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勝論的「句義」與西方哲學的「範疇」 | 1 |

馬少雄撰述 
 
Padartha 句義,字義上即『詞語(或概念)的意義』或『詞語所表徵的對象』。一切知識的對象或一切實在均被納歸句義之下。句義就是一個可以被思考(jneya)和被命名(abhidheya)的對象的意思。故此,句義亦被定義為「概念相對應的實在物」。句義一般英譯作範疇,但Padartha 與西方哲學中的「範疇」(category)意義並不相同。而且,在西方哲學中,就不同的哲學家而言,範疇的內涵都不一樣。 
 
1. 亞里士多德的範疇是謂語(稱述語predication)的純粹樣態和代表謂詞的邏輯分類。【亞氏十範疇為本體,性質,. 量,關係,時間,空間,位置,態勢,主動,被動。康德以為時間,空間,位置,這三個是屬於純粹感性的,而「態勢」則是一個經驗的概念,主動與被動這兩個又是引申的概念,而不是根源的概念。如是,只剩下前四個才真正是屬於知性的概念,而又是根源的概念。】  
 
2. 康德的範疇是知性的模式,事物必須先通過它才可成為被知。【康德說範疇是知性的純粹概念,只有因著這些概念,知性始能思考一個「直覺底對象」。康德的十二範疇是:一、量之範疇,包括單一性、眾多性、綜體性;二、質之範疇,包括實在、虛無、限制(或範圍);三、關係之範疇,包括附著與自存體(本體與偶然)之關係、原因與依存(因與果)之關係、交感互通(主被動間的交互性)之關係;四、程態之範疇,包括可能--不可能、存在--非存在、必然--偶然。】 
 
3. 黑格爾的範疇是思想發展中的動態階段且被認同為即是實在。 
 
勝論的句義與上述各家的範疇都不同。勝論的句義是一切可知物或一切實在的形而上學區分,而亞里士多德的範疇只是謂語的邏輯分類。勝論的句義並非如康德的範疇一般,是知性的純粹模式;亦非如黑格爾的範疇一樣,是思想發展中的動態階段。黑格爾的哲學是絕對觀念論,其範疇是一個動態和實在的「同一在差異中」(Identity-in-difference)。勝論體系是多元實在論,一種同一性和差異性的哲學,它強調實在的核心包含在差異中。勝論的句義是可知物的純粹類目,列舉出形形色色的實在而沒有任何意圖去綜合它們。 
 
參考資料:A Critical Survey of Indian Philosophy, by Dr.Chandradhar Sharma, Motilal Banarsidass, 1976.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