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03 拘薩羅相應 | 1 | 2 | 3 |

相應部.三.拘薩羅相應

蕭式球譯
  
一.細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喬答摩賢者,你是否宣稱已證得無上等正覺呢?”
  “大王,如果問,誰證得無上等正覺呢?正確的答案就是我了。大王,我已證得無上等正覺。”
  “喬答摩賢者,一些沙門婆羅門如富蘭那.迦葉、末伽梨.拘舍梨、尼乾陀.若提子、散若耶.毗羅胝子、波拘陀.迦旃延、阿耆多.翅舍欽婆羅等擁有教團,擁有教派,是教派的老師,為人所認知,有名望,是宗派的創立人,受很多人推崇,即使我問他們,他們也不宣稱已證得無上等正覺。喬答摩賢者,為什麼你的年紀只是這麼細小,出家的日子只是這麼短,但宣稱已證得無上等正覺呢?”
  “大王,有四種東西即使細小,但也不要因此而忽視他們、瞧不起他們。這四種東西是什麼呢?
  “大王,剎帝利即使細小,但也不要因此而忽視他、瞧不起他。
  “大王,蛇即使細小,但也不要因此而忽視牠、瞧不起牠。
  “大王,火即使細小,但也不要因此而忽視它、瞧不起它。
  “大王,比丘即使細小,但也不要因此而忽視他、瞧不起他。
  “大王,這四種東西即使細小,但也不要因此而忽視他們、瞧不起他們。”
  世尊.善逝.導師說了以上的話後,進一步再說:
  “剎帝利出身,
     具有大名聲,
     不要因他小,
     內心存輕慢;
     一朝得王位,
     成為人中尊,
     或以忿怒心,
     以刑罰回報。
     是故應自護,
     於他不輕慢。
    
     森林與村落,
     毒蛇出沒處,
     不要因牠小,
     內心存輕慢;
     蛇具攻擊力,
     能作種種形,
     或許有一日,
     咬殺諸愚夫。
     是故應自護,
     於牠不輕慢。
    
     火能燬眾物,
     一切成灰燼,
     不要因它小,
     內心存輕慢;
     若得助燃物,
     瞬間成大火,
     或許有一日,
     燒殺諸愚夫。
     是故應自護,
     於它不輕慢。
    
     火雖燬森林,
     一切成灰燼,
     過一段時日,
     草木猶復生;
     具戒之比丘,
     以精進之火,
     盡燒世俗財,
     無子孫後裔,
     如樹連根起,
     從此不復生。
    
     是故有智者,
     為自身利益,
     應正確看待:
     蛇蟲與火焰,
     聞名剎帝利,
     及具戒比丘。”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波斯匿王對他說: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大德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大德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二.人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當人們內心生起哪些東西,便會生起損害、苦惱、不安呢?”
  “大王,當人們內心生起三種東西,便會生起損害、苦惱、不安。這三種東西是什麼呢?
  “大王,當人們內心生起貪欲,便會生起損害、苦惱、不安。
  “大王,當人們內心生起瞋恚,便會生起損害、苦惱、不安。
  “大王,當人們內心生起愚癡,便會生起損害、苦惱、不安。
  “大王,當人們內心生起這三種東西,便會生起損害、苦惱、不安。
  “貪瞋癡三法,
     人之不善心,
     損害於自身,
     如竹枝結子。1”

三.國王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有沒有人可以有生而免於老死的呢?”
  “大王,沒有人可以免於老死。
  “大王,即使有很多財富、產業、金銀的富有剎帝利,他們也不能有生而免於老死。
  “大王,即使有很多財富、產業、金銀的富有婆羅門,他們也不能有生而免於老死。
  “大王,即使有很多財富、產業、金銀的富有居士,他們也不能有生而免於老死。
  “大王,即使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他們的身體也是散壞法、消逝法。
  “悅目御車漸變舊,
     此身漸老亦如是;
     笑n法中無衰老,
     於諸法中最勝妙。”

四.愛惜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在閒靜處時,內心這樣反思: ‘什麼是愛惜自己,什麼是傷害自己呢?’
  “大德,我這樣想: ‘做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的人就是一個傷害自己的人,即使他說要愛惜自己,其實都是在傷害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一個做出傷害行為的人就是在傷害自己,因此他是一個傷害自己的人。
  “ ‘做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的人就是一個愛惜自己的人,即使他說要傷害自己,其實都是在愛惜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一個做出愛惜行為的人就是在愛惜自己,因此他是一個愛惜自己的人。’ ”
  “大王,正是這樣,正是這樣。大王,做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的人……(佛陀重複波斯匿王的說話一次以表示認同)……因此他是一個愛惜自己的人。
  “若人愛於己,
     應離惡所縛;
     行惡為因緣,
     難以得福樂。
    
     一旦死魔至,
     便失卻人身,
     此時何所屬,
     何者攜於身,
     何者隨身去,
     如影隨於形?
    
