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宗喀巴大士《密宗道次第廣論》導引 | 1 |

馬少雄  撰
 
前言 
宗喀巴大士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抉發說明修學佛法之主要目的,並辨明分別大、小二乘及大乘中顯、密二乘的準則,特別指出分別顯、密二乘是以所依之方便來分,而非從所證悟之空慧來分,因二者對空性智慧之通達並無差別。由是破斥了種種有關顯、密二乘分別之謬見,對修學密乘者實有重要的指導作用。本文乃從《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摘取其主要論點,排列說明,以供研讀本論時之參考。

內容綱要: 
一、 修學佛法之目的與諸乘之分判 
二、 波羅密多乘(顯乘)與祕密真言乘(密乘)之分判 
三、 進入密乘之共道次第 
  
正文: 

一、修學佛法之目的與諸乘之分判 
甲一 修密乘者之根器 
    乙一 具殊勝大乘種姓。 
    乙二 已獲善知識教授大乘各種共道的修持法門。 
    乙三 由強烈的大悲心所發動,願望能迅速救度一切在生死輪迴中流轉的如母有情眾生,令他們獲得解脫。 
    乙四 這種人應進入密乘的速疾之道,以使迅速圓滿成佛大願,速成佛果。 

甲二 修學佛法之目的 
    乙一 不應僅為求取今生之離苦得樂而依從世間導師所講授之法門。 
    乙二 修學佛法者惟應依從已能斷除三界輪迴之痛苦煩惱,証得無上勝果之佛陀所開示之法門而修持。 
    乙三 學佛者當依愛他勝自之菩提心,起修菩薩大行,以求得究竟之解脫,証得無上勝果為目的。 
    乙四 修學佛法之目的,依眾生之升進次序而言,乃是先求得在輪迴中得生人天善道之樂果(增上生)【下士道】;進而求取從輪迴中解脫,離六道生死之苦【中士道】;最終証得圓滿一切智,究竟解脫成佛之樂果(決定勝)【上士道】。 

甲三 如何抉擇佛說乃如實之真理 
    乙一 不應如慧力低劣者般,唯依妄測計度(無根據之猜想和思維之虛構)而定。 
    乙二 非僅憑自宗經典教量為準,應依合符真實之正理而定,否則我們的信念也只不過是口邊之事。 
    乙三 如對佛陀所說之「輪迴」與「解脫」之事乃依「空性正見」而分析,了知「輪迴」是因為錯誤執著有「我」,故結生相續諸苦蘊;而「解脫」則是藉著通達「無我」而証得。 
    乙四 對於佛教與其他教派的不同主張,更要依於正理而成立,否則當與其他教派議論時,便難以成立自教清淨無謬了。 
    乙五 經中所說的「極不現事」(即不能由現前經驗所感知的深秘隱密之事,如輪迴、業果等。)之教,不能依正理之推理來証成,則可通過三種從正確的觀察而得的清淨正因來証成: 
       丙一 現事(可明顯為感官知覺之五根識所見者)之法與現量(直覺認識)不相違(沒有矛盾)。 
       丙二 不現事(需藉比量之推理而知之者,例如空性的教法。)之法與比量(推理)不相違。 
       丙三 極不現事之法與自教量不相違。(即觀察此經教之內容有沒有前後矛盾。) 
其實這種証明也不能只依自宗的經教為標準,而仍是要依著正理之推理來証成。 

甲四 抉擇三寶是求解脫者之究竟皈依處 
    乙一 依於正理觀察抉擇各種宗派信仰的優劣得失後,方能真正生起「唯有佛、法、僧三寶是求解脫者之究竟皈依處,除此之外別無真正皈依處」的定解。有了這一信念,才能對佛陀的教法具有堅固專一之信解。 
    乙二 由此可知,法稱之「因明七論」等正理因明論典,乃是令修行者對佛陀、其開示之教証二法及如理修行正法的徒眾,引生真實大恭敬心的殊勝方便。 

