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2. | 佛學園圃
05-3 第五集 (續) | 1 | 2 | 3 | 4 | 5 | 6 |

增支部.第五集

蕭式球譯

一三一.輪

  “比丘們,轉輪王具有五種要素,以法來轉王輪,任何人、任何敵人、任何眾生都不能逆轉這個王輪。是哪五種要素呢?
  “比丘們,轉輪王是一個知義、知法、知合適份量、知合適時間、知大眾的人。
  “比丘們,轉輪王具有這五種要素,以法來轉王輪,任何人、任何敵人、任何眾生都不能逆轉這個王輪。
  “比丘們,同樣地,如來.阿羅漢.等正覺具有五法,以法來轉無上的法輪,世上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都不能逆轉這個法輪。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如來.阿羅漢.等正覺是一個知義、知法、知合適份量、知合適時間、知大眾的人。
  “比丘們,如來.阿羅漢.等正覺具有這五法,以法來轉無上的法輪,世上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都不能逆轉這個法輪。”

一三二.跟隨轉動

  “比丘們,轉輪王的長子具有五種要素,跟隨轉動由父王以法所轉的王輪,任何人、任何敵人、任何眾生都不能逆轉這個王輪。是哪五種要素呢?
  “比丘們,轉輪王的長子是一個知義、知法、知合適份量、知合適時間、知大眾的人。
  “比丘們,轉輪王的長子具有這五種要素,跟隨轉動由父王以法所轉的王輪,任何人、任何敵人、任何眾生都不能逆轉這個王輪。
  “比丘們,同樣地,舍利弗具有五法,能正確無誤地跟隨轉動由如來所轉的無上法輪,世上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都不能逆轉這個法輪。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舍利弗是一個知義、知法、知合適份量、知合適時間、知大眾的人。
  “比丘們,舍利弗具有這五法,能正確無誤地跟隨轉動由如來所轉的無上法輪,世上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都不能逆轉這個法輪。”

一三三.王

  “比丘們,轉輪法王沒有他的國王,便不能轉王輪。”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有一位比丘對世尊說: “大德,誰是轉輪法王的國王呢?”
  世尊說: “比丘,那就是法。
  “比丘,轉輪法王依靠法、尊重法、恭敬法、推崇法、以法為旗幟、以法為徽號、以法為主導,如法保護與管治宮廷內的人眾。
  “比丘,再者,轉輪法王依靠法、尊重法、恭敬法、推崇法、以法為旗幟、以法為徽號、以法為主導,如法保護與管治剎帝利、小王、軍人、婆羅門居士、民眾、沙門婆羅門、鳥獸。
  “比丘,轉輪法王以法來轉王輪,任何人、任何敵人、任何眾生都不能逆轉這個王輪。
  “比丘,同樣地,如來.阿羅漢.等正覺是一位法王,依靠法、尊重法、恭敬法、推崇法、以法為旗幟、以法為徽號、以法為主導,如法保護與管治比丘,對比丘說: ‘應要做這樣的身業,不應做那樣的身業;應要做這樣的口業,不應做那樣的口業;應要做這樣的意業,不應做那樣的意業;應要這樣來謀生活命,不應那樣來謀生活命;應要依止這樣的村鎮,不應依止那樣的村鎮。’
  “比丘,再者,如來.阿羅漢.等正覺是一位法王,依靠法、尊重法、恭敬法、推崇法、以法為旗幟、以法為徽號、以法為主導,如法保護與管治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對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說: ‘應要做這樣的身業,不應做那樣的身業;應要做這樣的口業,不應做那樣的口業;應要做這樣的意業,不應做那樣的意業;應要這樣來謀生活命,不應那樣來謀生活命;應要依止這樣的村鎮,不應依止那樣的村鎮。’
  “比丘,如來.阿羅漢.等正覺以法來轉無上的法輪,世上任何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都不能逆轉這個法輪。”

