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華嚴閣禪修營研討第4天 | 1 | 2 | 3 |

第四天 
 
導師:有沒有人有東西和大家分享呢? 
 
S.K.:很有趣的事情,今天我去感受這個身體,不斷持續去感受這個身體,當我去感覺這個身體的時候很自然會有一種“這是我的身體” 的感覺。之後我想到在一篇經文中,佛陀提到一般人都把自己的身體視為寶貴的東西,但是身體對阿羅漢來說是一個擔子。在那段時間裡我也有這種感覺。 
 
導師:你感到身體是一個擔子嗎? 
 
S.K.:是的。因為這個身體只在呼氣和吸氣,沒有什麼在那裡,沒有什麼寶貴的東西,但是如果執著這個身體的話,會為自己帶來很多擔子,會有很多擔憂,很多苦惱。 
 
導師:我知道有篇經文說到身體是一個擔子,感受是一個擔子,五蘊是擔子。當中所說的,是如果我們將五蘊視為自我的話,它們就會成為擔子。擔子是我們要擔負的東西,所以,若要放下我們所擔負著的擔子,我們需要學習不執著五蘊為自我,之後它們就不會成為擔子。正如你剛剛所說,一位阿羅漢,一位已覺悟的人,他就是這樣看待五蘊的。若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當我們執著五蘊為自我的時候,它們便會成為苦惱的來源,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放下對五蘊的執著,這時便沒有苦惱,擔子也會消失。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位同修告訴我有關她的體會。她對我說,她在吃飯之前生起感恩心,當她有感恩心的時候,喜悅也生了起來。這是一種隨喜心的喜悅,只是吃飯前一個小小的感恩,也能帶來隨喜心,實在深深打動了我。  
 
還有沒有其他人有東西分享呢? 

S.K.:也是和剛才感覺身體有關的,就是當我深入去觀察時,我發覺到即使我不執著身體為自我,但身體的感覺還在。我的自我感覺越來越薄弱,這時我覺得身體就好像流浪貓或流浪狗那樣,牠雖然不是屬於我的,但牠既然已經來到自己家裡的門口,雖然沒有對牠執著,但也覺得應該好好照顧牠。 
 
導師:是的,所以,阿羅漢也需要吃飯。 
 
S.K.:所以我覺得慈心禪是很有用的,對自己的身體生起慈心就好像對流浪貓或流浪狗生起慈心那樣。 
 
導師:是很有用的。這令我記起在佛經裡的一個故事:佛陀曾對一班比丘強調觀察身體不淨的重要,有些比丘因此密集修習不淨觀,而其中有比丘因為憎恨自己的身體而自殺,之後佛陀指出培育慈心的重要。所以,我們可以帶有慈心地來放下執著,不是憎恨這個身體,而是善意地放下自我的執著。 
  
E.L. :我想因應S.K.的體驗,說一些我的感想。我曾聽過一位佛學老師談到我們的身體,他說的話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說,即使有時我們覺得自己的身體是一個擔子,我們需要明白自己的身體就是我們過往生和現在生的行為的結果,身體既然是過往行為的果,所以我們應要對它負責。佛教不是教導我們盲目地放下事物,佛教也教導我們盡責地履行我們的責任。所以,即使這個身體會老、會病、會死及會有很多的問題發生,但我們需要明白這是我們過往行為的結果,因此我們要好好照顧這個身體,為我們過往所製造出來的結果履行責任,也運用我們的身體作為一個繼續修行的工具。 

導師:正是這樣,這是我想強調的一點,很高興你提及到這一點。事實上,這正正是斯里蘭卡的禪修比丘所修習的一種反思──也許在其他地方的比丘也會修習的──進食之前,他們會說︰“我不是為了令這個身體美麗而吃食物,而是為了能夠繼續以這個身體作為修行的工具而吃食物。” 
  
A.C.:我很喜歡由S.H.所帶領的瑜伽,尤其是她提及的兩點:第一點是她常常強調做瑜伽的時候應該帶一個微笑,我們因此能夠很放鬆;第二點是她強調我們應該嘗試去享受一些簡單的瑜伽動作。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做完瑜伽之後,當我在戶外修習行禪或站禪時,我都提醒自己要微笑,我發覺微笑能幫助我放鬆身心。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