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華嚴閣禪修營研討第5天 | 1 | 2 | 3 |

第五天 

導師:有沒有人像昨天那樣有東西和大家分享呢? 
 
J.C.:今天上午在工作禪的時候,我去了斬柴。在我斬柴的時候,我的內心生起了一幕童年時的景象,因為童年時我家裡是燒柴的。這使我想起我的母親,然後我憶起一生之中令我最遺憾的事情。當這個記憶升起時,所有的懊悔和悲傷情緒全部都來了。那些情緒強烈得令我立刻掉下眼淚來。所以我現在很明白,念頭是怎樣引發起情緒的,我現在很清楚念頭和情緒的關係。 
  
導師:很多謝J.C.和我們分享這個經驗。很高興你能從這個經驗之中有所發現。 
 
J.C.:我跟著還有另一個發現。我還把這個傷心的情緒帶到工作禪之後的坐禪之中,我在坐禪時也想到這件事情,這亦使我哭了起來。最後這個強烈的情緒是怎樣消失的呢?就是當我坐在這裡,想著那件傷心事的時候,有一隻蜜蜂飛了進來,牠一直圍著我打轉。突然間,我又生了一個很害怕被蜜蜂螫的情緒,這個情緒大得令我感到全身都發冷,心跳加速。這個情緒蓋過了我的傷心情緒,於是我發覺到,一個強烈的情緒是可以被另一個強烈的情緒蓋過的——害怕被蜜蜂螫的情緒蓋過傷心的情緒。 
 
Y.C.:當時我坐在J.C.附近。忽然間我聽到一些聲音,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我張開了眼睛,我看見他跳了起來,然後躺在地上。 

E.L.:我張開眼睛去看看發生什麼事情,我看到J.C.向後跌了下去,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跌在地上。 
 
導師:在這件事情之中可看到的一點是,有時一些我們認為是負面的經歷──如蜜蜂飛了進來──可以帶來正面的影響。在某程度來說,那蜜蜂幫助你從那較早的情緒之中回復過來。 
 
也許另一點是,正如你剛剛所說的,當我們認為自己受問題所困擾而又遇上另一個新問題時,先前的問題便會失去它的影響力。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謝謝你的分享。 
 
其他人有沒有其他的經驗跟大家分享呢? 
 
C.Y.:昨天導師叫我們去翻出內心最灰的事情,最不開心的事情。響磬後,大家都去行禪,我開始這樣修習,我感到每個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是不開心的,好像破了產那樣。我想起一件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這件事情是令我很難過的。這種很難過的感受持續不斷,突然間我想起導師曾講過的說話:“痛就知道是痛,痛只是一種感覺而已。在痛的時候要溫柔地對待這種痛的感覺。”我繼續思考這個問題,突然間我想通了:“其實痛是因為我們有執著。如果我們用第三者的角度去觀察這個痛的話,痛便會減輕的。”當我嘗試用這個方法去觀察的時候,我發覺痛真是會減輕的。過了一會兒,我想再去把捉這個痛的時候,它已經消失了。這個感覺十分好。 
  
導師:我很高興你有這個十分重要及深入的發現。這就是我想大家去做的:首先帶出一種修習的氣氛,然後提供一些修習建議,最後讓你們找出自己的發現。當你自己有所發現時,你便會對處理這些事情很有自信。之後在日常生活中若發生同樣的事情,你可以用你的發現,用同樣的方法來處理它。你所發現的是,當你執著痛為我或我所的時候,那麼痛便成為一個問題。你說得很好,當你不去執著痛為我或我所時,如第三者那樣看待它,那麼痛便不再是一個大問題了。 

還有別的分享嗎?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