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佛教理論之歸宿在指導修行──談唐君毅先生對佛教精神之體認 | 1 |

馬少雄撰 
 
(一)   前言 
 
一代大儒唐君毅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曾多次論及佛教精神,而在《略說中國佛教教理之發展》一文中(原刊於《民主評論》第七卷•第十一期),其見解更是今日研習佛學者所必須認真領會的。 
 
(二)   佛教智慧由修行而得 
 
唐先生首先指出,佛家精神要在以智慧破執拔苦。而「佛家所求之智慧,為照見所執著之虛妄之智慧。」依於唐先生的理解,佛教所言之智慧並非我們日常通過經驗認知所得之知識,佛家之智慧必須要結合修行實踐,方為真正之智慧。 
 
他在文中說:「依佛家義,人之理知或知解,縱能思及宇宙人生最高之真理,然若未能引此知解,以反諸心,在修持上用功夫,以破除此深心之執,皆不得為真正之智慧。」 
 
在這方面來看,也就是說,若只把佛家理論作純理論式的探討,縱然是說得高妙絕倫,頭頭是道,但若未能把它用來指導我們的修行實踐,以破除心靈上的虛妄偏執,仍是未得真正的佛教智慧。而此種高妙的理論探求,充其量只是一種戲論。真正的佛教智慧是修行之果,這種智慧必須通過修行才能證得,而非徒託空言,清談理論。 
 
 
(三)   佛家理論是修行的準備 
 
唐先生指出「佛家之真精神,唯在其實際之修行工夫上。其所言之宇宙人生之理,乃所以助人了解其修行之道,而引入實際修行之工夫。」此處清楚闡明佛學理論之修習只應作為佛教修行之前行準備工夫,因佛教之宗教精神是在通過掌握智慧,破除無明妄執,以拔除苦之根,以達致解脫成佛。而智慧之掌握是要由修行證得。理論在修行方面的作用是作為一種引入。唐先生在文中強調「吾人決不可忘佛家理論皆所以為其修行之準備」,也就是要提醒我們在學習佛家理論之同時,亦應有以之為修行前之準備。在學習理論時,應着眼於理解其與修行之關係,及明白佛教之修行如何能有助我們解決人生問題。 
 
 
(四)   佛教理論須加以修行方能真正把握 
 
依於唐先生的理解,「佛家之理論必歸於觀理境」。所謂觀理境,也就是說在實踐禪定中,作為我們觀想之指導理論。尤以中國佛教各宗之理論,如三論宗之中觀,天台宗之一心三觀、華嚴宗之華嚴法界觀等等,均是作為觀想中所用的理論。對於這些理論的真正掌握,除了在理解方面認知以外,還必須加以修行,方能真正把握這些理論,而可受用到佛家之智慧。 
 
 
(五)   「如實觀」的意義 
 
佛陀說法,是要教人以由世間得解脫滅度之道,如此在理論上亦包括了: 
 
(甲)  對現實世間問題之說明的理論,如無常、苦、空、無我等。 
 
(乙)  說明世間之苦之可被超拔出離之理論。 
 
(丙)  通過次第修行成就此超拔出離世間之道之理論。 
 
(丁)  次第修行所得之果的理論。 
 
前二者即所謂境,亦即對世間分析之理論;第三者是行,即修行實踐之理論;第四者是果,即有關佛格或佛教理想之理論。而境行果三者之提出,目的非為純理論式探求的興趣,而是要我們通過身體力行去實踐之,這樣我們才能獲得如實觀。如實觀之真正意義是在於我們先通過學習獲得真知,再通過修行,實際把握之而成如實知,由如實知與真實二者之結合,方使我們證得如實觀。所以如實觀是修行所證得之果,沒有修行也談不上把握如實觀。 
 
 
(六)   結語 
 
從唐先生對佛教精神之體認,我們可見出佛家之精神在以智慧破執拔苦,而佛家之智慧並非只是掌握理論,而是要通過修行實踐才能證得,沒有修行實踐,根本談不上發揚佛教精神。空談理論只是一種無益的戲論。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