一三四.地方

  “比丘們,灌頂剎帝利王具有五種要素,無論住在任何地方,都是住在自己的國土之中。是哪五種要素呢?
  “比丘們,一位灌頂剎帝利王出生於純正的血統,父系母系追溯上七代都沒有跟其他種姓雜配,七代的剎帝利種姓都不受質疑。
  “他有很多財富和產業,庫藏充滿。
  “他有力量,所擁有的四兵都忠心、順從。
  “他的大臣是一位智者、成熟、有智慧、有能力的人,能知過去、現在、未來的義理。
  “以上四種要素機緣成熟時為他帶來名聲。
  “比丘們,灌頂剎帝利王具有連名聲在內的五種要素,無論住在任何地方,都是住在自己的國土之中。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他是一位征服者。
  “比丘們,同樣地,一位比丘具有五法,無論住在任何地方,內心都是住在解脫之中。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戒行,安住在波羅提木叉律儀之中,在戒的學處之中修學:修習戒律儀,在戒律儀這片牧養德行的牧地而行,即使細小的過錯也不會忽視。這就像一位灌頂剎帝利王有純正的血統那樣。
  “他多聞法義、受持法義、博學法義。法義的開首、中間、結尾都是善美的,意義善美、文句善美,宣示圓滿、清淨的梵行。他多聞這樣的法義,受持這樣的法義,讀誦、思維、以正見洞察這樣的法義。這就像一位灌頂剎帝利王有很多財富和產業,庫藏充滿那樣。
  “他為捨棄不善法和修習善法而持續作出精進,在善法之中堅定、堅決、不放棄。這就像一位灌頂剎帝利王有力量那樣。
  “他有智慧,具有生滅的智慧,具有聖者洞察力的智慧,具有能把苦徹底清除的智慧。這就像一位灌頂剎帝利王有大臣那樣。
  “以上四種要素機緣成熟時為他帶來解脫。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連解脫在內的五法,無論住在任何地方,內心都是住在解脫之中。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他的內心已得解脫。”

一三五.希望之一

  “比丘們,灌頂剎帝利王的長子具有五種要素,會希望成為國王。是哪五種要素呢?
  “比丘們,一位灌頂剎帝利王的長子出生於純正的血統,父系母系追溯上七代都沒有跟其他種姓雜配,七代的剎帝利種姓都不受質疑。
  “他具有至極的外觀,美麗、好看、美妙。
  “他受父母鍾愛、歡喜。
  “他受人民愛戴。
  “他通曉象術、馬術、車術、箭術、劍術等各種灌頂剎帝利王的技能。
  “他心想: ‘我出生於純正的血統,父系母系追溯上七代都沒有跟其他種姓雜配,七代的剎帝利種姓都不受質疑,怎會不希望成為國王呢!
  “ ‘我具有至極的外觀,美麗、好看、美妙,怎會不希望成為國王呢!
  “ ‘我受父母鍾愛、歡喜,怎會不希望成為國王呢!
  “ ‘我受人民愛戴,怎會不希望成為國王呢!
  “ ‘我通曉象術、馬術、車術、箭術、劍術等各種灌頂剎帝利王的技能,怎會不希望成為國王呢!’
  “比丘們,灌頂剎帝利王的長子具有這五種要素,會希望成為國王。
  “比丘們,同樣地,一位比丘具有五法,會希望得漏盡。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對如來的覺悟有敬信,明白世尊是一位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
  “他無疾、無病,有好的消化功能,不發冷、不發熱,身體調和,能夠勤奮修行。
  “他不虛偽、不奸詐,在導師或智者同修之中展示如實的自己。
  “他精進,為捨棄不善法和修習善法而持續作出精進,在善法之中堅定、堅決、不放棄。
  “他有智慧,具有生滅的智慧,具有聖者洞察力的智慧,具有能把苦徹底清除的智慧。
  “他心想: ‘我對如來的覺悟有敬信,明白世尊是一位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無疾、無病,有好的消化功能,不發冷、不發熱,身體調和,能夠勤奮修行,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不虛偽、不奸詐,在導師或智者同修之中展示如實的自己,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精進,為捨棄不善法和修習善法而持續作出精進,在善法之中堅定、堅決、不放棄,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有智慧,具有生滅的智慧,具有聖者洞察力的智慧,具有能把苦徹底清除的智慧,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這五法,會希望得漏盡。”

一三六.希望之二

  “比丘們,灌頂剎帝利王的長子具有五種要素,會希望成為總督。是哪五種要素呢?
  “比丘們,一位灌頂剎帝利王的長子出生於純正的血統,父系母系追溯上七代都沒有跟其他種姓雜配,七代的剎帝利種姓都不受質疑。
  “他具有至極的外觀,美麗、好看、美妙。
  “他受父母鍾愛、歡喜。
  “他受士兵愛戴。
  “他是一位智者、成熟、有智慧、有能力的人,能知過去、現在、未來的義理。
  “他心想: ‘我出生於純正的血統,父系母系追溯上七代都沒有跟其他種姓雜配,七代的剎帝利種姓都不受質疑,怎會不希望成為總督呢!
  “ ‘我具有至極的外觀,美麗、好看、美妙,怎會不希望成為總督呢!
  “ ‘我受父母鍾愛、歡喜,怎會不希望成為總督呢!
  “ ‘我受士兵愛戴,怎會不希望成為總督呢!
  “ ‘我是一位智者、成熟、有智慧、有能力的人,能知過去、現在、未來的義理,怎會不希望成為總督呢!’
  “比丘們,灌頂剎帝利王的長子具有這五種要素,會希望成為總督。
  “比丘們,同樣地,一位比丘具有五法,會希望得漏盡。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戒行,安住在波羅提木叉律儀之中,在戒的學處之中修學:修習戒律儀,在戒律儀這片牧養德行的牧地而行,即使細小的過錯也不會忽視。
  “他多聞法義、受持法義、博學法義。法義的開首、中間、結尾都是善美的,意義善美、文句善美,宣示圓滿、清淨的梵行。他多聞這樣的法義,受持這樣的法義,讀誦、思維、以正見洞察這樣的法義。
  “他內心善確立四念處。
  “他精進,為捨棄不善法和修習善法而持續作出精進,在善法之中堅定、堅決、不放棄。
  “他有智慧,具有生滅的智慧,具有聖者洞察力的智慧,具有能把苦徹底清除的智慧。
  “他心想: ‘我具有戒行,安住在波羅提木叉律儀之中,在戒的學處之中修學,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多聞法義、受持法義、博學法義,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內心善確立四念處,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精進,為捨棄不善法和修習善法而持續作出精進,在善法之中堅定、堅決、不放棄,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 ‘我有智慧,具有生滅的智慧,具有聖者洞察力的智慧,具有能把苦徹底清除的智慧,怎會不希望得漏盡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這五法,會希望得漏盡。”

