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2. | 佛學園圃
04-3 第四集(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增支部.第四集

蕭式球譯

一零一.雨雲之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有四種雨雲。是哪四種呢?
  “打雷而不下雨的雨雲,下雨而不打雷的雨雲,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雨雲,既打雷也下雨的雨雲。
  “比丘們,有這四種雨雲。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雨雲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打雷而不下雨的人,下雨而不打雷的人,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人,既打雷也下雨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打雷而不下雨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說而不做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打雷而不下雨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打雷而不下雨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下雨而不打雷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做而不說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下雨而不打雷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下雨而不打雷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既不做也不說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打雷也下雨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既做也說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打雷也下雨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打雷也下雨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雨雲喻的人。”

一零二.雨雲之二

  “比丘們,有四種雨雲。是哪四種呢?
  “打雷而不下雨的雨雲,下雨而不打雷的雨雲,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雨雲,既打雷也下雨的雨雲。
  “比丘們,有這四種雨雲。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雨雲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打雷而不下雨的人,下雨而不打雷的人,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人,既打雷也下雨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打雷而不下雨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熟習經、應頌、記說、偈頌、自說、如是語、本生、未曾有法、廣解等法義,但不能如實知苦,不能如實知苦集,不能如實知苦滅,不能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打雷而不下雨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打雷而不下雨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下雨而不打雷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不熟習經、應頌、記說、偈頌、自說、如是語、本生、未曾有法、廣解等法義,但能如實知苦,如實知苦集,如實知苦滅,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下雨而不打雷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下雨而不打雷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既不熟習經、應頌、記說、偈頌、自說、如是語、本生、未曾有法、廣解等法義,也不能如實知苦,不能如實知苦集,不能如實知苦滅,不能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不打雷也不下雨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打雷也下雨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既熟習經、應頌、記說、偈頌、自說、如是語、本生、未曾有法、廣解等法義,也能如實知苦,如實知苦集,如實知苦滅,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打雷也下雨的雨雲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打雷也下雨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雨雲喻的人。”

一零三.水缸

  “比丘們,有四種水缸。是哪四種呢?
  “蓋好而沒有水的水缸,沒蓋好而水滿的水缸,既沒蓋好也沒有水的水缸,既蓋好也水滿的水缸。
  “比丘們,有這四種水缸。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水缸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蓋好而沒有水的人,沒蓋好而水滿的人,既沒蓋好也沒有水的人,既蓋好也水滿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蓋好而沒有水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很莊嚴,但不能如實知苦,不能如實知苦集,不能如實知苦滅,不能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蓋好而沒有水的水缸喻那樣,我說,他們是蓋好而沒有水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沒蓋好而水滿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不莊嚴,但能如實知苦,如實知苦集,如實知苦滅,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沒蓋好而水滿的水缸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沒蓋好而水滿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沒蓋好也沒有水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不莊嚴,也不能如實知苦,不能如實知苦集,不能如實知苦滅,不能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沒蓋好也沒有水的水缸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沒蓋好也沒有水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蓋好也水滿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很莊嚴,也能如實知苦,如實知苦集,如實知苦滅,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蓋好也水滿的水缸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蓋好也水滿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水缸喻的人。”

一零四.湖之一

  “比丘們,有四種湖。是哪四種呢?
  “水淺看起來水深的湖,水深看起來水淺的湖,水淺看起來水淺的湖,水深看起來水深的湖。
  “比丘們,有這四種湖。”

一零五.湖之二

  “比丘們,有四種湖。是哪四種呢?
  “水淺看起來水深的湖,水深看起來水淺的湖,水淺看起來水淺的湖,水深看起來水深的湖。
  “比丘們,有這四種湖。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湖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水淺看起來水深的人,水深看起來水淺的人,水淺看起來水淺的人,水深看起來水深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水淺看起來水深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很莊嚴,但不能如實知苦,不能如實知苦集,不能如實知苦滅,不能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水淺看起來水深的湖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水淺看起來水深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水深看起來水淺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不莊嚴,但能如實知苦,如實知苦集,如實知苦滅,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水深看起來水淺的湖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水深看起來水淺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水淺看起來水淺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不莊嚴,也不能如實知苦,不能如實知苦集,不能如實知苦滅,不能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水淺看起來水淺的湖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水淺看起來水淺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水深看起來水深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在往還、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屈伸身體、穿衣持缽的時候都很莊嚴,也能如實知苦,如實知苦集,如實知苦滅,如實知苦滅之道。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水深看起來水深的湖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水深看起來水深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湖喻的人。”

