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05 比丘尼相應 | 1 |

相應部.五.比丘尼相應

蕭式球譯

一.阿臘毗迦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阿臘毗迦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作遠離。
  邪惡者魔羅想令阿臘毗迦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遠離,於是前往阿臘毗迦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世間無出離,
     遠離有何益!
     你應受欲樂,
     莫過後追悔。”
  阿臘毗迦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遠離而誦出這首偈頌。”
  阿臘毗迦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世間有出離,
     我以慧觸證;
     放逸邪惡者,
     此道你不知。
    
     欲樂如矛刺,
     五蘊如刑台。
     我不熱衷於,
     你說之欲樂。”
  邪惡者魔羅心想: “阿臘毗迦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二.須摩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須摩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想令須摩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定,於是前往須摩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此法難證覺,
     唯男仙人得;
     慧僅兩指淺,
     女子不能成。”
  須摩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定而誦出這首偈頌。”
  須摩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魔羅只堪作,
     說長道短語:
     女子或男士,
     誰得誰不得。
    
     女子豈不能:
     內心善止息,
     智慧常轉動,
     觀察於正法!”
  邪惡者魔羅心想: “須摩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三.喬答彌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基娑.喬答彌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想令基娑.喬答彌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定,於是前往基娑.喬答彌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你因亡子故,
     淚流滿面否?
     獨自在林中,
     思求男士否?”
  基娑.喬答彌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定而誦出這首偈頌。”
  基娑.喬答彌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已盡亡子痛,
     已盡男士心,
     今我無悲哭,
     連你也不懼。
    
     我毀諸愛喜,
     破除黑暗聚,
     戰勝魔軍後,
     安住無漏中。”
  邪惡者魔羅心想: “基娑.喬答彌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四.毗闍耶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毗闍耶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想令毗闍耶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定,於是前往毗闍耶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你年輕貌美,
     我亦是青年,
     賢姊來共享,
     五音之樂韻。”
  毗闍耶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定而誦出這首偈頌。”
  毗闍耶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色聲香味觸,
     能令人意悅,
     但於我無義,
     歸還魔羅你。
    
     此腐朽之身,
     會壞會破敗,
     我對此生厭,
     已根除欲愛。
    
     眾人求生於,
     色界無色界;
     或但求取得,
     世間法寂靜。
     此等大黑暗,
     我已全破除。”
  邪惡者魔羅心想: “毗闍耶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五.蓮花色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蓮花色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然後站在一棵開滿花的娑羅樹下。
  邪惡者魔羅想令蓮花色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定,於是前往蓮花色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娑羅樹上花盛開,
     樹下站一比丘尼,
     絕色美貌世無雙。
     難道你是愚笨人,
     故此膽敢獨自來,
     不怕遇上放蕩人?”
  蓮花色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定而誦出這首偈頌。”
  蓮花色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即使百千放蕩人,
     不能動我一根毛,
     連你魔羅也不怕,
     故此膽敢獨自來。
    
     我能夠隱沒;
     能入你腹中;
     能站你眼前,
     你也不能見。
     我心得自在,
     善修四神足,
     諸縛俱解除,
     不怕你魔羅。”
  邪惡者魔羅心想: “蓮花色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六.遮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遮邏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前往遮邏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說: “比丘尼,你不稱羨什麼呢?”
  “賢友,我不稱羨生。”
  魔羅說:
  “何不稱羨生?
     由生得受欲。
     誰人教你說,
     對生不稱羨?”
  遮邏比丘尼說:
  “佛陀曾宣說,
     超越生之法,
     使我住真諦,
     斷除一切苦。
    
     有生便有死;
     見生帶來苦,
     如縛如損毀,
     是故不稱羨。
    
     眾人求生於,
     色界無色界,
     若不知息滅,
     還復受後有。”
  邪惡者魔羅心想: “遮邏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七.優波遮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優波遮邏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前往優波遮邏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說: “比丘尼,你想投生在哪堜O?”
  “賢友,我不想投生在任何地方。”
  魔羅說:
  “有三十三天,
     夜摩與兜率,
     亦有化樂天,
     及有自在天;
     立心求彼處,
     能得各種樂。”
  優波遮邏比丘尼說:
  “有三十三天,
     夜摩與兜率,
     亦有化樂天,
     及有自在天;
     彼俱貪欲網,
     生彼受魔控。
    
     諸世間燃燒,
     諸世間冒煙,
     諸世間冒火,
     諸世間動搖。
    
     不動搖之處,
     非凡夫所求,
     魔羅亦不達;
     我心唯樂此。”
  邪惡者魔羅心想: “優波遮邏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八.尸波遮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尸波遮邏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前往尸波遮邏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說: “比丘尼,你稱羨哪種教派呢?”
  “賢友,我不稱羨任何教派。”
  魔羅說:
  “於任何教派,
     若都不稱羨;
     你從誰剃髮,
     展示沙門相?
     莫非迷癡故,
     而作沙門行?”
  尸波遮邏比丘尼說:
  “外道之徒眾,
     在其教派中,
     生見生淨信;
     彼等義理中,
     實無有智者,
     我不羨其義。
    
     佛陀無人及,
     生於釋迦族,
     降伏一切魔,
     到處俱不敗,
     解脫無貪染,
     眼見一切事,
     盡除所有業,
     依盡得解脫。
     世尊是我師,
     我稱羨其教。”
  邪惡者魔羅心想: “尸波遮邏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九.舍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舍邏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想令舍邏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定,於是前往舍邏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自身由誰作?
     誰作此自身?
     自身如何生?
     自身如何滅?”
  舍邏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定而誦出這首偈頌。”
  舍邏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自身非己作,
     亦非他人作,
     依因而得生,
     因散則得滅。
    
     如種播田中,
     吸收水與土,
     兩者之養份,
     種子得生長;
     五蘊與諸界、
     六處亦如是,
     依因而得生,
     因散則得滅。”
  邪惡者魔羅心想: “舍邏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十.婆耆羅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上午,婆耆羅比丘尼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前往盲林午休;當進入盲林後,坐在一棵樹下。
  邪惡者魔羅想令婆耆羅比丘尼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她的定,於是前往婆耆羅比丘尼那堙A然後對她誦出這首偈頌:
  “眾生由誰作?
     誰作此眾生?
     眾生如何生?
     眾生如何滅?”
  婆耆羅比丘尼心想: “究竟是人還是非人說這首偈頌呢?” 她再心想: “這是邪惡者魔羅,他想令我恐懼、緊張、毛骨悚然,想擾亂我的定而誦出這首偈頌。”
  婆耆羅比丘尼知道那是邪惡者魔羅,於是以這首偈頌回答他:
  “魔羅你為何,
     視實有眾生?
     你為何帶著,
     邪見之去處?
     眾生不可得,
     僅是行積聚。
    
     如部件聚集,
     稱之為馬車;
     五蘊聚集時,
     稱之為眾生。
     實只有苦生、
     苦住苦離去;
     唯苦生與滅,
     此外無餘物。”
  邪惡者魔羅心想: “婆耆羅比丘尼知道是我在搗亂!” 他苦惱、不開心,然後就在那媮籊S。

比丘尼相應完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