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07 婆羅門相應 | 1 | 2 |

相應部.七.婆羅門相應
蕭式球譯

一.檀那吒尼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在頗羅墮種族之中有一個名叫檀那吒尼的女婆羅門對佛、法、僧有深厚的淨信。有一次,她在侍餐時險些跌倒,在站穩之後有感而發,說出趨吉避凶的感興語三次: “南無世尊.阿羅漢.等正覺。南無世尊.阿羅漢.等正覺。南無世尊.阿羅漢.等正覺。”
  檀那吒尼女婆羅門說了這番話後,頗羅墮種婆羅門對她說: “卑賤婦人,你竟然這樣來稱讚一個禿頭的沙門!卑賤婦人,我現在去駁斥你老師的教說!”
  “婆羅門,我看不見有眾生──不論在天世間的天神、魔羅、梵天,在人世間的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能夠駁斥世尊.阿羅漢.等正覺的教說。婆羅門,你即管去吧,去到後你便會知道。”
  頗羅墮種婆羅門惱怒、不高興,他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以偈頌對世尊說:
  “斷何得安睡?
     斷何得無憂?
     僅除何一法,
     瞿曇所稱善?”
  世尊說:
  “斷忿得安睡。
     斷忿得無憂。
     婆羅門應知,
     忿如刀頭蜜,
     除此聖稱善,
     斷此得無憂。”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頗羅墮種婆羅門對他說: “喬答摩賢者,妙極了!喬答摩賢者,妙極了!喬答摩賢者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喬答摩賢者,我皈依喬答摩賢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我能在喬答摩賢者的座下出家,願我能受具足戒。”
  頗羅墮種婆羅門在世尊座下出家,受具足戒。受具足戒不久,頗羅墮尊者獨處、遠離、不放逸、勤奮、專心一意,不久便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義理,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在家庭生活的人,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就是為了在現生之中完滿梵行,達成這個無上的目標。他自己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二.罵人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在頗羅墮種族之中有一個經常罵人的婆羅門,他聽到 “有一個婆羅門在喬答摩沙門座下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的消息而惱怒、不高興,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然後以無禮與粗惡的說話來責罵、斥罵世尊。
  經常罵人的婆羅門說了這番話後,世尊對他說: “婆羅門,你認為怎樣,你的朋友、親屬、賓客會不會來拜訪你呢?”
  “喬答摩賢者,我的朋友、親屬、賓客經常會來拜訪我。”
  “婆羅門,你認為怎樣,你會不會用硬食物、軟食物、美食來招呼他們呢?”
  “喬答摩賢者,我經常會用硬食物、軟食物、美食來招呼他們。”
  “婆羅門,如果他們沒有拿取食物來吃,那些食物會歸於誰呢?”
  “喬答摩賢者,如果他們沒有拿取食物來吃,那些食物便會歸回我了。”
  “婆羅門,同樣地,你在責罵時我沒有責罵,你在忿恨時我沒有忿恨,你在爭吵時我沒有爭吵,這就是我沒有拿取你的責罵來吃,那些責罵便會歸回你了。婆羅門,那些責罵便會歸回你了!婆羅門,任何人以責罵回應別人的責罵,以忿恨回應別人的忿恨,以爭吵回應別人的爭吵,這稱為一起共食,一起進餐。我沒有和你一起共食,一起進餐,那些責罵便會歸回你了。婆羅門,那些責罵便會歸回你了!”
  “王族與民眾都知道喬答摩賢者是阿羅漢,但喬答摩賢者還是有惱怒的。”
  “正智得解脫,
     調伏具正命,
     平息無惱怒,
     惱怒從何來!
     以怒還以怒,
     會令人墮落;
     以不怒還怒,
     贏難勝之仗。
    
     知人惱怒時,
     自己要平息,
     如此正念行,
     自他兩得益;
     人或視此為,
     愚人怯弱法;
     實為療怒法,
     自他兩治療。”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經常罵人的頗羅墮種婆羅門對他說……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三.阿須連陀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阿須連陀.頗羅墮婆羅門聽到 “有一個婆羅門在喬答摩沙門座下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的消息而惱怒、不高興,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然後以無禮與粗惡的說話來責罵、斥罵世尊。
  阿須連陀婆羅門說了這番話後,世尊保持沉默。於是,阿須連陀婆羅門對世尊說: “沙門,我戰勝了你,沙門,我戰勝了你!”
  世尊說:
  “愚人說惡語,
     自認為戰勝,
     實唯有安忍,
     才是勝利者。
     以怒還以怒,
     會令人墮落;
     以不怒還怒,
     贏難勝之仗。
    
