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06 梵天相應 | 1 | 2 | 3 |

相應部.六.梵天相應

蕭式球譯


一.請佛說法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的尼連禪河岸邊,坐在一棵牧羊人的榕樹下。這時是世尊初覺悟的時候。
  世尊在閒靜處時,內心這樣反思: “我所證得的法義深奧、難見、難覺、寂靜、崇高、不從邏輯推理而得、深入、智者在當中會有所體驗。但是,人們喜歡黏著,熱衷黏著,愛樂黏著;喜歡黏著,熱衷黏著,愛樂黏著的人,是很難看見緣起這處地方的,是很難看見平息所有行、捨棄所有依、盡除渴愛、無欲、息滅、湼槃這處地方的。如果我對別人說法,人們將不會明白,我只會為自己帶來疲勞,只會白廢心機。”
  這時世尊心中生起兩首獨特、以前從沒聽過的偈頌:
  “此法難體證,
     難為人解說,
     人受貪瞋蔽,
     不能覺此法。
    
     此法逆流上,
     深細及難見,
     人受黑暗蔽,
     不能見此法。”
  世尊經過考慮,內心傾向不說法。這時候,梵天.娑婆世界主以他心智知道世尊的心念,於是心想: “如來.阿羅漢.等正覺的心傾向不說法。這真的是世間的損失!這真的是世間的損毀!”
  這時候,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梵天.娑婆世界主在梵世間隱沒,在世尊跟前出現。之後他把大衣覆蓋一邊肩膊,右膝跪地,向世尊合掌,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願世尊說法。大德,願善逝說法。那些眼睛少塵垢的眾生,如果沒有機會聽法的話便會很可惜;總是有人會明白法義的。”
  梵天.娑婆世界主說了以上的話後,再進一步說:
  “從前在此摩揭陀,
     只有垢人說染法,
     現請無垢人說法,
     為眾生開甘露門。
    
     如人站立山峰上,
     垂望各各諸眾生,
     現請具眼之智者,
     攀登正法之宮殿,
     以無憂惱心垂望,
     受制生死之眾生。
    
     現請具眼之智者,
     起座到世間遊行,
     世尊於世間說法,
     將有解法義之人。”
  世尊聽了梵天的請求,對眾生生起了悲心,然後以佛眼觀察世間。當世尊以佛眼觀察世間時,看見有眼睛少塵垢的眾生,有眼睛多塵垢的眾生;有利根的眾生,有鈍根的眾生;有高質素的眾生,有低質素的眾生;有易受教化的眾生,有難受教化的眾生;有些眾生明白不善行為的過咎。
  就正如蓮池堛澈C蓮花、紅蓮花、白蓮花,它們在水中生長,依賴水份,在水中得到滋養。有些蓮花還沒長出水面;有些蓮花已經長到水面;有些蓮花已經長出水面,不沾水漬。
  同樣地,當世尊以佛眼觀察世間時,看見有眼睛少塵垢的眾生,有眼睛多塵垢的眾生;有利根的眾生,有鈍根的眾生;有高質素的眾生,有低質素的眾生;有易受教化的眾生,有難受教化的眾生;有些眾生明白不善行為的過咎。
  世尊觀察世間後,以偈頌回答梵天.娑婆世界主:
  “之前恐說法徒勞,
     寧可不說出世法;
     今為眾開甘露門,
     具耳之人得敬信。”
  這時候,梵天.娑婆世界主心想: “世尊答應我說法了。” 於是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就在那媮籊S。

