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思所成地體義伽他經論對照(上篇) 第一、二頌 | 1 | 2 |

第一頌:惡 

於身、語、意諸所有,一切世間惡莫作;

由念、正知離諸欲, 勿親能引無義苦。[1]

 

《雜阿含經》經1270:[2]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時有拘迦尼,是光明天女,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身諸光明,遍照山谷。時拘迦尼天女而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時拘迦那娑天女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見。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入於僧中,敷尼師檀[3],於大眾前坐。告諸比丘:「昨日夜後,有拘迦那天女,容色絕妙,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即答言:「如是,天女!如是,天女!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說是語時,拘迦尼天女聞我所說,歡喜隨喜,稽首我足,即沒不見。」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雜阿含經》經1271: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山谷精舍。爾時、尊者阿難告諸比丘:「我今當說四句法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何等為四句法經?」爾時、尊者阿難即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諸比丘!是明四句法經」。爾時、有一異婆羅門,去尊者阿難不遠,為諸年少婆羅門受誦經。時彼婆羅門作是念:若沙門阿難所說偈,於我所說經,便是非人所說。時彼婆羅門,即往詣佛所,與世尊面相問訊,慰勞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曇!沙門阿難所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如是等所說,則是非人語,非為人語。」佛告婆羅門:「如是,如是!婆羅門!是非人語,非為人語也。時有拘迦尼天女來詣我所,稽首我足,退坐一面而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時答言:如是,如是!,如天女所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是故婆羅門當知!此所說偈,是非人所說,非是人所說也。」佛說此經已,彼婆羅門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禮佛足而去。

 

《雜阿含經》經1274: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毗舍離獮猴池側重閣講堂。時有拘迦那娑天女,朱盧陀天女,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彿足,退坐一面。其身光明,遍照一切獮猴池側。時朱盧陀天女說偈白佛:

「大師等正覺,住毗舍離國,拘迦那、朱盧,稽首恭敬禮。

我者未曾聞,牟尼正法律,今乃得親見,現前說正法。

若於聖法律,惡慧生厭惡,必當墮惡道,長夜受諸苦。

若於聖法律,正念律儀備,彼則生天上,長夜受安樂。」

拘迦那娑天女復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告天女:「如是,如是,如汝所說。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時彼天女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即沒不見。

    爾時、世尊夜過晨朝,入僧中,敷座而坐。告諸比丘:「昨後夜時,有二天女,容色絕妙,來詣我所,為我作禮,退坐一面。朱盧陀天女而說偈言:

大師等正覺,住毗舍離國,我拘迦那娑、及以朱盧陀,

如是二天女,稽首禮佛足。我昔未曾聞,牟尼正法律,

今乃見正覺,演說微妙法。若於正法律,厭惡住惡慧,

必墮於惡道,長夜受大苦。若於正法律,正念律儀備,

生善趣天上,長夜受安樂。

拘迦那娑天女復說偈言: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時答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說。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偽;

正智、正繫念,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論:[4]

於身語意諸所有,一切世間惡莫作;

由念、正知離諸欲,勿親能引無義苦。

今此頌中所言「惡」者,謂諸惡行。於一切種、一切因緣、一切處所,所有惡行皆不應作。云何於一切種不作惡耶?謂由身語意不造眾惡故。云何於一切因緣不作惡耶?謂由貪、瞋、癡所生諸惡終不造作故。云何於一切處所不作惡耶?謂依有情事處及非有情事處不造眾惡故。   

云何「由念、正知遠離諸欲」?謂斷事欲及斷煩惱欲[5] 故。云何斷事欲?謂如有一於如來所證正法、毘奈耶中,得清淨信,了知居家迫迮猶如牢獄,思求出離,廣說乃至由正信心捨離家法,趣入非家,然於欲貪猶未永離;如是名為斷除事欲。云何斷煩惱欲?謂彼既出家已,為令欲貪無餘斷故,往趣曠野山林,安居邊際臥具,或住阿蘭若處,乃至或在空閑靜室,於諸事欲所起一切煩惱欲,攝妄分別貪為對治故,修四念住。或復還出,依近聚落村邑而住,善護其身,善守諸根,善住正念而入聚落,或復村邑遊行,旋反、去來、進止,恆住正知。為解睡眠及諸勞倦,彼即於是四念住中善安正念為依止故,為欲永斷欲貪隨眠修習對治。又即以彼正知而為依止故,遠離諸蓋,身心調暢,有所堪能,熾然方便,修斷寂靜。彼由如是念及正知為依止故,便能證得煩惱欲斷,遠離諸欲,乃至於初靜慮具足而住。如是能於受用欲樂行邊,劣鄙穢性諸異生法,若斷若知。

    何等名為「引無義苦」?謂如有一,若諸沙門或婆羅門,行自苦行,於現法中以種種苦自逼自切,周遍燒惱。自謂:我今由現法苦所逼惱故,解脫當苦。雖求是事而自煎逼,彼於此事終不能得,然更招集大損惱事。如是名為引無義苦。諸聖弟子能於如是受用自苦行邊,能引非聖、無義苦法善了知已,遠而避之、不親不近、亦不承事。

    復次,今當略辯上所說義。云何略辯?謂諸有情有二種滿:一、增上生滿,二、決定勝滿。增上生滿者,謂往善趣。決定勝滿者,謂愛盡、離欲、寂滅、涅槃。於此二滿及與障礙能斷能證,是名略義。若於一切種、一切因緣、一切處所不作惡行,彼便能斷增上生滿所有障礙,亦能證得增上生滿。若於受用欲樂行邊,及於受用自苦行邊決定遠離,彼便能斷決定勝滿所有障礙,亦能證得決定勝滿。當知是名此中略義。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