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藏傳佛教有關念死無常的觀想 | 1 |

馬少雄撰

 

一、 修道次第前行之念死無常觀想 
欲取得寶貴人身之心要(發菩提心,精進修道,以獲得佛位,普度眾生。),必須先修念死無常觀。 

甲、不念死之過失與念死之利益 


1. 不念死之過失 
a. 不念正法:整天只為現世的衣、食、名、利而忙碌,不去憶念正法,亦無意去修行。 
b. 雖念不修:雖念及今後終必會死,然而每日堙A心中仍是執著於不死,一味拖延修法的時間,以致永無修法機會,耗費一生。 
c. 雖修不淨:心中不念死,不能克服現世的虛榮,以致所作所為皆受制於「世間八法」【利、無利;苦、樂;稱譽、譏諷;讚揚、責難。】,無法做到清淨修行。 
d. 修不殷重:心中不念死,則修法不會努力,時時有來日方長的觀念,很容易疲倦懶惰,終日以睡眠、昏沈、綺語、飲食等虛度年華,不能精進地如理修行。 
e. 自謀不善:由於大大地貪著於現世,為了追求現世的名利引發了強烈的貪欲,而對貪欲的防礙者產生了猛烈的瞋心,對這些過失不能真實瞭解,又產生了愚癡。如此導致做了種種惡行,損害到今生和後世的利益。 
f. 臨終時將追悔而死:如果不念死,所修之法只不過是徒具外表,因為所有作為皆與現世的希求相摻雜,所以修不成任何正法。一旦死亡來臨時,將發現一向埋首追求的權力、地位、財富等都幫不上忙了;此時唯有正法才能真正幫助自己,但因為未曾好好修持,故此在臨終時將會追悔莫及,不過為時已晚,只有自食苦果。 
噶瑪巴曾說:「現在必須畏死,臨終時則須無所畏懼。我等正與此背道而馳,現在無畏,至臨終時則用指抓胸。」 
《四百論》:「三界自在主,自來作死緣,而我猶安臥,不善孰勝斯。」【誰為三界之死主,自死而無他作者。】 
「若有三世主,自死無教者,彼猶安然睡,有誰暴於彼。」【法尊法師譯】 
三界本無死主,死事皆由自作。 
i) 死無常遍於三界,三界一切有情眾生,沒有不經歷死無常的。 
ii) 死無常來臨時,毫無寬恕於人,亦無可贖免。 
iii) 死無常非由他力發動,而由自力使然。 
《入菩薩行論》:「須捨一切去,我未如是知,為親非親故,而造種種罪。」 


2. 念死之利益 
a. 利大:《大涅槃經》中說:「諸田業中秋實勝,一切跡中象跡勝,一切想中,無常及死想,是為最勝。」 
象跡最勝之喻:一、象跡印在污泥中,深廣明顯,喻念死之影響深廣明顯。 
二、 象跡如蓮花相。 
三、 象車所經之路,絕無險道,故可遵行。念死心亦然, 在諸念中,最為深穩。 
念死能促使我們去修真正的佛法,因為希求後世獲得勝妙之身,我們便會勤於布施、持戒等善業。從三士道至雙運間的一切「道次第」,均為念死無常所引發。西藏方面用人骨做法器,如念珠、骨笛、顱碗(噶巴拉)等,都是要令修行者時時憶念死無常。 
京俄寧波車說:「如果我們每天清早不修一座無常的話,這一天就會成為世俗人的一天。」 
祥尊耶巴也說:「如果上午不念死,那麼這上半日即成現世者;如果中午不念死,那麼從中午至晚上這段時間即屬現世者。凡是為現世所作的事就不是正法。」 
b.力大:如果能念死無常的話,那將對摧壞貪、瞋、痴等種種煩惱與一切惡行,以及對圓滿成佛資糧有很大的力量。它正如一把能同時擊破所有煩惱和惡行的錘子。 
c.最初重要:念死無常是最初令我們開始修法的主因,作為勸導修法的心要。 
d.中間重要:念死無常是中間鞭策我們精進修法的助緣。 
e.最後重要:念死無常使我們最後修法達到究竟、道果圓滿。如阿羅漢欲得涅槃時,乃至修密法的圓滿次第時,仍然須修死無常一念,為之催促。佛初出家,即為此念,直至成佛,皆由此念之所引導而來。 
f.臨終時歡喜而死:由於我們已修習清淨正法的關係,臨終時便可安心,就像游子將返家園一樣。修行到最高層次的人,能以愉快的心情面對死亡;中等者不會感到心慌;最下者也不致追悔而死,因為他想到:「我已認真修法了,現在死而無憾。」 
密勒日巴大師說:「我因畏死逃上山,通達本心空性理,今死縱臨亦無憂。」 
總而言之,能得修法之機會,惟有具此暇滿之人身。得此人身後仍難修法者,其病根正在不存死無常一念。故此執持不死之念,正是導致我們墮落三惡道的主因。而念死無常則是一切圓滿之門,人、天等路,亦由此開闢。 
所以,一、不要輕視念死無常,以為是不了解中觀、無上瑜伽等深法者所修。二、不要以為它是偶然修習者所修。三、不要以為它不是常時修習者所修,要知道「念死無常」是貫徹於修道的初中後階段都必須修習者。 