二.敬重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的尼連禪河岸邊,坐在一棵牧羊人的榕樹下。這時是世尊初覺悟的時候。
  世尊在閒靜處時,內心這樣反思: “沒有老師、長輩依止的生活是苦的,哪位沙門或婆羅門值得恭敬、敬重,值得依止他來生活呢?”
  世尊再心想: “若戒蘊不圓滿的人,應找一位戒圓滿、值得恭敬、值得敬重的沙門或婆羅門,依止他來生活,但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我看不見任何沙門或婆羅門比我有更圓滿的戒。
  “若定蘊不圓滿的人,應找一位定圓滿、值得恭敬、值得敬重的沙門或婆羅門,依止他來生活,但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我看不見任何沙門或婆羅門比我有更圓滿的定。
  “若慧蘊不圓滿的人,應找一位慧圓滿、值得恭敬、值得敬重的沙門或婆羅門,依止他來生活,但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我看不見任何沙門或婆羅門比我有更圓滿的慧。
  “若解脫蘊不圓滿的人,應找一位解脫圓滿、值得恭敬、值得敬重的沙門或婆羅門,依止他來生活,但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我看不見任何沙門或婆羅門比我有更圓滿的解脫。
  “若解脫知見蘊不圓滿的人,應找一位解脫知見圓滿、值得恭敬、值得敬重的沙門或婆羅門,依止他來生活,但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我看不見任何沙門或婆羅門比我有更圓滿的解脫知見。
  “法使我得到最高的覺悟,讓我恭敬、敬重法,依止法來生活吧。”
  這時候,梵天.娑婆世界主以他心智知道世尊的心念,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梵天.娑婆世界主在梵世間隱沒,在世尊跟前出現。之後他把大衣覆蓋一邊肩膊,向世尊合掌,然後對世尊說: “世尊,正是這樣,善逝,正是這樣!大德,過去的阿羅漢.等正覺.世尊恭敬、敬重法,依止法來生活。未來的阿羅漢.等正覺.世尊也是恭敬、敬重法,依止法來生活。現在的阿羅漢.等正覺.世尊也是恭敬、敬重法,依止法來生活。”
  梵天.娑婆世界主說了以上的話後,再進一步說:
  “過去等正覺,
     將來等正覺,
     現在等正覺,
     清除諸憂惱。
     此乃佛常法,
     過去與現在,
     將來亦如是,
     皆敬法而住。
    
     是故求義者,
     求大威德者,
     皆應敬正法,
     常憶佛教誡。”

三.梵摩提婆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有一位婆羅門女的兒子名叫梵摩提婆,他在世尊座下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梵摩提婆尊者獨處、遠離、不放逸、勤奮、專心一意,不久便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義理,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在家庭生活的人,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就是為了在現生之中完滿梵行,達成這個無上的目標。他自己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梵摩提婆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在上午,梵摩提婆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逐家逐戶化食時前往自己母親的居所。
  這時候,梵摩提婆尊者的母親正在做對梵天的恆常供養。梵天.娑婆世界主心想: “梵摩提婆尊者的母親正在做對梵天的恆常供養,讓我前往她那堙A然後警策她吧。” 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梵天.娑婆世界主在梵世間隱沒,在梵摩提婆尊者母親的居所出現。
  梵天.娑婆世界主站在梵摩提婆尊者母親的居所上空誦出這首偈頌:
  “婆羅門女作供養,
     應知梵界離此遠,
     梵天之道你不知,
     梵天亦不吃此食。
    
     梵摩提婆你兒子,
     息滅眾依越天界,
     離眷無物之比丘,
     化食漸到你家來。
    
     人天俱敬之智者,
     排除眾惡無污染,
     內有修持得清涼,
     逐戶化食而到來。
    
     寂靜無惱不動搖,
     過去未來都不染,
     不論強弱俱不害,
     供他實屬上供養。
    
     怨對止息心平靜,
     猶如馴象無躁動,
     善戒比丘心解脫,
     供他實屬上供養。
    
     你見度流聖者後,
     應生淨信莫動搖,
     供養最高受供者,
     作福將來得樂報。
    
     你見度流聖者後,
     若生淨信不動搖,
     供養最高受供者,
     作福將來得樂報。”