     知人惱怒時,
     自己要平息,
     如此正念行,
     自他兩得益;
     人或視此為,
     愚人怯弱法;
     實為療怒法,
     自他兩治療。”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阿須連陀婆羅門對他說……阿須連陀.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四.畢陵伽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畢陵伽.頗羅墮婆羅門聽到 “有一個婆羅門在喬答摩沙門座下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的消息而惱怒、不高興,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然後保持沉默地站在一邊。
  世尊以他心智知道畢陵伽婆羅門的心念,然後以偈頌對他說:
  “愚人若然存惡念,
     來對清淨無垢人;
     猶如逆風擲人土,
     惡業返回愚癡人。”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畢陵伽婆羅門對他說……畢陵伽.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五.不惱害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不惱害.頗羅墮婆羅門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喬答摩賢者,我是不惱害。喬答摩賢者,我是不惱害。”
  世尊說:
  “若論於名稱,
     你是不惱害;
     不以身口意,
     惱害於他人,
     如此為真實,
     不惱害之人。”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不惱害婆羅門對他說……不惱害.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六.結纏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結纏.頗羅墮婆羅門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以偈頌對世尊說:
  “內結與外結,
     人受結所纏,
     我問喬答摩,
     誰能解此結?”
  世尊說:
  “住戒有慧人,
     修習心與慧,
     勤智之比丘,
     彼能解此結;
    
     不染貪與瞋,
     不染於無明,
     漏盡阿羅漢,
     彼能解此結;
    
     各種名與色,
     還有諸色想,
     滅盡無餘者,
     彼亦斷此結。”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結纏婆羅門對他說……結纏.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七.須提迦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須提迦.頗羅墮婆羅門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在世尊跟前誦出這首偈頌:
  “婆羅門清淨,
     具戒作苦修,
     明行皆具足,
     故此得清淨;
     其餘諸世人,
     不能得清淨。”
  世尊說:
  “並非由種姓,
     多唸咒祈福,
     而能得清淨;
     自心若污染,
     依止偽善行,
     此人不清淨。
    
     不論剎帝利,
     不論婆羅門,
     吠舍首陀羅,
     乃至旃陀羅,
     若常作精進,
     堅定有決心,
     取得極清淨;
     應知此為淨。”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須提迦婆羅門對他說……須提迦.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八.火供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在頗羅墮種族之中有一個做火供的婆羅門,他放置好酥油飯,便做火供,舉行火供儀式。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王舍城化食,他逐家逐戶化食,去到火供婆羅門的居所,然後站在一邊。火供婆羅門看見世尊前來化食,便以偈頌對世尊說:
  “具有三明 1者,
     優生與多聞,
     明行皆具足,
     能受我飯食。”
  世尊說:
  “並非由種姓,
     多唸咒祈福,
     而能得清淨;
     自心若污染,
     其隨從偽善,
     此人不清淨。
    
