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香港佛教人物──何張蓮覺居士 | 1 |

陳瓊璀撰 
 
19世紀中英鴉片戰爭中,清廷戰敗,於1841年1月26日正式將香港割讓給英國,成為英國殖民地。大量歐洲人逐漸來港,有軍艦士官,有經商的生意人和買辦,或找尋夢想的人。這些歐洲人中有的甚至與本地華人女子通婚。十多年後,社會開始出現歐亞混血兒,在19世紀五十至六十年代,歐亞混血兒愈來愈多,他們多數跟隨華人母親生活,但受中西文化影嚮,思想較為開放。香港亦成為中西文化交流的地方。香港絕大部份華人不懂英文,在殖民政府下華人地位亦愈來愈趨低微。而混血兒皆精通中英文,或憑藉其血統關係而成為中英貿易的橋樑。他們初時多為英國洋行的買辦,其後營商致富。在香港開阜早期的歐亞混血兒而發展成富商大家族的,首推何東爵士。何東爵士及他的兩位太太,元配麥秀英,平妻張靜蓉皆為歐亞混血兒,而張靜蓉更為第二代歐亞混血兒,因其父母皆第一代歐亞混血兒。 
 
何張蓮覺居士,原名張靜蓉,為何東爵士夫人。居士生於1875年12月19日(夏曆光緒元年十一月廿二日),終於1938年1月5日(民國廿七年夏曆十二月初四日),享壽63歲。祖藉廣東省寶安縣。張靜蓉居長,原有一弟一妹,但幼時於數月間相繼夭折,其母悲痛慘怛,而外祖母則性嚴厲事認真,再加以怪責,其母抑鬱寡歡而萌輕生念,幸張靜蓉事親至孝,恐其母不測而晝夜不離,百般開解,卒幸無事。張靜蓉少時讀書塾,不久輟學,自幼隨父歷長江。據其所著《名山遊記》後附之自述筆記載:“余家世信佛,逮吾祖母吾母尤篤,故余髫齡時即知敬禮三寶,志修梵行”。1891年張靜蓉16歲,隨父任職江西九江關,越歲父病,百藥罔效,棄妻兒而去。居士於「盧山記」中載,於父喪時暈厥多日,水漿不入口;客途悽愴,遂即奉母來港。 
 
張靜蓉之表姐麥秀英為何東元配,適何氏後數年無所出,何東娶周綺文為妾,三年後亦無所出。麥秀英欲說服其妗母許配表妹張靜蓉與何東,遂親自作媒並以書信保證:“懇切冀求令媛同配乙君,姐妹並肩,無分妻妾。若以側室視之,神靈不佑。可表予衷。昨蒙俯允,不我遐棄,訂以百年,惟恐令千金未能取信予之心誠,故修寸楮,仰為尊覽。速賜好音,擇吉先行納采,以慰鄙懷。肅以奉達妗母大人福安表妹妝次。甥女何麥氏襝衽稟。”自述筆記道:“蒙麥氏表姊視如手足,親愛逾琚A因請求吾母以余同效娥英故事。”光緒二十一年正月(1895年)張靜蓉為其父守孝三年期滿後與何東共諧連理,婚後與何東一共育有三子七女。光緒二十二年三月(1896年)何東之母逝世,於七月間“涉鼎湖于餘福堂奉安先姑父母等靈位,並建法事。”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育長女錦姿,二十四年八月(1898)年育次子世勤,至二十六年初夏(1900年)世勤夭亡,經此打擊,居士自道:“吾自失愛子,鬱鬱無以為懷,臥病月餘。”二十五年十一月(1899年)育次女慧姿,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育次子世儉,幼時亦多病,幾至瀕危,後不藥而愈。光緒二十九年六月(1903年)育三女嫻姿,光緒三十年九月(1904年)於日本長崎育四女崎姿,光緒三十二年四月(1906年)育三子世禮,光緒三十四年三月(1908年)育五女文姿,宣統初元十二月(1909年)育六女堯姿,。此年何東勞累過度,體弱多病,歷時數年,體重衹剩六十餘磅,幾乏人狀並瀕於危,群醫束手,張靜蓉日夜服侍在側,事無大小均躬自調度不假手於僕役,晝夜諷誦金剛經地藏經,如是者數年如一日。並發願自減壽元以祈何東早日病愈,又試檢進以紅粉,初以少量畀食,效驗後乃將量數擴增,後何東果爾精神日臻強固,漸次痊愈,甚至1956年以94歲高壽逝世。民國初年(1912年)張靜蓉之生母病逝,立志守孝三年並自此發願茹素終身以酬生母鞠育之德。民國四年(1915年)在青島育七女孝姿。 
 
民國七年春(1918年)張靜蓉患喉症勢危,纏綿數月,自“宣持佛號,身心泰安。由是奉佛之心轉篤,對於環境事緣視同泡幻,悉付達觀,非復從前之執著矣。”民國八年(1919年),長女錦姿嫁羅文錦產後抱病,至失常態,張靜蓉擬攜往青島轉換環境,離港之日錦姿僵臥不能行動,需用軟H抬其登輪,其危險狀況可見一斑,其夫婿及嫻姿崎姿同往。扺青島延醫師悉心調治後病人竟沉誑葥_,日癒一日,醫生更建議應令病人到各地旅遊以冀早日康復。一行人等遂陪錦姿遊泰山、曲阜、孔林,後取道杭州,赴定海,朝普陀。於普陀山洪筏禪院得聆月池上人說法,“歡喜讚嘆,母子四人皈依門下,研習佛學,從茲益篤信三寶,百折不回矣。” 
 
民國十一年(1922年)香港諸善信禮請棲霞山若舜老和尚及竹林寺靄亭法師、煜華法師等來港建佛七法事。當時舉辦此等法會須向英政府申請準許,而港英政府則遲遲不發照準之令,幸得何東與周壽臣同向政府力說,纔能如期舉行。此年十二月初八日,居士從若舜老和尚求受五戒,成為佛門正式優婆夷弟子。民國十二年二月(1923年)在山頂何宅建佛七一星期後,若舜老和尚偕法眾回棲霞。居士自述於數月中親近諸大德,又邀若舜老和尚下榻何宅,得老和尚日夕啟誨,獲益殊多,於弘法事業更志力不懈。民國十三年(1924年)清明掃墓後立志朝山,先禮普陀,在此兩建佛七,於洪筏禪院留寓四十多天。後至棲霞及竹林寺,皆建佛七。朝山三月後返港。同年,何東有見及當時中國各地軍閥割據,內亂頻仍,乃本愛國之心,南北奔走,創辦和平救國會議,聯絡游說各方領袖,希望大家以國家為重,和平解決戰亂問題。於八月間何東攜同張蓮覺北上奔走各地,面當局,陳機宜,詣洛陽謁五省巡閱吳佩孚,惜“惟是吳氏剛愎自用,武力統一之夢方酣,陳以和平聯席會議政策固格格不入。”而國步多艱,圓桌會議未能成功,夫婦二人皆引為憾。激發二人唯有誨子以盡忠報國為職志。民國十三年(1924年)居士親攜幼子世禮赴南京,擬投考保定軍校,時奉直戰爭爆發(東北軍閥與直系軍隊開戰),軍校停辦。翌年何世禮改往英國烏列芝士官學校就讀,後更往法國及美國軍事學校深造,此後戎馬一生至二次世界大戰結束。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