甲五 分判諸乘 
    乙一 如何分判諸乘  
       丙一 聖天(即寂天)於《攝行炬論》(即《菩提道燈論》)中依從三類行者之意樂(修行之動機和宗趣)攝成之三行來分出三乘: 
           丁一 於意樂低下者說「離欲行」──小乘。 
           丁二 於意樂廣大者說「十地」、「六度」行──大乘。 
           丁三 於意樂增上廣大者說「貪行」──密乘。 
       丙二 三藏鬘論師亦依三行分三乘: 
           丁一 四諦行──小乘。 
           丁二 六度行──大乘。 
           丁三 廣大密咒行──密乘。 
   乙二 為何分判諸乘 
       丙一 因行者之發心有勝劣高下之分別,故依其得果之「乘」而分大乘或小乘。 
   乙三 諸乘體性之差異 
       丙一 小乘之教法: 
           丁一 聲聞、緣覺二乘人,不樂利他之事業,唯求自利解脫。而能証解脫之主因乃是通達「無我」之慧,藉之斷除引致流轉生死的主因──我見」;故此不獨菩薩,就是聲聞、緣覺二乘人亦應通達此理,以戒、定作助緣而得此慧,藉通達此「無我」慧斷除我見,滅除一切苦惱。 
           丁二 但「經量部」、「說一切有部」及「自續中觀」等宗,皆共同主張聲聞、緣覺二乘人均未了知人本無自性然具如幻之顯相,更說其所証之「人無我」只是了達沒有如外道所主張之「常我」見。 
           丁三 月稱論師認為若是如此,則聲聞、緣覺二乘人將永難斷除「人我執」見,更不要說能獲得解脫了。故此聲聞、緣覺二乘人亦應能通達人、法皆無自性,否則無法斷除引致流轉生死的主因──「人我執」見。 
           丁四 大、小乘的分別不以「見」分,而是以「方便」分。正如母親是子女之共因,而父親乃判別子女種姓出身之因;如是佛母般若波羅密多乃四子〈即小乘之聲聞、緣覺及大乘之顯、密二乘〉之共因,而「方便」,即如發利他菩提心,乃是分別四子誰屬大乘、誰屬小乘之因。 
   乙四 大乘之教法: 
       丙一 大乘的共義是為了利益一切有情眾生的原故,而發無上菩提心,進而修持菩薩的六波羅密多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  
       丙二 「乘」是載人前進的車乘。密續中亦多處說到,密乘修行者也是依此「大乘」而行持。但對於此道之體性來說,卻有多種不同的看法。 
       丙三 對於修持波羅密多乘的大乘行者來說,「大乘」的道體便只是:行者發菩提心,依菩薩行為道,即是趣向「一切種智」之「大乘」。 
       丙四 雖然波羅密多乘行者在「空見」上分有「中觀見」和「唯識見」,但不可以說二者之「乘」有所不同。因為二者只是在「實相」上有達與未達的分別,持「中觀見」者乃利根,持 
「唯識見」者乃鈍根;前者是波羅密多乘所教化之正機,而後者是旁機;二者皆屬同一之乘」。 
        丙五 利根或鈍根及修道之快慢遲速不是分「乘」之理據。 
        丙六 「乘」乃指行者之能趣因,分「乘」之理乃為: 
            丁一 就彼乘所趣向之果位有優勝與下劣之分別。 
            丁二 就彼乘能趣向果位之道有別。 
     乙五 諸乘皆是成就佛果之支分 
         丙一 依《法華經》說,諸佛出世之本懷是欲令眾生皆得佛智,故此佛只是說能引導眾生成佛之方便。佛說一切法,皆是相應於行者,隨宜宣說,皆是引導他們趣向佛地之方便。 
         丙二 對大乘行者來說,小乘法乃成佛之障礙,但對小乘行者則是成佛之方便。 
         丙三 由於佛所教化之根器其高低各有不同,如是成佛之法門便有圓不圓滿及行道快速與遲緩之分別,故此趣向佛地之支分道(即只是成佛過程中的某些修行階段)與大乘道互有不同。 
 
二、波羅密多乘(顯乘)與祕密真言乘(密乘)之分判 
甲一 除疑竇: 
    乙一 菩薩由顯、密二乘而修行者,都是為一切有情眾生之利益而求取無上正覺,故顯、密二乘並非由發心之門分別。 
    乙二 顯、密二乘所求之菩提亦無勝劣之分,故非由彼分別。 
    乙三 顯、密二乘亦非由有無通達諸法真實正見之門(即空性正見之門)而分別。 
    乙四 若只從人之根器有利鈍及行道之遲速,亦不能建立顯、密二乘之差別。因為正如在顯乘中,亦有眾多不同派別,但無別乘;若非如此,則在密乘中,亦應建立眾多乘。 