一三七.睡少

  “比丘們,有五種人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是哪五種呢?
  “比丘們,心求男士的女士,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
  “比丘們,心求女士的男士,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
  “比丘們,心求偷竊的盜賊,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
  “比丘們,處理國事的國王,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
  “比丘們,心求斷結的比丘,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
  “比丘們,這五種人在晚上是睡少醒多的。”

一三八.吃食物

  “比丘們,一頭吃食物、佔空間、要替牠清理排泄物、要受照顧的王象,即使具有五樣事情,都可以算作是一頭王象。這五樣事情是什麼呢?
  “比丘們,一頭王象不能對色安忍、不能對聲安忍、不能對香安忍、不能對味安忍、不能對觸安忍。
  “比丘們,一頭吃食物、佔空間、要替牠清理排泄物、要受照顧的王象,即使具有這五樣事情,都可以算作是一頭王象。
  “比丘們,同樣地,一個吃食物、佔空間、會損耗家具、要受照顧的比丘,即使具有五法,都可以算作是一個比丘。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一個比丘不能對色安忍、不能對聲安忍、不能對香安忍、不能對味安忍、不能對觸安忍。
  “比丘們,一個吃食物、佔空間、會損耗家具、要受照顧的比丘,即使具有這五法,都可以算作是一個比丘。”

一三九.不安忍

  “比丘們,一頭王象具有五樣事情,便不適合王族使用,不達到王族的要求,不屬王族生活的一部份。這五樣事情是什麼呢?
  “比丘們,一頭王象不能對色安忍、不能對聲安忍、不能對香安忍、不能對味安忍、不能對觸安忍。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不能對色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在看到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後,便會軟弱、退縮,不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不能對色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不能對聲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在聽到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大鼓、小鼓、號角等各種吵耳的聲音後,便會軟弱、退縮,不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不能對聲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不能對香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在嗅到那些久經百戰的馴種王象大小便的味道後,便會軟弱、退縮,不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不能對香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不能對味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一天只吃一次水草,兩天只吃一次水草以至五天只吃一次水草後,便會軟弱、退縮,不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不能對味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不能對觸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中了一支箭,中了兩支箭以至中了五支箭後,便會軟弱、退縮,不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不能對觸安忍了。
  “比丘們,一頭王象具有這五樣事情,便不適合王族使用,不達到王族的要求,不屬王族生活的一部份。
  “比丘們,同樣地,一個比丘具有五法,便不值得受人供養,不值得受人合掌,不是世間無上的福田。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一個比丘不能對色安忍、不能對聲安忍、不能對香安忍、不能對味安忍、不能對觸安忍。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不能對色安忍呢?
  “比丘們,一個比丘在眼看到色之後,對使人染著的色有貪染,內心不能止息下來。比丘們,這就是比丘不能對色安忍了。
  ……耳聽到聲……
  ……鼻嗅到香……
  ……舌嚐到味……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不能對觸安忍呢?
  “比丘們,一個比丘在身感到觸之後,對使人染著的觸有貪染,內心不能止息下來。比丘們,這就是比丘不能對觸安忍了。
  “比丘們,一個比丘具有這五法,便不值得受人供養,不值得受人合掌,不是世間無上的福田。
  “比丘們,一頭王象具有五樣事情,才適合王族使用,達到王族的要求,屬王族生活的一部份。這五樣事情是什麼呢?
  “比丘們,一頭王象能對色安忍、能對聲安忍、能對香安忍、能對味安忍、能對觸安忍。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能對色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在看到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後,不會軟弱、退縮,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能對色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能對聲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在聽到象兵、馬兵、車兵、步兵、大鼓、小鼓、號角等各種吵耳的聲音後,不會軟弱、退縮,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能對聲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能對香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在嗅到那些久經百戰的馴種王象大小便的味道後,不會軟弱、退縮,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能對香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能對味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一天只吃一次水草,兩天只吃一次水草以至五天只吃一次水草後,不會軟弱、退縮,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能對味安忍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能對觸安忍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中了一支箭,中了兩支箭以至中了五支箭後,不會軟弱、退縮,能堅決地上戰場。比丘們,這就是王象能對觸安忍了。
  “比丘們,一頭王象具有這五樣事情,才適合王族使用,達到王族的要求,屬王族生活的一部份。
  “比丘們,同樣地,一位比丘具有五法,才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是哪五法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能對色安忍、能對聲安忍、能對香安忍、能對味安忍、能對觸安忍。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能對色安忍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在眼看到色之後,對使人染著的色沒有貪染,內心能止息下來。比丘們,這就是比丘能對色安忍了。
  ……耳聽到聲……
  ……鼻嗅到香……
  ……舌嚐到味……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能對觸安忍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在身感到觸之後,對使人染著的觸沒有貪染,內心能止息下來。比丘們,這就是比丘能對觸安忍了。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這五法,才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

