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02 天子相應 | 1 | 2 | 3 | 4 |

相應部.二.天子相應

蕭式球譯

一.迦葉天子之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黎明時分,有明亮外表的迦葉天子照亮了整個祇樹給孤獨園,跟著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站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我知世尊對比丘的講說和教誡。”
  “迦葉,既然這樣,請把你所知的說出來吧。”
  “修學善教說,
     行踐沙門法,
     獨住空閒處,
     內心得平息。”
  迦葉天子說了以上的話後,導師認可他的說話。迦葉天子知道導師認可自己的說話,於是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就在那媮籊S。

二.迦葉天子之二

  迦葉天子站在世尊跟前誦出這首偈頌:
  “比丘習禪心解脫,
     能得稱心之取證,
     深知世間生滅後,
     心無攀緣得善利。”

三.星天子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黎明時分,有明亮外表的星天子照亮了整個祇樹給孤獨園,跟著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站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誦出這首偈頌:
  “斷何得安睡?
     斷何無憂惱?
     獨毀何一法,
     瞿曇所稱許?”
  世尊說:
  “婆陀星天子,
     忿怒如毒根,
     亦如刀頭蜜,
     斷此得安睡,
     斷此無憂惱,
     毀此聖稱許。”

四.摩揭陀天子

  摩揭陀天子站在一邊,對世尊誦出這首偈頌:
  “光明有幾種,
     照亮於世間?
     我來問賢者,
     從何可得知?”
  世尊說:
  “世有四種光,
     無有第五種:
     日光白天照;
     月光晚間明;
     大火之光明,
     日夜俱明亮;
     等正覺之光,
     最高最優勝。”

五.達摩利天子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黎明時分,有明亮外表的達摩利天子照亮了整個祇樹給孤獨園,跟著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站在一邊,然後在世尊跟前誦出這首偈頌:
  “婆羅門應當,
     精勤不懈倦,
     清除諸貪欲,
     不貪求後有。”
  世尊說:
  “所作已完成,
     婆羅門無作。
     若然未度河,
     還需以手足,
     奮力向前划,
     若然已度河,
     站立於對岸,
     無需奮向前。
    
     達摩利天子,
     此喻以說明,
     婆羅門無作,
     彼深習禪定,
     修行得圓滿,
     漏盡生死盡,
     已到於彼岸,
     無需奮向前。”

六.迦摩陀天子

  迦摩陀天子站在一邊,對世尊誦出這首偈頌:
  “世尊,修行難,
     修行非常難!”
  世尊說:
  “即使修行難,
     離家之學人,
     立於戒與定,
     知足住樂中。”
  迦摩陀天子說:
  “世尊,知足難,
     供養物難得!”
  世尊說:
  “即使供養物,
     不容易取得,
     彼樂心平息,
     不論日與夜,
     學人之意念,
     只樂於修行。”
  迦摩陀天子說:
  “世尊,禪定難,
     內心入定難!”
  世尊說:
  “即使入定難,
     彼樂根止息,
     行踐於聖道,
     破除魔羅網。”
  迦摩陀天子說:
  “世尊,行踐難,
     多有不坦途!”
  世尊說:
  “即使行踐難,
     多有不坦途,
     彼行聖道中。
     外道不平坦,
     能使人跌墮;
     聖道乃坦途,
     於諸道途中,
     唯聖道坦途。”

七.槃闡陀天子

  槃闡陀天子站在世尊跟前誦出這首偈頌:
  “廣智者汝能,
     撥開五蓋障,
     離世牟尼尊,
     汝覺禪定法。”
  世尊說:
  “撥開五蓋者,
     若然取得念,
     善入於正定,
     能證笑n法。”

八.多耶那天子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黎明時分,前身是外道創立人、有明亮外表的多耶那天子照亮了整個祇樹給孤獨園,跟著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站在一邊,然後在世尊跟前誦出這首偈頌:
  “婆羅門斷貪,
     努力截愛流;
     牟尼若有貪,
     心不住一境。
    
     若還有所作,
     堅毅完成之。
     出家若鬆散,
     揚更多塵垢。
    
     不作惡為佳,
     日後不苦惱;
     作善行為佳,
     作後無悔疚。
    
     邪行沙門義,
     臨近於地獄;
     邪執吉祥草,
     傷手亦如是。
    
     鬆懈作修行,
     污染心發願,
     懷疑於梵行,
     不能得大果。”
  多耶那天子說了這首偈頌,便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就在那媮籊S。
  世尊在天明時把多耶那天子前來的事情及所說的偈頌一五一十地告訴比丘,然後再說: “比丘們,你們要學習多耶那的偈頌,掌握多耶那的偈頌,多耶那的偈頌能帶來利益,是梵行的基礎。”

九.月天子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月天子被羅O阿修羅王捉著,於是作佛隨念而誦出這首偈頌:
  “南無大雄佛,
     汝脫一切縛,
     今我遭厄困,
     請作我庇護!”
  於是,世尊因應月天子而對羅O阿修羅王誦出這首偈頌:
  “如來阿羅漢,
     月天子所皈,
     佛陀憫世間,
     羅O速放行!”
  羅O阿修羅王放了月天子後,連忙前往毗摩質多阿修羅王那堙A然後驚慌、毛骨悚然地站在一邊。毗摩質多阿修羅王對羅O阿修羅王誦出這首偈頌:
  “汝為何匆促?
     為何放天子?
     為何慌忙來,
     驚懼站一旁?”
  羅O阿修羅王說:
  “佛偈使我懼,
     若不放天子,
     性命實難安,
     如頭碎七份!”

十.日天子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日天子被羅O阿修羅王捉著,於是作佛隨念而誦出這首偈頌:
  “南無大雄佛,
     汝脫一切縛,
     今我遭厄困,
     請作我庇護!”
  於是,世尊因應日天子而對羅O阿修羅王誦出這首偈頌:
  “如來阿羅漢,
     日天子所皈,
     佛陀憫世間,
     羅O速放行!
    
     汝是黑暗者,
     盲冥之前行,
     汝但行空中,
     莫吞噬日光,
     彼是我弟子,
     羅O速放行!”
  羅O阿修羅王放了日天子後,連忙前往毗摩質多阿修羅王那堙A然後驚慌、毛骨悚然地站在一邊。毗摩質多阿修羅王對羅O阿修羅王誦出這首偈頌:
  “汝為何匆促?
     為何放天子?
     為何慌忙來,
     驚懼站一旁?”
  羅O阿修羅王說:
  “佛偈使我懼,
     若不放天子,
     性命實難安,
     如頭碎七份!”
  
  第一品完

| 1 | 2 | 3 | 4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