甲二 分別顯、密二乘之標準: 
    乙一 就運載眾生至果地之乘而言,顯、密二乘所得同是盡一切過失,圓滿一切功德之佛果。 
    乙二 顯、密二乘之分別應從運載眾生之因來說,但其中對空性智慧之証 
知,利他之菩提心及六度之修學等方面,顯、密二乘亦無差別。 
    乙三  顯、密二乘所追求之主要目標是為了利他,而非求取純為自身証悟之菩提。二乘修行者由於見佛果是利他之方便,所以求取此佛果之無上菩提以利他。 
    乙四 對於所化之眾生示現利他之佛,並非是法身,而是二種色身(即報身與化身)。由通達甚深空性智慧成就法身,由修習廣大方便成就色身。 
    乙五 依於大乘之共同教義,方便與智慧必需合一不分離。故離方便之智慧,及離智慧之方便,皆悉不能成就法、色二身。 
    乙六 通達甚深之空性智慧亦是小乘聲聞、緣覺二乘人所共有,因為如果不能通達諸法實相,則不能斷盡一切煩惱而出離輪迴之生死苦海。 
    乙七 故此大乘道之主要特點乃在於對具足善根之眾生示現色身,以至在生死輪迴未空之前作為一切有情眾生之保護者和皈依處之殊勝方便。 
    乙八 顯乘(波羅密多乘)人所修諸法真實離諸戲論(即世俗分別施設、有二之見及對自性之概想),是修隨順法身行相之道。但無修習隨順色 身相好莊嚴行相之道,而此則密乘有之。 
    乙九 故此顯、密二乘之分別在於成就利他色身方便道體上有最大不同。 
    乙十 總括來說,大小二乘之分別並非用空慧來分,而是以方便來分。分別大乘之顯、密二乘亦非就通達甚深之空慧來分,而必須以方便來分。主要之方便乃在成就色身而言。而成就色身之方便,即是修習隨順色身行相之本尊瑜伽法,此正是密乘認為比顯乘殊勝之處。 
    乙十一 《金剛幕續》(Vajrapanjara Tantra)初品說: 
    「若空即方便,則不能成佛,離因無餘果,故方便非空。諸見起顛倒,及追求我見,為遮我執故,諸佛宣說空。故曼陀羅輪,方便安樂律,由佛慢瑜伽,成佛非遙遠。佛具卅二相,八十隨形好,以彼方便修,方便謂佛形。」 
    乙十二 此首偈說明四點:

       (一)破斥修空性即是方便之說; 
       (二)明釋開示空性之目的; 
       (三)明釋此方便之不共廣大處; 
       (四)明釋依此方便即能成辦佛位之理。 
    【參見《新譯密宗道次第廣論及密續心耍》p.70-71】 
     乙十三(一)破斥修空性即是方便之說:  
《金剛幕續》說:「自分別垢污染內心,應遍勵力淨治其心。」有些人即依此文意而生起下列的想法:要清淨各種妄念、煩惱塵垢的污染,便應當修習空性;因為唯有以通達實相之智慧,方能真實斷除我見,其他的行持都辦不到。故此成佛之方便實際唯有修習空性,其餘都是戲論,並沒有用處。 
     但在上述的偈頌中回應說:如果只是以修習空性作為成佛之方便的話,則不論一個人如何精進,都沒有成佛之可能;因為他除了以修習空性作為成佛之方便外,便缺乏其他証得佛果之方便。如是方便支分既不能圓滿具足,成佛之因即不圓滿,故此唯通達空義實在並非是圓滿之方便。這不單是真言乘之道軌,亦為波羅密多乘之法軌。 
    乙十四(二)開示空性之目的:  
     修習空性之目的是淨治自心。「空性」、「無我」等教法,是對於那些於法無我起不正見,追求我見、強烈執著有我的人,遣除他們的二我(人我和法我)執,而宣說無我空性。這點波羅密多乘也同樣接受。 
    乙十五(三)若果修空是不圓滿之方便,那麼何者方是最勝方便? 
     依據上述的偈頌,此一殊勝之方便法門乃「曼陀羅輪」。(即能所依本尊中圍【本尊之天身及本尊所住之「所依壇城」】)《金剛幕續釋》在藏譯本中把「方便安樂律」一句譯為「方便謂樂律」,宗喀巴認為此譯為佳。而「方便謂樂律」是指真言乘之方便較於波羅密多乘更為殊勝之處,亦明示唯修習空性並非是圓滿之方便,故於修空之外更須輔以方便之法。此方便乃名「本尊瑜伽」,如是曼陀羅中圍之觀法乃說為成辦佛色身之主因。 
     此方便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安樂」,即是不依苦行。二是「律」儀,即方便──本尊曼陀羅輪之顯現,及智慧──通達無自性空,兩不分離。由修習此種方便智慧,此中生起如毗盧遮那等之佛慢,故此証得佛果之期非如波羅密多乘般久遠。這正是真言乘之殊勝處,亦破除了錯誤執著本尊瑜伽無益於成辦無上成就之說。 
    乙十六(四)欲成辦佛色身,必須修持佛慢及曼陀羅行相。 
 因欲成辦之佛色身,具足相好莊嚴,故此必須以具佛果行相之方便方可成辦。本尊瑜伽之修持已具足運用佛果之四清淨【即佛身清淨、佛處所清淨、佛受用清淨、佛行事業清淨。】為道。在修法時,起我即本尊之佛慢(即觀我與所修本尊體相無別,本尊即我,我即本尊。),觀修法之道場現為本尊之清淨佛國壇城,觀我所化成之本尊具足一切瓔珞莊嚴、受用器物法寶、隨侍眷屬,觀我所化成之本尊放光圓滿成就一切佛行利生事業;此即修持佛慢及曼陀羅行相。 
   乙十七 《金剛幕續》經文中指出唯修空性,非圓滿方便:而於修空性上所增之方便,即本尊瑜伽,此乃成就色身之主因。 
   乙十八 宗喀巴大士批評西藏諸師多將曼陀羅輪及各種本尊瑜伽配無上密續之生起次第,此乃是犯了未能分別下三部密續(即事部、行部及瑜伽部三密續)與無上部二次第(即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之本尊瑜伽的廣、狹範圍及無上部生起次第之過失。應知本尊瑜伽是通於生起和圓滿二種次第。 
    乙十九 修大成就棄捨本尊瑜伽之根本邪執,即在妄執唯修空性便能成就法、色二身。宗喀巴大士特引此續以說明必須修本尊瑜伽才是成就色身之因。 
 
