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佛教之宗教精神 | 1 |

馬少雄撰 
 

唐君毅先生在《宗教精神與現代人類》(見《人文精神之重建》十九至三十八頁)一文中將宗教精神分為兩大類:一、流俗之宗教精神;二、真正的宗教精神。並指出只有通過後者,方能使我們的生命挺立起來。 
 
 
 
所謂流俗之宗教精神,乃指一種堅執不捨,一往直前的意志;或一種絕對的信仰,絕對的希望;或一種人對於其所信仰所希望實現的目標之達到,有一定之保障之感。一般人所說的宗教精神,常不出此三者之外。今天產生之各種宗教之紛爭及主義之衝突,正因信仰者之信念乃基於此種宗教精神。對信仰之絕對堅持,會使人之心靈封閉,排斥一切其他主張、信念。而追求信仰目標達成之保障,乃一種實用功利的觀點。凡此皆不能使人透入宗教之核心,故此等宗教精神為第二義以下之宗教精神。 
 
 
 
依於唐先生所言,真正的宗教精神,是一種深切的肯定人生之苦罪之存在,並自覺自己去除苦罪之能力有限,而發生懺悔心,化出悲憫心,由此懺悔心悲憫心,以接受呈現一超越的精神力量,便去從事道德文化實踐之精神。唐先生認為,真正的宗教精神必須基於人對人自身的罪惡有深切之自覺。深藏於我們生命底層之無明煩惱,乃是人生罪惡之根,其存在乃在我們個人所能自覺之表面的意識生活、現實生活之外。故此一般膚淺的道德反省,琱ㄞ鈳z之入之。而世俗的遷善改過,亦琱ㄞ鉞揖h此罪惡之根。因而必須要大懺悔,大謙卑,以沉抑下我們浮動掉舉之心,自內部翻出一自罪惡對解脫之意志。 
 
 
 
唐先生所言之真正宗教精神即為佛教所本具。此一種宗教精神即以深切之內省懺悔及大謙卑作為根本。在原始佛教時期,佛陀即已定僧團每月舉行布薩,共同反省懺悔,以勉勵僧眾努力修行。而今天我們在進行皈依儀式時,亦須唸誦大懺悔文,發願懺除過往一切所作之罪業。可見佛教之宗教精神自始即基於深切之懺悔。 
 
 
 
通過深刻之懺悔反省,人始能翻出其罪惡之根──無始無明煩惱。而人越深入懺悔內省,即越覺人之罪惡源遠流長,無限深重。單憑我們一般意識生活中之理性,及現實生活之自然力量,並不能使我們自苦罪中解脫。在此即迫使我們抑制高舉之我執,而仰望佛陀,於其實踐中發見解脫苦罪之道,由此我們之生命方得挺立起來,不致沉溺於罪惡之中。 
 
 
 
《發菩提心論》中說,菩薩依四緣,發心修習無上菩提。四緣乃:一、思惟諸佛發菩提心;二:觀身過患發菩提心;三、慈愍眾生發菩提心;四、求最勝果發菩提心。菩薩於仰望諸佛之實踐中,見諸佛發大精進,捨棄身財命求無上菩提,而終能實現。則覺悟我們亦可效法諸佛同得解脫。而再反省我們現實生命之罪惡深重,更激發追求解脫之心。而反省懺悔之繼續深化,使我們興起一廣大之慈悲心,將自己之心量擴大至眾生,承担起眾生之罪業,而發願度脫眾生。此等意願之昇華,即促使我們往追求佛果以達成救度自己及眾生之使命。 
 
 
 
從大懺悔激發起菩提心後,佛教徒即從事各種之修行實踐,而這些實踐乃一種廣大無私的道德行為。龍樹菩薩之《廣大發願頌》說:「若我已起一切罪,我今普盡而懺悔;若我未生一切罪,我一切時常遠離。所有一切勝福事,我於一切常隨喜;此福迴向於有情,及佛無上菩提果。」佛教徙之一切實踐修行,其目的不在為自己求福得果,而在於為眾生而做。只有此種修行方為佛教徙之真正修行──廣大、慈悲、無私之行。 
 
 
 
綜合言之,佛教之宗教精神不同於流俗所言之宗教精神。其根本在於我們通過對自身深重罪惡之深入懺悔反省,體認現實生命力量之不足,及一般意識生活中之理性之淺薄,而激發我們對佛菩薩之景仰。興起追尋真理及佛道之心(菩提心),而去從事各項實踐。並在實踐之同時,追求佛教智慧,以指導實踐。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