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2. | 佛學園圃
03-2 第三集(續) | 1 | 2 | 3 | 4 | 5 | 6 | 7 |

增支部.第三集
蕭式球譯

六十一.哲理

  “比丘們,有三種宗教哲理受智者質難、質詢、質疑,傳佈這些教義會使人否定現生的做善與做惡。這三種宗教哲理是什麼呢?
  “比丘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的。’
  “比丘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的。’
  “比丘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的。’
  “比丘們,對於那些主張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 的沙門婆羅門,我會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聽說賢友的主張是這樣的,這是真的嗎?’
  “比丘們,如果他們答是,我便會對他們說: ‘這樣說的話,如果賢友殺生,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偷盜,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非梵行,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妄語,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兩舌,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惡口,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綺語,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貪欲,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心生瞋恚,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如果賢友邪見,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
  “比丘們,一個人如果跟隨 ‘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 為中心思想的教義的話,便會對善行沒有願欲與精進,也不會認為什麼事情應做與不應做。當一個人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應做與不應做的時候,從真諦、真實的層面來看,他其實就是在一種心念迷癡、沒有守護的狀態之中。這種主張不能稱得上為一種如法的沙門主張。比丘們,這是受我如法駁斥的第一種沙門婆羅門的主張。
  “比丘們,對於那些主張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 的沙門婆羅門,我會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聽說賢友的主張是這樣的,這是真的嗎?’
  “比丘們,如果他們答是,我便會對他們說: ‘這樣說的話,如果賢友殺生,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偷盜,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非梵行,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妄語,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兩舌,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惡口,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綺語,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貪欲,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心生瞋恚,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如果賢友邪見,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
  “比丘們,一個人如果跟隨 ‘全是因大自在天化現而來’ 為中心思想的教義的話,便會對善行沒有願欲與精進,也不會認為什麼事情應做與不應做。當一個人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應做與不應做的時候,從真諦、真實的層面來看,他其實就是在一種心念迷癡、沒有守護的狀態之中。這種主張不能稱得上為一種如法的沙門主張。比丘們,這是受我如法駁斥的第二種沙門婆羅門的主張。
  “比丘們,對於那些主張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 的沙門婆羅門,我會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聽說賢友的主張是這樣的,這是真的嗎?’
  “比丘們,如果他們答是,我便會對他們說: ‘這樣說的話,如果賢友殺生,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偷盜,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非梵行,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妄語,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兩舌,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惡口,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綺語,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貪欲,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心生瞋恚,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如果賢友邪見,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
  “比丘們,一個人如果跟隨 ‘全是沒有原因和條件而來’ 為中心思想的教義的話,便會對善行沒有願欲與精進,也不會認為什麼事情應做與不應做。當一個人認為沒有什麼事情應做與不應做的時候,從真諦、真實的層面來看,他其實就是在一種心念迷癡、沒有守護的狀態之中。這種主張不能稱得上為一種如法的沙門主張。比丘們,這是受我如法駁斥的第三種沙門婆羅門的主張。
  “比丘們,這三種宗教哲理受智者質難、質詢、質疑,傳佈這些教義會使人否定現生的做善與做惡。
  “比丘們,我所說的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我所說的法義是什麼呢?
  “比丘們,我說六界,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我說六觸入處,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我說十八意行,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我說四聖諦,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
  “比丘們,我說六界,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什麼原因我說六界呢?比丘們,有六界,這六界就是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
  “比丘們,我說這六界,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這個原因,我說這六界。
  “比丘們,我說六觸入處,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什麼原因我說六觸入處呢?比丘們,有六觸入處,這六觸入處就是眼觸入處、耳觸入處、鼻觸入處、舌觸入處、身觸入處、意觸入處。
  “比丘們,我說這六觸入處,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這個原因,我說這六觸入處。
  “比丘們,我說十八意行,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什麼原因我說十八意行呢?比丘們,有十八意行,這十八意行就是眼看到色之後,意念在喜、惱、捨的色境之中活動;耳聽到聲之後,意念在喜、惱、捨的聲境之中活動;鼻嗅到香之後,意念在喜、惱、捨的香境之中活動;舌嚐到味之後,意念在喜、惱、捨的味境之中活動;身感到觸之後,意念在喜、惱、捨的觸境之中活動;意想到法之後,意念在喜、惱、捨的意境之中活動。
  “比丘們,我說這十八意行,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這個原因,我說這十八意行。
  “比丘們,我說四聖諦,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什麼原因我說四聖諦呢?比丘們,因為有六界而有入胎,入胎時便有名色,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入,以六入為條件而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當有受的時候,我宣說這就是苦,還有宣說苦集、苦滅、苦滅之道。
  “比丘們,什麼是苦聖諦呢?
  “生是苦的,老是苦的,病是苦的,死是苦的,憂、悲、苦、惱、哀是苦的,求不得是苦的;簡略來說,五取蘊是苦的。這就是稱為苦聖諦了。
  “比丘們,什麼是苦集聖諦呢?
  “以無明為條件而有行,以行為條件而有識,以識為條件而有名色,以名色為條件而有六入,以六入為條件而有觸,以觸為條件而有受,以受為條件而有愛,以愛為條件而有取,以取為條件而有有,以有為條件而有生,以生為條件而有老死,及有憂、悲、苦、惱、哀的產生。這就是一個大苦蘊的集起。比丘們,這就是稱為苦集聖諦了。
  “比丘們,什麼是苦滅聖諦呢?
  “無明的無餘、無欲、息滅,可帶來行的息滅,行的息滅帶來識的息滅,識的息滅帶來名色的息滅,名色的息滅帶來六入的息滅,六入的息滅帶來觸的息滅,觸的息滅帶來受的息滅,受的息滅帶來愛的息滅,愛的息滅帶來取的息滅,取的息滅帶來有的息滅,有的息滅帶來生的息滅,生的息滅帶來老死的息滅,及帶來憂、悲、苦、惱、哀的息滅。這就是一個大苦蘊的息滅。比丘們,這就是稱為苦滅聖諦了。
  “比丘們,什麼是苦滅之道聖諦呢?
  “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比丘們,這就是稱為苦滅之道聖諦了。
  “比丘們,我說這四聖諦。這法義不會受沙門婆羅門智者駁斥、污損、譴責、斥責。基於這個原因,我說這四聖諦。”

