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華嚴閣禪修營研討第1天 | 1 | 2 | 3 |

第一天 
 
導師:我感到很高興,禪修營才第一天,但這裡的氣氛已經令我很感動,我感到十分鼓舞。當我們一起坐禪的時候,佛殿裡有一種美妙的寧靜氣氛。還有,我看到大家在離開佛殿的時候仍然保持著正念。通常在我們進食的時候會有較多的說話,但今天大家都只是為了實際需要的事情才說了幾句話。作為第一天,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對此感到很高興。看見大家這樣努力,我打算提供多些如何持續保持正念的方法給大家。 

第一個建議是─你們之中有些同修已經在做的─把動作放慢下來。大家都知道,當我們坐在一輛開得很快的汽車時,是不可能看清楚四周的東西的。如果你想很敏銳、很清晰地看清楚周圍的事物,那麼車子須要駛得很慢。所以,唯有我們放慢下來,我們才能時時刻刻都很敏銳、很清晰地看到我們身心的狀況;同樣地,我們也能很敏銳、很清晰地看到外邊的事物。與此相關的是,當放慢下來和正念越來越持續時,我們便能夠觀察到在行事之前的動機。我們做事情總是太急太快,所以我們難於把捉在行事之前的動機。隨著越來越多的動機觀察,你會發覺到會有越來越多的正念。所以,觀察動機跟修習正念是有關連的。把捉動機有多方面的益處,尤其是對於處理日常生活的事務,它令我們不會倉卒行事。當我們說話之前,如果能夠把捉著自己,無論說什麼,相信也不會傷害別人,也不會說些沒有益處、不善的語言說話。同樣地,在行動之前,如果我們能稍停下來,嘗試看看我們的動機及看看為什麼我們會做這一件事情的話,我們的行為自然會有所改變。 

有一次佛陀問小羅羅:“鏡子的作用是什麼呢?”小羅羅說:“鏡子的作用是反照我們自己。”佛陀接著說:“同樣地,我們應在說話和行事之前反照一下自己。”然而 修習這種反照必須要有正念,在行動之前稍為想一想。 

觀察動機另一方面的益處,是它能使我們發現自己的行為的真正意圖。因此它使我們能夠真正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是什麼類型的人;它也使我們能夠看到自己的正面和負面。既觀察自己的正面也觀察自己的負面也是非常重要的。 

正念另一個重要的地方是體驗當下。雖然我們的身體在這裡,但心可能在別處。即使大家在聽著我的說話,你的身體在這裡,但心可能已經回到香港市區去。所以,唯有正念 的幫助,我們的身心才能活在當下,我們才能完全體驗當下的每一刻。 

當自己的心不在當下的時候,有正念地覺知到心不在當下也是重要的。我們只需知道: “現在我不是活在當下,而是想著已經過去了的事情或將來的事情。” 通常這些思想是沒有意識和不自覺地進行的,而當這些思想在沒有意識和不自覺地進行時,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是如何給自己製造苦惱,我們並不知道這些思想怎樣給我們的內心製造情緒。所以通過這種修習,我們能夠培育出─我不喜歡用“控制”這個字眼─調御我們內心的能力。通常我們是被思想所控制的,修習這方法,我們將培育出調御內心的能力。 

正念另一個重要的地方,是我們能夠運用正念去探索、去觀察、去學習、去明白我們正在經歷的任何事情。所以,當你在經歷身體上的痛楚時,你可運用正念去探索痛楚的實相。在日常的生活中,我們遇到痛楚的時候,我們只會想著去避開它,因為它是令人不快的。痛楚是人生之中無可避免的,如果我們逃避它,我們便不能從痛楚中學習。所以,運用正念、利用這觀察的能力,我們能靠自己的力量對自己的身心有多方面的發現。 

正如我在之前的講座中說過的,如果你能在這個禪修營中探索、觀察和學習的話,那麼在日常生活中,你也能夠繼續這樣做。因此,我們能向任何東西學習,我們能向任何人學習,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我們應以開放、謙虛的態度,嘗試去學習、去探索,那麼禪修便會成為一件有趣的事情。正如我說過的,任何事物都可以是學習的對象,任何事物都可以是你的導師。 

正念另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是它自然會帶來合符道德和戒行的生活方式,這對修行是十分重要的。所以,當你在這裡的時候如果有正念的話,你的行為舉止會有什麼改變呢? 

即使一些小事情,例如開門和關門,我們學習慢慢地做,有覺知地做,盡量做到不會打擾周圍的人。你可看到當有正念時,自己的行為會怎樣帶來改變。我們做飯或擺放碗筷的時候,同樣會嘗試不打擾其他的人。這是禪修之中非常重要的地方:學習對身邊的人懷有一分關心,一分體貼。現在人們變得越來越不關心他人,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不理會對別人的影響。 

正念另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是幫助我們開展自信。因為以正念,以自己的努力,我們能夠解決很多自己的問題,於是我們變得對自己有信心及信賴自己。之後我們會對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不去埋怨別人和四周的環境。我們對自己的行為,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抉擇承擔全部責任,這是佛陀很強調的。我在康提( Kandy)一所佛教學校讀書,學校裡有一句巴利文的座右銘,讀起來很美妙:“ atta hi attanonatho”它的意思是“自助是最好的幫助”。 

正念是修行的關鍵,所以佛陀稱正念是“唯一的道路”。 

現在我想談談有關精進方面的問題。我們要避免兩個極端:過度努力或完全不作努力。經中有些很美麗的比喻來說明這一點,其中之一是,在佛世時有一位比丘很努力修習行禪,甚至連腳底也行出血來。佛陀和他談話的時候知道他從前是一位琴師,於是佛陀問他:“琴弦如果調得太鬆或太緊的話,音質會怎樣呢?” 那位比丘回答:“琴弦不應調得太鬆,也不應調得太緊。”這便是稱為“中道”的精進。

另一個比喻是,佛陀說當你想捉住一隻小鳥的時候,如果捉得太緊的話,你可能會弄死牠;但如果捉得太鬆的話,牠可能會逃脫。所以這種中道的精進可以稱為不刻意的精進。 

當我們過分精進時會怎麼樣呢?自然會有緊張,你可能會頭痛,可能會覺得疲倦,可能會覺得煩躁及失望。在一個強烈的期望推動下,你會過分精進,而以這態度來修習的話,你永遠不能達到你的期望。你還會因此而感到很糟糕,給自己減號,開始憎恨自己等等。但如果你完全不作努力又會怎麼樣呢?你可能會覺得想睡覺、昏沈,你也許會像在夢中那般的狀態。 

在這方面同樣是需要經過學習,經過探查,經過觀察,你才能知道你是否有足夠的精進,是否精進過度還是完全沒有精進。有些時候我們是需要多加一些精進力的,有些時候我們需要放鬆下來。一個能幫助我們的方法──正如我所強調的──就是經常保持一個禪修的心。若能這樣的話,即使你在佛殿外,不是在坐禪時,你都會很自然,在一個不刻意的精進之中。

有一點很有趣。多年來,我發現文化差異對努力和放鬆這兩者會有不同的影響。通常來說,當我遇到西方人的時候,會發覺他們過分精進,所以我跟他們說放鬆下來及輕鬆一點;但是斯里蘭卡人正好相反,他們過分放鬆,所以對某些斯里蘭卡人來說,我需要去策勵他們。我很好奇想知道你們是屬於哪類別的人。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