做了一些事情傷害了我們而引起的。如果我們傷害了別人,我們可能會緊執著內疚、懊悔這些很具破壞性的情緒;如果別人傷害了我們,我們心中可能會背負著憎恨、敵意等情緒。這些心靈的創傷會帶給我們多方面的影響,有時甚至能影響我們的身體。心靈創傷可導致身心產生各種的疾病,也可導致身體緊張,還可影響我們的睡眠,使我們做與心靈創傷有關的夢。所以,即使睡覺時我們也會感到憂愁、恐懼和內疚。還有,在我們臨終的時候,一些沒有痊癒的心靈創傷可能會很強烈地呈現,令我們不能平靜地離開這個世間。所以,學習如何去治癒這些創傷是極為重要的。關於這一點,修習慈心禪對於原諒自己及原諒別人是有極大幫助的。原諒自己是由於明白到我們仍是普通人,還沒有覺悟,仍是不完美的;原諒別人是由於明白到別人亦是普通人,和自己一樣,也是不完美的。這也是一種放下過去的修習,不然的話,我們便緊緊執著過去,使心裡背負著一個重擔。所以,只有當我們能真正治癒這些創傷,真正放下過去我們所背著的重擔時,我們才能真正體驗喜悅、平靜及能更加悲憫自己,更加悲憫別人。 
 
現在我想談談我們的第二位朋友──悲心。悲心是和看見別人受苦有關的。當看見別人受苦時,學習去生起善意及作出幫忙是極為重要的。正如我在第一天所提及,在這世界上越來越多苦惱,所以我們需要培育悲憫這種重要的心靈質素,使我們在看見別人受苦時作出一些幫忙──即使那是很小的幫忙。有一位心靈導師說:“ 當你看見別人受苦時,不一定是要作出很大的行動,即使是小小的行動已經是很重要的了。”這使我想起佛陀有一次向比丘說法時,強調慈心的重要性──他告訴比丘們即使在彈一下手指這麼短的時間修習慈心,那已可配作為比丘了。這可看到,即使修習慈心一會兒已經很好了。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