三、進入密乘之共道次第 
甲一 《金剛手灌頂續》說:「金剛手曰:『曼殊室利,謂諸修習菩提心者,若彼成就大菩提心,行菩薩行,修密咒門,爾乃令入大智灌頂陀羅尼咒大曼陀羅。若菩提心未能圓滿即不令入,亦不令彼見曼陀羅,亦不為彼開示契印及諸密咒。』」此說於灌頂前須圓滿修大菩提心,故當先修願、行二心,次乃入密。 

甲二 宗喀巴大士在《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指出入密次第乃: 
    乙一 先依止一具德相之大乘善知識,從彼聽受暇滿人身難得之開示,並於此身發起求取其心要之堅實欲,即趣入大乘門發菩提心。 
  (暇滿人身即構成寶貴人身之十八種特質,包括八有暇和十圓滿: 
        丙一 八有暇:即沒有八種無暇修法的障礙。 
             丁一 四人中無暇: 
                 戊一 無佛教四眾遊履之邊地,即無聞法機會。 
                 戊二 盲、聾、啞、白癡等諸根殘缺不全。 
                 戊三 執無前後世、業果、三寶等之邪見。 
                 戊四 生於無佛出世以致無教法流行的時代。 
             丁二 四非人中無暇: 
                 戊一 生地獄、餓鬼、旁生等三惡道中,長日受苦,無暇修法。 
                 戊二 生長壽天中,或無心與心行,或常享欲樂,故亦無暇修法。 
         丙二 十圓滿: 
             丁一 五自圓滿: 
                 戊一 有與大眾相同的人身。 
                 戊二 生於「中國」【按:此處是指印度人所稱的「中國」地區,乃恆河中上游地區,是高文化地帶。】,即有佛教四眾遊行之地。 
                 戊三 諸根圓具。 
                 戊四 具信心,對一切善法之根本──戒律,具有信心。 
                 戊五 業無倒,未行極大惡業。 
             丁三 五他圓滿: 
                 戊一 值佛出世。 
                 戊二 佛慈悲為眾生說正法。 
                 戊三 教法住世。 
                 戊四 隨順法教,依止住持佛法之人。 
                 戊五 他所悲憫,有人施財及衣物等,為之說法。) 
     乙二 修行漸除此心之各種障礙,令發生圓滿德相之菩提心。     
     乙三 為先遣除俱障大乘小乘之道的現法心,應修念死心,及思維死後漂流惡趣之理。 
     乙四 思維生死一切過患,遮遣愛著後世圓滿之心,令心意趣向解脫。 
     乙五 再為遣除獨樂寂靜之心,於慈悲及以慈悲為本之菩提心長時修習,引發真實大菩提心。 
     乙六 了知諸菩薩行,發求學欲。若能荷負菩薩行擔,則當進受菩薩律儀,學彼學處。 
     乙七 若更能荷金剛乘三昧耶律儀重擔,則當聞《事師五十頌》,清淨修習依止上師法,而入密咒行。 
     乙八 論中攝頌說:『若未能以無垢理,辨自他宗善惡說,復不善辨大小乘,顯密共不共差別。縱說如來諸聖教,大乘尤以金剛乘,為具善者最勝門,如是亦唯徒自信。是故具智善欲者,當以淨理治慧目,心於聖教求勝解,不為敵者所引縛。』 