六十二.恐懼

  “比丘們,不聞法義的凡夫,說有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1。這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是什麼呢?
  “比丘們,發生大火災。在發生大火災的時候,村落被燒燬,城鎮被燒燬,都城被燒燬。當村落、城鎮、都城被燒燬的時候,母親與兒子分離,兒子與母親分離。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第一種母子分離的恐懼。
  “比丘們,再者,發生大暴雨。在大暴雨帶來大洪水的時候,村落被沖毀,城鎮被沖毀,都城被沖毀。當村落、城鎮、都城被沖毀的時候,母親與兒子分離,兒子與母親分離。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第二種母子分離的恐懼。
  “比丘們,再者,賊黨暴亂。在賊黨暴亂,人們乘車到處逃難的時候,母親與兒子分離,兒子與母親分離。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第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
  “比丘們,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
  “比丘們,不聞法義的凡夫,說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有時也是三種母子一起的恐懼。這三種母子一起的恐懼是什麼呢?
  “比丘們,發生大火災。在發生大火災的時候,村落被燒燬,城鎮被燒燬,都城被燒燬。當村落、城鎮、都城被燒燬的時候,母親與兒子一起,兒子與母親一起。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第一種母子一起的恐懼。
  “比丘們,再者,發生大暴雨。在大暴雨帶來大洪水的時候,村落被沖毀,城鎮被沖毀,都城被沖毀。當村落、城鎮、都城被沖毀的時候,母親與兒子一起,兒子與母親一起。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第二種母子一起的恐懼。
  “比丘們,再者,賊黨暴亂。在賊黨暴亂,人們乘車到處逃難的時候,母親與兒子一起,兒子與母親一起。這就是不聞法義的凡夫所說的第三種母子一起的恐懼。
  “比丘們,不聞法義的凡夫,說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有時也是這三種母子一起的恐懼。
  “比丘們,有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這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是什麼呢?
  “老、病、死。
  “當兒子衰老的時候,母親沒法阻止,說: ‘就讓我衰老吧,兒子不要衰老!’ 當母親衰老的時候,兒子沒法阻止,說: ‘就讓我衰老吧,母親不要衰老!’
  “當兒子生病的時候,母親沒法阻止,說: ‘就讓我生病吧,兒子不要生病!’ 當母親生病的時候,兒子沒法阻止,說: ‘就讓我生病吧,母親不要生病!’
  “當兒子死亡的時候,母親沒法阻止,說: ‘就讓我死亡吧,兒子不要死亡!’ 當母親死亡的時候,兒子沒法阻止,說: ‘就讓我死亡吧,母親不要死亡!’
  “比丘們,這就是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
  “比丘們,有道路和途徑,能斷除和超越三種母子一起的恐懼及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
  “比丘們,這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就是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比丘們,這就是能斷除和超越三種母子一起的恐懼及三種母子分離的恐懼的道路和途徑了。”