 

乙、應發何種念死之心 
a. 如果只是懼怕與親人和財寶分離而念死者,乃是普通念死之心,並非是能生起 修法所需的合符正法之念死無常心,因為這些只是由我們的貪愛執著心而起。 

b. 如果正確地修持念死無常,就不用對死亡恐懼。因為我們是由于煩惱和業力的緣故,才得到了這樣的身體,最後免不了一死。雖然想到死的時候,就會感到恐懼,但這是暫時無法躲避的。可是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沒有修持種植後世中不再投生三惡道的種子,也沒有積集獲得增上生(生於人天善道)和決定勝(獲得解脫以至圓滿成佛)的善業果報,這些就是我們應該感到最恐懼的問題。 

c. 所以當思維念死無常、怕死之際,想到惡業未斷,善業未積,死後定墮惡趣。此身若再不修持,也難以脫離輪迴,尤其會墮入惡趣遭受無窮痛苦,這樣子的死亡真是可怕。必須依於這種念死無常心,心中才會頓然生起修法之心。思念越迫切,則修行之心亦會更迫切。平常能如此念死無常,則至死時反而無所畏懼。 
《四百論》說:「誰能念死,決能修行,如是有情,死時無恐。」 

丙、修行念死的方法 


依照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分為三根本、九因相。


三根本:一、思維必定要死;

          二、思維死無定期;

          三、思維死時除佛法外,餘皆無益。


九因相: 
1. 思維人人必定要死 
a. 死亡必定會來臨,沒有辦法可以避免。 
b. 自出生起,我們的壽命不但不增長,而且繼續不斷地減損。 
c. 活著的時候,還沒有時間修法,死亡就已經到來。  
《入菩薩行論》:「未肇或始做,或唯半成時,死神突然至;嗚呼吾命休!」  

2. 死無定期 
a. 人壽無定期,死期亦無定。 
b. 死緣極多,生緣極少。 
c. 生命極其脆弱,故此死期無定。 

3. 死時除佛法外,餘皆無益。 
a. 雖至愛之親友圍繞,亦無一能留住亡者,或隨同帶走。 
b. 縱有大量財富,亦無法買回生命,而我們連微塵大的一點東西都帶不走。  
c. 臨死時,連自己的肉身都要拋棄,更何況其他的身外之物。 
d. 唯有勤修佛法者,方能安然面對死亡。 
《入菩薩行論》:「生既孤獨生,歿復獨自亡,苦痛無人攤,親眷有何益?」 
「死亡速臨故,及時應積資。屆時方斷懶,遲矣有何用!」

 

丁、修死相 


如《教授國王經》中所說: 
1. 死亡時,無名、無色、無人民、無財物、無依、無怙。 
2. 口渴身痛,壽煖既盡,如入於黑洞中。 
3. 津液涕泗,污穢全身,立坐皆不能,但有息出而無息入。親友皆瞪視而不能救,財帛亦皆無用。試思此一景象,其時僵臥不能動,自思得病不能治,灌藥者灌藥,念經者念經,囂然一室之時,自己心情,為如何耶?但感痛苦,呼吸困難。身煖或由上或由下,而漸消失。 
4. 家人近前問詢或瘉否?復至屋角聚商如何辦理後事,此時自己只是噤然不能言語。 
5. 四大各各分離,地大分離時,身如山崩地裂;水大分離時,如身沒洪流中;火大分離時,則煩惱難當;風大分離時,則身覺飄蕩;剎那之間,中有現前。此時身體易名為最不吉祥之死屍,人皆對之生厭畏,更於己名之上加以新故亡人,親眷相率棄捨。 
6. 此種情與景,不定何時臨,今年今月中,甚或在眼前,試一思至此,非法何所恃。 