甲三 在寧瑪派之「大圓滿前行」中,亦是要先修如上之外共加行,包括: 
    一 觀暇滿人身難得。 
    二 念死無常。 
    三 觀六道苦。 
    四 信業果。 
    五 明解脫道之勝利。 
    六 依止善知識。 
 之後再修入密法之不共內加行,即: 
    一 皈依 
    二 發菩提心 
    三 修念金剛薩埵 
    四 供曼達 
    五 積聚古沙里(即乞人)資糧 
    六 修上師瑜伽法 

甲四 在噶舉派之「大手印」修法中,也有同樣之四共前行,即: 
    一 觀暇滿人身難得。 
    二 觀死無常。 
    三 觀緣業因果。 
    四 觀輪迴過患。 
 亦有相類之不共前行: 
    一 皈依發菩提心。 
    二 淨除罪障觀誦金剛薩埵。 
    三 圓滿二聚曼達引導。 
    四 加持速入上師瑜伽。 
  
後記 
宗喀巴大士的《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有很多部分都是屬於秘密的密乘法門,不宜作太公開的談論,以免引生不必要的誤解和謗法的過失。故本文只涉及適宜公開討論的內容,希望能有助化解對密乘之錯誤偏見。 
 
參考資料 
一 密宗道次第廣論,宗喀巴大師造,法尊法師譯,上海佛學書局。 
二 新譯密宗道次第廣論及密續心要,宗喀巴大師造,妙音叢書翻譯組漢譯,佛教慈慧服務中心。 
三 密宗道次第論,克主大師著,法尊法師譯,佛教出版社。 
四 密宗道次第心要講錄,貢噶仁波杰卻生格己講授,慧炬出版社。 
五 勝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顯炬論,宗喀巴大師造,法尊法師譯,方廣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六 導入正道三現分莊嚴論,哦千貢卻倫珠著,貢噶學珠譯,圓明出版社。 
七 Tantra in Tibet; by H.H. the Dalai Lama, Tsong-ka-pa and Jeffrey Hopkins; Tr. & Ed. by Jeffrey Hopkins; Snow Lion.* 
八 Deity Yoga; by H.H. the Dalai Lama, Tsong-ka-pa and Jeffrey Hopkins; Tr. & Ed. by Jeffrey Hopkins; Snow Lion.* 
* 7 & 8 為「密宗道次第廣論」從開始至行部次第之英譯,而「新譯密宗道次第廣論及密續心要」正是「Tantra in Tibet」的漢譯。 
九 Introduction to the Buddhist Tantric Systems; by F.D. Lessing & A. Wayman; Motilal Banarsidass. 【本書乃「密宗道次第論」之英譯。】 
十 The World of Tibetan Buddhism, by the Dalai Lama, translated by Geshe Thupten Jinpa, Wisdom. 
十一 Tantric Grounds and Paths, by Geshe Kelsang Gyatso, Tharpa. 
十二 Highest Yoga Tantra, by Daniel Cozart, Snow Lion. 
十三 無上瑜伽密續,丹尼高索著,丹增善慧法日漢譯,盤逸有限公司。 
【本書為12. Highest Yoga Tantra 一書之漢譯。】 
  
作者簡介:馬少雄先生,現任志蓮淨苑文化部副研究員,志蓮夜書院、香港佛教學院講師。馬先生於八十年代在新亞研究所追隨當代中國哲學大師牟宗三先生研讀中西哲學及佛學,後來接觸藏傳密教,得以親炙四大派之法王及多位上師,接受多項灌頂及口訣開示,並為他們擔任說法翻譯。馬先生曾參與創立多個佛學會,擔任會長和弘法主任,並曾任香港考試局中學會考佛學科科目委員會主席,和教育署課程發展處中六預科倫理與宗教科委員會主席多年。現專注於藏傳佛教之研究。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