六十三.韋那伽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和人數眾多的比丘僧團一起,在拘薩羅遊行說法,去到一個名叫韋那伽的婆羅門聚落。
  韋那伽的婆羅門居士聽到這個消息: “喬答摩沙門是釋迦族人,從釋迦族出家,他現在來到這堣F。喬答摩世尊聲名遠播,是一位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他親身證得無比智,然後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宣說法義,所說的法義開首、中間、結尾都是善美的,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 韋那伽的婆羅門居士心想: “去看這樣的阿羅漢是很有益處的。”
  於是,韋那伽的婆羅門居士一起前往世尊那堙A到了之後,一些人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向世尊合掌,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在世尊跟前報上自己的名字和族姓,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保持靜默,然後坐在一邊。韋那伽的一位婆蹉種婆羅門對世尊說:
  “喬答摩賢者,真是罕見,真是少有!喬答摩賢者的根門與膚色這麼清淨、明晰!就正如秋天的黃棗那樣清淨、明晰;同樣地,喬答摩賢者的根門與膚色這麼清淨、明晰。又正如新鮮成熟的棕櫚樹果實那樣清淨、明晰;同樣地,喬答摩賢者的根門與膚色這麼清淨、明晰。又正如熟練的金匠精心鑄造的純金幣,放在一塊淡紅色的毛布上,它散發出閃亮、閃耀、閃爍;同樣地,喬答摩賢者的根門與膚色這麼清淨、明晰。
  “喬答摩賢者,你的根門與膚色這麼清淨、明晰,是否因為很容易便取得及受用一些高廣大床呢?你是否受用那些附有床几的床、床腳有雕刻的床、設有頂篷的床、兩頭各有丹枕的床、有長毛被褥的床、有色彩鮮艷被褥的床、有白羊毛被褥的床、有毛織被褥的床、有羊毛被褥的床、有動物圖案的羊毛被褥的床、有兩邊有繐的被褥的床、有一邊有繐的被褥的床、有金絲被褥的床、有白毫被褥的床、有大被褥的床、有繡上象的被褥的床、有繡上馬的被褥的床、有繡上車的被褥的床、有羚羊皮被褥的床、有鹿皮被褥的床呢?”
  “婆羅門,一位出家人不容易取得這些高廣大床;即使取得,也不適宜受用。婆羅門,有三種高廣大床很容易便可以取得,這三種高廣大床是什麼呢?
  “婆羅門,天界的高廣大床,梵天的高廣大床,聖者的高廣大床。這三種高廣大床很容易便可以取得。”
  “喬答摩賢者,什麼是天界的高廣大床呢?”
  “婆羅門,我依止村落或市鎮來生活,在上午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村落或市鎮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園林,在那塈鉹@些草和葉堆在一起,然後在上面盤坐,豎直腰身,把念保持安放在要繫念的地方。我的內心離開了五欲、離開了不善法,有覺、有觀,有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我進入了初禪。我平息了覺和觀,內堨郊鞢B內心安住一境,沒有覺、沒有觀,有由定所生起的喜和樂;我進入了二禪。我保持捨心,對喜沒有貪著,有念和覺知,通過身體來體會樂──聖者說: ‘這人有捨,有念,安住在樂之中。’ ──我進入了三禪。我滅除了苦和樂,喜和惱在之前已經消失,沒有苦、沒有樂,有捨、念、清淨;我進入了四禪。
  “婆羅門,如果我在那埵璅囿漁伬唌A那就是天界的行走;如果我在那堹艇萿漁伬唌A那就是天界的站立;如果我在那塈中U的時候,那就是天界的坐下;如果我在那婼鰝蛌漁伬唌A那就是躺臥在天界的高廣大床之上。婆羅門,這就是天界的高廣大床了。這種高廣大床我很容易便可以取得。”
  “喬答摩賢者,真是罕見!真是少有!除了喬答摩賢者之外,誰能容易取得這天界的高廣大床呢!喬答摩賢者,什麼是梵天的高廣大床呢?”
  “婆羅門,我依止村落或市鎮來生活,在上午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村落或市鎮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園林,在那塈鉹@些草和葉堆在一起,然後在上面盤坐,豎直腰身,把念保持安放在要繫念的地方。我的內心帶著慈心,向一個方向擴散開去,向四方擴散開去;向上方、下方、四角擴散開去;向每個地方、所有地方、整個世間擴散開去。我的內心帶著慈心,心胸寬闊、廣大、不可限量,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
  “我的內心帶著悲心……
  “我的內心帶著喜心……
  “我的內心帶著捨心,向一個方向擴散開去,向四方擴散開去;向上方、下方、四角擴散開去;向每個地方、所有地方、整個世間擴散開去。我的內心帶著捨心,心胸寬闊、廣大、不可限量,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
  “婆羅門,如果我在那埵璅囿漁伬唌A那就是梵天的行走;如果我在那堹艇萿漁伬唌A那就是梵天的站立;如果我在那塈中U的時候,那就是梵天的坐下;如果我在那婼鰝蛌漁伬唌A那就是躺臥在梵天的高廣大床之上。婆羅門,這就是梵天的高廣大床了。這種高廣大床我很容易便可以取得。”
  “喬答摩賢者,真是罕見!真是少有!除了喬答摩賢者之外,誰能容易取得這梵天的高廣大床呢!喬答摩賢者,什麼是聖者的高廣大床呢?”
  “婆羅門,我依止村落或市鎮來生活,在上午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村落或市鎮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園林,在那塈鉹@些草和葉堆在一起,然後在上面盤坐,豎直腰身,把念保持安放在要繫念的地方。我知道,我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貪欲,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瞋恚,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愚癡。
  “婆羅門,如果我在那埵璅囿漁伬唌A那就是聖者的行走;如果我在那堹艇萿漁伬唌A那就是聖者的站立;如果我在那塈中U的時候,那就是聖者的坐下;如果我在那婼鰝蛌漁伬唌A那就是躺臥在聖者的高廣大床之上。婆羅門,這就是聖者的高廣大床了。這種高廣大床我很容易便可以取得。”
| 1 | 2 | 3 | 4 | 5 | 6 | 7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