     一生之所作,
     福德與惡行,
     此時之所屬,
     兩者攜於身,
     兩者隨身去,
     如影隨於形。
    
     是故應行善,
     為來生積福,
     眾生具福德,
     他世有護持。”
  
五.自護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在閒靜處時,內心這樣反思: ‘什麼是保護自己,什麼是不保護自己呢?’
  “大德,我這樣想: ‘做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的人就是一個不保護自己的人,即使他有象兵、馬兵、車兵或步兵也不能保護得到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只有外護而沒有內護,因此他是一個不能保護自己的人。
  “ ‘做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的人就是一個保護自己的人,即使他沒有象兵、馬兵、車兵或步兵也能保護得到自己。這是什麼原因呢?他雖然沒有外護但有內護,因此他是一個能夠保護自己的人。’ ”
  “大王,正是這樣,正是這樣。大王,做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的人……因此他是一個能夠保護自己的人。
  “善節制身行,
     善節制口行,
     善節制意行,
     善節制諸行;
     諸行善節制,
     是名自護者。”
  
六.很少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在閒靜處時,內心這樣反思: ‘世上的眾生在得到很多財產後,很少會不迷失、不放逸、不貪戀欲樂,很少會善待其他眾生的。
  “ ‘世上的眾生在得到很多財產後,大多數會迷失、放逸、貪戀欲樂,大多數會不善待其他眾生的。’ ”
  “大王,正是這樣,正是這樣。大王,世上的眾生在得到很多財產後……大多數會不善待其他眾生的。
  “欲染於財產,
     迷戀於欲樂,
     不覺此中險,
     如獸入陷阱;
     惡行結果時,
     苦報將隨至。”
  
七.裁決堂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在裁決堂主持裁決時,看見那些有很多財富、產業、金銀的富有剎帝利、婆羅門和居士因為貪欲的原因而故意說妄語。大德,當時我這樣想: ‘我已受夠了這個裁決堂!從現在起,我不主持裁決了,我委任賢士來主持裁決!’ ”
  “大王,那些有很多財富、產業、金銀的富有剎帝利、婆羅門和居士因為貪欲的原因而故意說妄語,將會為他們長期帶來損害和苦惱。
  “欲染於財產,
     迷戀於欲樂,
     不覺此中險,
     如魚入羅網;
     惡行結果時,
     苦報將隨至。”

八.末利王后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和末利王后一起在王宮的頂層遊玩。波斯匿王問末利王后: “末利,有沒有任何人,你是愛他多於愛自己的呢?”
  “大王,沒有任何人,我是愛他多於愛自己的。大王,那麼,有沒有任何人,你是愛他多於愛自己的呢?”
  “末利,我也是一樣,沒有任何人,我是愛他多於愛自己的。”
  於是,波斯匿王從王宮下來,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以上的事情告訴世尊。這時世尊有感而發,然後誦出這首偈頌:
  “各方遍求知心人,
     難求愛彼多於己;
     眾人皆愛其自身,
     故於他人莫惱害。”

九.祭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拘薩羅王波斯匿在舉行一場大祭祀,有五百隻公牛、五百隻小牛、五百隻小乳牛、五百隻綿羊、五百隻山羊要獻祭。波斯匿王的僕人、傭人、工人迫於無奈,只好哭泣、臉上帶著淚水地做祭祀的工作。
  這時候,在上午,一些比丘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舍衛城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以上的事情告訴世尊。這時世尊有感而發,然後誦出這首偈頌:
  “馬祭與人祭,
     酒祭擲木祭,
     不閉門戶祭,
     不帶來大果,
     當中要宰殺,
     無數牛與羊;
     正行大仙人,
     不往此祭祀。
    
     於祭祀之中,
     摒絕諸殺生,
     此等之祭祀,
     長利於族群,
     正行大仙人,
     唯往此祭祀。
    
     作此之祭祀,
     智者得大果,
     利益得增長,
     終不會退損,
     此是大祭祀,
     天神亦歡喜。”

十.收綁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有一大批犯人被拘薩羅王波斯匿收綁:一些人被繩索收綁,一些人被枷鎖收綁,一些人被鐵鍊收綁。
  這時候,在上午,一些比丘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舍衛城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以上的事情告訴世尊。這時世尊有感而發,然後誦出這首偈頌:
  “智者宣說諸結縛:
     鐵製木製藤草製,
     此等束縛未為緊;
     財寶首飾之貪染,
     妻子兒女之愛戀,
     亦重亦軟實難解。
     捨棄欲樂無愛戀,
     智者斷此而出家。”

     第一品完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