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2. | 佛學園圃
03-3 第三集(部份經文) | 1 | 2 | 3 |

增支部.第三集(部份經文)
蕭式球譯

七十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闡那遊方者前往阿難尊者那堙A和阿難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阿難尊者說: “阿難賢友,你們是宣說要斷除貪欲、要斷除瞋恚、要斷除愚癡的嗎?”
  “賢友,我們是宣說要斷除貪欲、要斷除瞋恚、要斷除愚癡的。”
  “賢友,你們看見貪欲有什麼過患,而宣說要斷除它呢?你們看見瞋恚有什麼過患,而宣說要斷除它呢?你們看見愚癡有什麼過患,而宣說要斷除它呢?”
  “賢友,一個染著貪欲、受貪欲征服、受貪欲擺佈的人,會想到惱害自己,會想到惱害他人,會想到惱害自己和他人雙方,他的內心會因此而經歷苦惱。一個人當斷除了貪欲時,不會想到惱害自己,不會想到惱害他人,不會想到惱害自己和他人雙方,他的內心不會因此而經歷苦惱。
  “賢友,一個染著貪欲、受貪欲征服、受貪欲擺佈的人,會做身惡行,做口惡行,做意惡行。一個人當斷除了貪欲時,不會做身惡行,不會做口惡行,不會做意惡行。
  “賢友,一個染著貪欲、受貪欲征服、受貪欲擺佈的人,不會如實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利益,什麼是他人的利益,什麼是自己和他人雙方的利益。一個人當斷除了貪欲時,便會如實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利益,什麼是他人的利益,什麼是自己和他人雙方的利益。
  “賢友,貪欲帶來黑暗,使人盲目,使人無智,令智慧息滅,連接損毀,不帶來湼槃。
  ……瞋恚……
  “賢友,一個受愚癡遮蔽、受愚癡征服、受愚癡擺佈的人,會想到惱害自己,會想到惱害他人,會想到惱害自己和他人雙方,他的內心會因此而經歷苦惱。一個人當斷除了愚癡時,不會想到惱害自己,不會想到惱害他人,不會想到惱害自己和他人雙方,他的內心不會因此而經歷苦惱。
  “賢友,一個受愚癡遮蔽、受愚癡征服、受愚癡擺佈的人,會做身惡行,做口惡行,做意惡行。一個人當斷除了愚癡時,不會做身惡行,不會做口惡行,不會做意惡行。
  “賢友,一個受愚癡遮蔽、受愚癡征服、受愚癡擺佈的人,不會如實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利益,什麼是他人的利益,什麼是自己和他人雙方的利益。一個人當斷除了愚癡時,便會如實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利益,什麼是他人的利益,什麼是自己和他人雙方的利益。
  “賢友,愚癡帶來黑暗,使人盲目,使人無智,令智慧息滅,連接損毀,不帶來湼槃。
  “賢友,我們看見貪欲有這些過患,然後宣說要斷除它;我們看見瞋恚有這些過患,然後宣說要斷除它;我們看見愚癡有這些過患,然後宣說要斷除它。”
  “賢友,有沒有道路和途徑斷除貪欲、瞋恚、愚癡呢?”
  “賢友,是有道路和途徑斷除貪欲、瞋恚、愚癡的。”
  “賢友,什麼是斷除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和途徑呢?”
  “賢友,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這就是斷除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和途徑。”
  “賢友,這真的是一條賢士的道路和途徑!阿難賢友,這條道路和途徑能使人不放逸!”
  
七十二

  有一次,阿難尊者住在拘睒彌的瞿尸陀園。
  這時候,有一個邪命外道的居士弟子前往阿難尊者那堙A對阿難尊者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阿難尊者說: “阿難大德,什麼人的法義是善說的法義,在世間上什麼人是善入正道的人,在世間上什麼人是善逝呢?”
  “居士,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居士,你認為怎樣,一些人宣說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法義,他們的法義是不是善說的法義呢?你是怎樣想的呢?”
  “大德,那些人宣說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法義,他們的法義就是善說的法義。我是這樣想的。”
  “居士,你認為怎樣,一些人進入了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在世間上他們是不是善入正道的人呢?你是怎樣想的呢?”
  “大德,那些人進入了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在世間上他們就是善入正道的人。我是這樣想的。”
  “居士,你認為怎樣,一些人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貪欲、瞋恚、愚癡,在世間上他們是不是善逝呢?你是怎樣想的呢?”
  “大德,那些人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貪欲、瞋恚、愚癡,在世間上他們就是善逝。我是這樣想的。”
  “居士,你解說了這個問題,你說: ‘大德,那些人宣說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法義,他們的法義就是善說的法義。’  ‘大德,那些人進入了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在世間上他們就是善入正道的人。’  ‘大德,那些人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貪欲、瞋恚、愚癡,在世間上他們就是善逝。’ ”
  “阿難大德,真是罕見,真是少有!這種教法不抬高自己的法義,不貶低他人的法義,解釋得到義理而又不自我吹噓。
  “阿難大德,你宣說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法義,你的法義就是善說的法義。阿難大德,你進入了捨棄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在世間上你就是一位善入正道的人。阿難大德,你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貪欲、瞋恚、愚癡,在世間上你就是一位善逝。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阿難大師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阿難大師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七十三
  
  有一次,世尊住在迦毗羅衛釋迦人的榕樹園。
  這時候,世尊從病中復原不久,釋迦人摩訶男去到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釋迦人摩訶男對世尊說:
  “大德,我長時間聽世尊說法,知道智是為有定的人而設,不是為沒有定的人而設的。大德,究竟是先有定後有智,還是先有智後有定的呢?”
  這時候,阿難尊者心想: “世尊從病中復原不久,而摩訶男在問世尊一個深入的問題,讓我把摩訶男帶到一邊,然後為他說法吧。”
  於是阿難尊者捉著摩訶男的臂膀,把他帶到一邊,然後對他說: “摩訶男,世尊說學人的戒也說無學的戒,說學人的定也說無學的定,說學人的慧也說無學的慧。
  “摩訶男,什麼是學人的戒呢?
  “摩訶男,一位比丘具有戒、具有波羅提木叉;在戒的學處之中修學:修習戒律儀,在戒律儀這片牧養德行的牧地而行,即使細小的過錯也不會忽視。摩訶男,這就是稱為學人的戒了。
  “摩訶男,什麼是學人的定呢?
  “摩訶男,一位比丘內心離開了五欲、離開了不善法,有覺、有觀,有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初禪。他平息了覺和觀,內堨郊鞢B內心安住一境,沒有覺、沒有觀,有由定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二禪。他保持捨心,對喜沒有貪著,有念和覺知,通過身體來體會樂──聖者說: ‘這人有捨,有念,安住在樂之中。’ ──他進入了三禪。他滅除了苦和樂,喜和惱在之前已經消失,沒有苦、沒有樂,有捨、念、清淨;他進入了四禪。摩訶男,這就是稱為學人的定了。
  “摩訶男,什麼是學人的慧呢?
  “摩訶男,一位比丘如實知道什麼是苦,如實知道什麼是苦集,如實知道什麼是苦滅,如實知道什麼是苦滅之道。摩訶男,這就是稱為學人的慧了。
  “摩訶男,一位比丘具有這樣的戒、這樣的定、這樣的慧,能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摩訶男,就是這樣,世尊說學人的戒也說無學的戒,說學人的定也說無學的定,說學人的慧也說無學的慧。”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