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研究文章 | 研究員工作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思所成地體義伽他經論對照(上篇)第五、六頌 | 1 | 2 |

第五頌:怖

常有怖世間,眾生恆所厭,於未生眾苦,或復已生中。

若有少無怖,今請為我說。

天!我觀解脫  不離智、精進,不離攝諸根,不離一切捨。

我觀極久遠  梵志般涅槃,已過諸恐怖,超世間貪著。[1]

 

《雜阿含經》經596:[2]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此世多恐怖,眾生常惱亂,已起者亦苦,未起亦當苦,

頗有離恐處,唯願慧眼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無有異苦行,無異伏諸根,無異一切捨,而得見解脫。」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見。

 

 

論:[3]

常有怖世間,眾生恆所厭,於未生眾苦,或復已生中。

若有少無怖,今請為我說。

天!我觀解脫  不離智、精進,不離攝諸根,不離一切捨。

我觀極久遠  梵志般涅槃,已過諸恐怖,超世間貪著。

今此頌中,始從欲界乃至有頂[4] 諸薩迦耶皆名世間。此中義者,意在欲界有樂有苦有情世間。若諸有情十資身具之所攝養,無所匱乏,身康無病,年未衰老,名為有樂有情世間。與此相違,當知有苦有情世間。

世間眾生少分有樂,多分有苦:諸有有樂有情世間,常懷恐怖:勿我財寶王所侵奪,廣說乃至勿由此緣遭諸苦難,勿或風熱於內發動,乃至或人或非人等侵損我耶,如是懼慮未來財寶變壞之苦及身壞苦,心常怖畏。諸有有苦有情世間,現為眾苦逼切身心,有苦有憂有愁有箭,有諸擾惱恆不安住,如是故言「常有怖世間,眾生恆所厭,於未生眾苦,或復已生中。」

由是因緣彼天現見諸有有樂有情世間樂非決定,請問如來有決定樂、無怖畏處。爾時世尊即為彼天方便示現,惟聖教中有如是處,非諸外道。謂如有一住正法外所有沙門或婆羅門,於現法中及當來世諸欲過患,不如實知,由不知故,悕求未來諸欲差別,捨現法欲,求後法欲,精勤受學所有禁戒,雖復安住如是禁戒,然無智慧,不護根門,不守正念,無常委念,乃至廣說。彼不調攝諸根門故,於他所惠少小利養及與恭敬尚生愛味,隨起戀著,何況廣大,如是精勤受禁戒者,遠離智慧、密護根門,於現法欲尚不能斷,況後法欲。又即於彼有一沙門若婆羅門,於欲過患粗了知故,能越現法、後法諸欲,而復欣求上離欲地,於非解脫起解脫想,斷棄諸欲便臻遠離,彼由精勤數多修習正思惟故,離欲、欲界乃至離欲無所有處,由此因緣捨下(地)自體愛上(地)自體,由愛彼故,於當來世尚不解脫下地自體,何況上地。如是棄捨財寶,自體迷失道者,雖復安住勇猛精勤,而不能得一向快樂無怖畏處。何以故?彼外道師尚於是處不見不識,況能為彼諸弟子等當廣開示。如是外道師及弟子所制論中,決定無有眾苦邊際。與此相違,善說正法、毘奈耶中,當知具足一切義利,乃至定有眾苦邊際,依此密意,佛為彼天說如是言:「天!我觀解脫不離智精進,不離攝諸根,不離一切捨。」

    復次,今當略辨上所說義:謂為顯示惡說、邪法毘奈耶中,師及弟子皆有衰損,善說正法、毘奈耶中,皆具吉祥,於一切苦能證邊際。當知是名此中略義。爾時彼天聞佛世尊答所請問,歡喜踴躍,即以四種無上功德讚歎如來,謂佛世尊難出現故,出已能成利他行故,亦能建立自利德故,於自他利離染心故:「我觀極久遠  梵志般涅槃」者,此讚世尊難出現德,「已過諸怨」者,此讚世尊利他行德,「已過諸怖」者,此讚世尊建自利德,「超世間貪欲」者,此讚世尊於自他利離染心德。如是四種功德差別當知。復有三種差別,謂難出現故,難可見故,建立自利利他行故,見者則能成就大義,成大義者,離染心故,遍一切生亦無眾罪,如是眾德,諸佛世尊最為殊勝故,以此相讚歎如來。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