一四零.耳

  “比丘們,一頭王象具有五樣事情,才適合王族使用,達到王族的要求,屬王族生活的一部份。這五樣事情是什麼呢?
  “王象的耳、王象的摧毀力、王象的守護力、王象的安忍力、王象的行走。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的耳呢?
  “比丘們,馴象師所說的命令,不管有做過或沒做過,王象都專心理解、思維作意、全心全意地聆聽。比丘們,這就是王象的耳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的摧毀力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能摧毀敵象、摧毀敵象兵,能摧毀敵馬、摧毀敵馬兵,能摧毀敵車、摧毀敵車兵,能摧毀敵方步兵。比丘們,這就是王象的摧毀力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的守護力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會守護前身,會守護後身,會守護前腳,會守護後腳,會守護頭,會守護耳,會守護牙,會守護鼻,會守護尾,會守護象兵。比丘們,這就是王象的守護力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的安忍力呢?
  “比丘們,王象走到戰場,能忍受矛、劍、箭、斧的攻擊,能忍受敵人的攻擊,能忍受大鼓、小鼓、號角等各種吵耳的聲音。比丘們,這就是王象的安忍力了。
  “比丘們,什麼是王象的行走呢?
  “比丘們,馴象師所驅遣的地方,不管有到過或沒到過,王象都很快到達。比丘們,這就是王象的行走了。
  “比丘們,一頭王象具有這五樣事情,才適合王族使用,達到王族的要求,屬王族生活的一部份。
  “比丘們,同樣地,一位比丘具有五法,才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是哪五法呢?
  “比丘的耳、比丘的摧毀力、比丘的守護力、比丘的安忍力、比丘的行走。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的耳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當如來講授法和律的時候,會求取義理、思維作意、全心全意地聆聽法義。比丘們,這就是比丘的耳了。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的摧毀力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不會容忍貪欲覺,他會把貪欲覺斷除、驅除、除掉,令它不存在;不會容忍瞋恚覺,他會把瞋恚覺斷除、驅除、除掉,令它不存在;不會容忍惱害覺,他會把惱害覺斷除、驅除、除掉,令它不存在;不會容忍惡不善法,他會把惡不善法斷除、驅除、除掉,令它不存在。比丘們,這就是比丘的摧毀力了。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的守護力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在眼看到色之後,不執取形,不執取相。他知道如果不約束眼根的話,貪著、苦惱這些惡不善法便會漏入內心,因此他約束眼根,守護眼根,修習眼根律儀。他在耳聽到聲……他在鼻嗅到香……他在舌嚐到味……他在身感到觸……他在意想到法之後,不執取形,不執取相。他知道如果不約束意根的話,貪著、苦惱這些惡不善法便會漏入內心,因此他約束意根,守護意根,修習意根律儀。比丘們,這就是比丘的守護力了。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的安忍力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有含容心,能忍受寒、暑、風、熱、飢、渴、虻、蚊、爬蟲,能忍受難聽、不受歡迎的說話方式,能忍受身體的不快感受、不悅感受、強烈痛苦、能致命的感受。比丘們,這就是比丘的安忍力了。
  “比丘們,什麼是比丘的行走呢?
  “比丘們,一位比丘很快便能到達一個他長期以來從未到過的地方:這就是平息所有行、捨棄所有依、盡除渴愛、無欲、息滅、湼槃。比丘們,這就是比丘的行走了。
  “比丘們,一位比丘具有這五法,才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
  
  第十四王品完
| 1 | 2 | 3 | 4 | 5 | 6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