四.波迦梵天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波迦梵天生起這種惡見: “這堭`恆、這堥c固、這堳糷[、這媬W存、這堿O長生不死之法;這堥S有生、沒有老、沒有死、沒有死後再投生的出現;在眾多出離的地方之中,沒有一處比這塈饇牧漱F。”
  這時候,世尊以他心智知道波迦梵天的心念,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世尊在祇樹給孤獨園隱沒,在那個梵世間出現。當波迦梵天從遠處看見世尊前來,便對他說: “仁者,請過來,歡迎到來。仁者,你很久沒有到來了。仁者,這堭`恆、這堥c固、這堳糷[、這媬W存、這堿O長生不死之法;這堥S有生、沒有老、沒有死、沒有死後再投生的出現;在眾多出離的地方之中,沒有一處比這塈饇牧漱F。”
  波迦梵天說了這番話後,世尊對他說: “波迦梵天,你帶著無明,波迦梵天,你帶著無明!你把無常的東西說成常恆,把不牢固的東西說成牢固,把不持久的東西說成持久,把不獨存的東西說成獨存,把死亡之法說成長生不死之法;你把有生、有老、有死、有死後再投生的出現說成沒有生、沒有老、沒有死、沒有死後再投生的出現;你把不是最高的出離地方說成最高的出離地方。”
  波迦梵天說:
  “具智之人喬答摩,
     此有梵天七十二,
     俱因福業而生此,
     超越生死得自在;
     世間之人無數眾,
     朝向我等作祈求。”
  世尊說:
  “波迦但說壽命長,
     實在壽短不長久。
     梵天我知你壽元,
     百千眾多有盡頭。”
  波迦梵天說:
  “你說你離生死苦,
     能見世間所有事。
     世尊可否看得見,
     過往我有何戒行?”
  世尊說:
  “我能覺醒般憶念,
     過往你作之戒行:
     眾多口渴暑熱人,
     你為他們供飲品。
    
     我能覺醒般憶念,
     過往你作之戒行:
     羚羊族人被捉拿,
     你救彼等出生天。
    
     我能覺醒般憶念,
     過往你作之戒行:
     河龍捉食船中人,
     你以奮力來拯救。
    
     我能覺醒般憶念,
     過往你作之戒行:
     你曾作師教導我,
     我名劫波性聰穎。”
  波迦梵天說:
  “知我壽元知餘事,
     不愧稱之為佛陀!
     你有如此之光芒,
     持續照亮梵世間。”

五.捨舊見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有一個梵天生起這種惡見: “沒有沙門或婆羅門能夠到這堥荂C”
  這時候,世尊以他心智知道那個梵天的心念,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世尊在祇樹給孤獨園隱沒,在那個梵世間出現。世尊盤腿坐在梵天的上空,進入火界定。
  這時候,大目犍連尊者心想: “現在世尊在哪堜O?” 他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世尊盤腿坐在梵天的上空,進入火界定。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大目犍連尊者在祇樹給孤獨園隱沒,在那個梵世間出現。大目犍連尊者盤腿坐在梵天東方的上空,低於世尊而坐,進入火界定。
  這時候,大迦葉尊者心想: “現在世尊在哪堜O?” 他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世尊盤腿坐在梵天的上空,進入火界定。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大迦葉尊者在祇樹給孤獨園隱沒,在那個梵世間出現。大迦葉尊者盤腿坐在梵天南方的上空,低於世尊而坐,進入火界定。
  這時候,大劫賓那尊者心想: “現在世尊在哪堜O?” 他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世尊盤腿坐在梵天的上空,進入火界定。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大劫賓那尊者在祇樹給孤獨園隱沒,在那個梵世間出現。大劫賓那尊者盤腿坐在梵天西方的上空,低於世尊而坐,進入火界定。
  這時候,阿那律陀尊者心想: “現在世尊在哪堜O?” 他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世尊盤腿坐在梵天的上空,進入火界定。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阿那律陀尊者在祇樹給孤獨園隱沒,在那個梵世間出現。阿那律陀尊者盤腿坐在梵天北方的上空,低於世尊而坐,進入火界定。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