一零六.芒果

  “比丘們,有四種芒果。是哪四種呢?
  “內堨穸~觀熟的芒果,內媦竷~觀生的芒果,內堨穸~觀生的芒果,內媦竷~觀熟的芒果。
  “比丘們,有這四種芒果。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芒果喻的人……(除了 “四種湖喻” 改作 “四種芒果喻”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零五經相同)……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芒果喻的人。”

一零七.老鼠

  “比丘們,有四種老鼠。是哪四種呢?
  “造鼠洞而不住鼠洞的老鼠,不造鼠洞而住鼠洞的老鼠,既不造鼠洞也不住鼠洞的老鼠,既造鼠洞又住鼠洞的老鼠。
  “比丘們,有這四種老鼠。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老鼠喻的人……(除了 “四種雨雲喻” 改作 “四種老鼠喻”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零二經相同)……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老鼠喻的人。”

一零八.牛

  “比丘們,有四種牛。是哪四種呢?
  “對自己牛群兇惡而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牛,對其他牛群兇惡而對自己牛群不兇惡的牛,既對自己牛群兇惡也對其他牛群兇惡的牛,既對自己牛群不兇惡也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牛。
  “比丘們,有這四種牛。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牛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對自己牛群兇惡而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人,對其他牛群兇惡而對自己牛群不兇惡的人,既對自己牛群兇惡也對其他牛群兇惡的人,既對自己牛群不兇惡也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對自己牛群兇惡而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煩擾自己大眾而不煩擾其他大眾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對自己牛群兇惡而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牛喻那樣,我說,他們是對自己牛群兇惡而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對其他牛群兇惡而對自己牛群不兇惡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煩擾其他大眾而不煩擾自己大眾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對其他牛群兇惡而對自己牛群不兇惡的牛喻那樣,我說,他們是對其他牛群兇惡而對自己牛群不兇惡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對自己牛群兇惡也對其他牛群兇惡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既煩擾自己大眾也煩擾其他大眾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對自己牛群兇惡也對其他牛群兇惡的牛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對自己牛群兇惡也對其他牛群兇惡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既對自己牛群不兇惡也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既不煩擾自己大眾也不煩擾其他大眾的人。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既對自己牛群不兇惡也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牛喻那樣,我說,他們是既對自己牛群不兇惡也對其他牛群不兇惡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牛喻的人。”

一零九.樹

  “比丘們,有四種樹。是哪四種呢?
  “軟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樹,軟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樹,實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樹,實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樹。
  “比丘們,有這四種樹。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樹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軟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人,軟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人,實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人,實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軟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戒行不好、本性邪惡,他們的大眾也戒行不好、本性邪惡。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軟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樹喻那樣,我說,他們是軟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軟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戒行不好、本性邪惡,他們的大眾具有戒行、本性善良。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軟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樹喻那樣,我說,他們是軟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實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具有戒行、本性善良,他們的大眾戒行不好、本性邪惡。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實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樹喻那樣,我說,他們是實木樹心圍繞著軟木外層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實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具有戒行、本性善良,他們的大眾也具有戒行、本性善良。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實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樹喻那樣,我說,他們是實木樹心圍繞著實木外層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樹喻的人。”

一一零.蛇毒

  “比丘們,有四種蛇毒。是哪四種呢?
  “發作快傷害小的蛇毒,發作慢傷害大的蛇毒,發作快傷害大的蛇毒,發作慢傷害小的蛇毒。
  “比丘們,有這四種蛇毒。
  “比丘們,同樣地,世上有四種如蛇毒喻的人。是哪四種呢?
  “發作快傷害小的人,發作慢傷害大的人,發作快傷害大的人,發作慢傷害小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發作快傷害小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常會生起忿怒,但忿怒不會長時間潛藏於心。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發作快傷害小的蛇毒喻那樣,我說,他們是發作快傷害小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發作慢傷害大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很少生起忿怒,但忿怒會長時間潛藏於心。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發作慢傷害大的蛇毒喻那樣,我說,他們是發作慢傷害大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發作快傷害大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常會生起忿怒,忿怒會長時間潛藏於心。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發作快傷害大的蛇毒喻那樣,我說,他們是發作快傷害大的人。
  “比丘們,什麼是發作慢傷害小的人呢?
  “比丘們,一些人很少生起忿怒,忿怒不會長時間潛藏於心。比丘們,這些人就正如發作慢傷害小的蛇毒喻那樣,我說,他們是發作慢傷害小的人。
  “比丘們,世上有這四種如蛇毒喻的人。”

  第十一雨雲品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