     我具無比智,
     能知往生事,
     見天與地獄,
     牟尼盡生死。”
  火供婆羅門說:
  “此是真三明!
     具此三明者,
     真正可堪稱:
     三明婆羅門。
     賢者喬答摩,
     請受我飯食;
     明行皆具足,
     能受我飯食。”
  世尊說:
  “婆羅門你應要知,
     此吟誦食不如法,
     有此法規來依循,
     諸佛皆除吟誦食。
     請以另外之飲食,
     供養自在大聖尊;
     悔疚平息漏盡者,
     是求福者之福田。”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火供婆羅門對他說……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九.孫陀利迦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的孫陀利迦河岸邊。
  這時候,孫陀利迦.頗羅墮婆羅門在孫陀利迦河岸邊做火供,舉行火供儀式。
  孫陀利迦婆羅門做完儀式,然後起座環視四方,心想: “這餘下的供品給誰食用好呢?” 他看見世尊蓋著頭坐在一棵樹下,於是用左手拿著餘下的供品,用右手拿著水壺,然後前往世尊那堙C
  世尊聽見孫陀利迦婆羅門的腳步聲,便露出頭部,孫陀利迦婆羅門心想: “這是一個禿頭的賢者,這是一個禿頭的賢者!” 於是便想轉身離去,他再心想: “一些婆羅門賢者也是禿頭的,讓我前往他那堙A然後問他的種姓吧。”
  於是,孫陀利迦婆羅門前往世尊那堙A然後對世尊說: “賢者,你是什麼種姓的呢?”
  世尊說:
  “莫問種姓應問行,
     是柴便能生熱火;
     即使出身低種姓,
     能成牟尼意志堅,
     慚愧自制根調伏,
     修習梵行智究極,
     此為優良之種姓,
     應對此人作供養。”
  孫陀利迦婆羅門說:
  “能遇如此明智人,
     我有善妙之祭供!
     之前未遇明智人,
     現請受用此供品。
     喬答摩屬婆羅門,
     賢者請受此供品。”
  世尊說:
  “婆羅門你應要知,
     此吟誦食不如法,
     有此法規來依循,
     諸佛皆除吟誦食。
     請以另外之飲食,
     供養自在大聖尊;
     悔疚平息漏盡者,
     是求福者之福田。”
  “喬答摩賢者,我將這餘下的供品給誰好呢?”
  “婆羅門,我看不見有眾生──不論在天世間的天神、魔羅、梵天,在人世間的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能夠消受這餘下的供品,唯有如來、如來的弟子才能消受這餘下的供品。婆羅門,你將這餘下的供品倒在沒有草的地方或沒有動物的水塈a。”
  於是,孫陀利迦婆羅門將餘下的供品倒在沒有動物的水堙C這時候,水堛漕悗~嘶嘶作響,不斷冒煙。就正如燒了一天的鐵棒放進水媟|嘶嘶作響,不斷冒煙,同樣地,水堛漕悗~嘶嘶作響,不斷冒煙。
  這時候,孫陀利迦婆羅門驚慌、毛骨悚然地回到世尊那堙A然後站在一邊。世尊以偈頌對他說:
  “婆羅門你燃木火,
     心欲向外求清淨;
     一眾善人皆講說,
     向外不能得清淨。
     婆羅門我捨外火,
     但燃內在慧光明,
     此火長燃長有定,
     得阿羅漢住梵行。
    
     我慢如你肩負物,
     妄言如灰忿如煙,
     舌如祭杓心如壇,
     自身調伏人生光。
    
     正法有如無波湖,
     湖有戒行作渡口,
     智者稱善來沐浴,
     乾身之後度彼岸。
    
     依法自制修梵行,
     於中可得生梵天;
     禮敬正直無漏者,
     能達隨法行之地。”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孫陀利迦婆羅門對他說……孫陀利迦.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十.多女兒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薩羅的一個密林。
  這時候,在頗羅墮種族之中有一個失去十四頭耕牛的婆羅門,他前往密林尋找耕牛,去到密林後,看見世尊在密林盤腿坐下來,豎直腰身,把念保持安放在要繫念的地方,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然後在世尊跟前誦出這首偈頌:
  “沙門你應無,
     耕牛十四頭,
     不見已六天,
     因此你快樂。
    
     沙門你應無,
     芝麻田失收,
     僅葉一兩片,
     因此你快樂。
    
     沙門你應無,
     穀倉空無物,
     鼠群在嬉戲,
     因此你快樂。
    
     沙門你應無,
     地氈七月長,
     滿佈諸蚤蝨,
     因此你快樂。
    
     沙門你應無,
     七個寡女兒,
     各有一兩子,
     因此你快樂。
    
     沙門你應無,
     赤目醜惡妻,
     被其腳踢醒,
     因此你快樂。
    
     沙門你應無,
     債主來討債,
     催喝又催喝,
     因此你快樂。”
  世尊說:
  “婆羅門我無,
     耕牛十四頭,
     不見已六天,
     因此我快樂。
    
     婆羅門我無,
     芝麻田失收,
     僅葉一兩片,
     因此我快樂。
    
     婆羅門我無,
     穀倉空無物,
     鼠群在嬉戲,
     因此我快樂。
    
     婆羅門我無,
     地氈七月長,
     滿佈諸蚤蝨,
     因此我快樂。
    
     婆羅門我無,
     七個寡女兒,
     各有一兩子,
     因此我快樂。
    
     婆羅門我無,
     赤目醜惡妻,
     被其腳踢醒,
     因此我快樂。
    
     婆羅門我無,
     債主來討債,
     催喝又催喝,
     因此我快樂。”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多女兒的婆羅門對他說……頗羅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第一阿羅漢品完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