 

戊、《道果三現分莊嚴寶論》中有關人命無常的禪觀 


1. 觀人命如山中陡峭的疾流瀑布:從高聳的岩石頂上流下的水流是非常急速的,就好像後面的水流想要趕上前面的水流一樣。生命也是稍縱即逝,好像後來的事件在追逐著前面發生過的,而生命即以死亡結束。 
《方廣大莊嚴經》云:「三界皆無常,如秋日浮雲;眾生之生死,如嬉戲漫舞; 如空中閃電,如急流瀑布。」 

2. 觀人命如彼死囚:『如彼死囚人,被押赴刑場,吾人亦如是,步步近死亡, 分分秒秒逝,死亡即眼前。』 

3. 觀人命如網中魚:不管有多少條魚進入一網中,當漁夫從水中將它們拉起來後,魚兒將一條條被殺死,直到最後沒有任何魚還活著。同樣的,我們生長在輪迴世間的大河中,進入了由製造痛苦的漁夫所撒下的生之網,我們到達了死主的口中,並且只能選擇死亡。如《入菩薩行論》中所說:「投入生之網,如漁人之網,如入死神口,至今汝不解。」【「云何猶不知,身陷惑網者,必入生死獄,終至死神口。」】 

4. 觀人命如同已進入屠宰場的動物:這些動物被逼迫進入沒有任何逃生之路的屠宰場,待宰割的動物驚心注視屠夫一隻一隻的屠殺著牠們。然而那些待宰割者依然繼續打鬥,尋找食物,根本不思考發生甚麼事。直到最後,毫無例外的,全部都被殺死。同樣的,我們已進入了生命的屠宰場,並且在注視著劊子手死祌一步一步的屠殺自己所愛的朋友、親人等等。我們卻不會想到:「這會發生在我身上。」但是,我們會注意他們留下了甚麼東西,並且繼續作著各種漫不在意的行為,如吃、喝和睡眠。但是,就在我們這樣打發時間時,突然死亡已經來臨。 
《入菩薩行論》:「有生必有死,汝豈不見乎?然樂睡眠者,如牛見屠夫。通道遍封已,死神正凝望;此時汝何能,貪食復眈眠?」 
《入菩薩行論》:「晝夜不暫留,此生續衰減,額外無復增,吾命豈不亡? 
臨終彌留際,眾親雖圍繞,命絕諸苦痛,唯吾一人受。  
魔使來執時,親朋有何益?唯福能救護,然我未曾修。 
放逸吾未知,死亡如是怖;故為無常身,親做諸多罪。 
若今赴刑場,罪犯猶驚怖,口乾眼凸出,形貌異故昔; 
何況形恐怖,魔使所執持,大怖憂苦纏,苦極不待言。 
誰能善護我,離此大怖畏?睜大凸怖眼,四方尋救護。 
四方遍尋覓,無依心懊喪;彼處若無依,惶惶何所從? 
佛為眾怙主,慈悲勤護生,力能除眾懼,故我今皈依。 
如是亦皈依,能除輪迴怖,我佛所悟法,及諸菩薩眾。」 
 
 
 
 
作者簡介:馬少雄先生,現任志蓮淨苑文化部副研究員,志蓮夜書院、香港佛教學院講師。馬先生於八十年代在新亞研究所追隨當代中國哲學大師牟宗三先生研讀中西哲學及佛學,後來接觸藏傳密教,得以親炙四大派之法王及多位上師,接受多項灌頂及口訣開示,並為他們擔任說法翻譯。馬先生曾參與創立多個佛學會,擔任會長和弘法主任,並曾任香港考試局中學會考佛學科科目委員會主席,和教育署課程發展處中六預科倫理與宗教科委員會主席多年。現專注於藏傳佛教之研究。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