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44 不解說相應 | 1 | 2 | 3 |

相應部.四十四.不解說相應
蕭式球譯

一.翅摩長老尼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翅摩比丘尼在拘薩羅遊行說法,停留在舍衛城和沙伽陀之間的杜羅衛。拘薩羅王波斯匿由沙伽陀返回舍衛城,途中在杜羅衛停留一晚。
  這時候,波斯匿王對一個下人說: “來吧,你在杜羅衛找一些知名的沙門或婆羅門,好讓我今天去拜訪他。”
  那個下人回答波斯匿王: “大王,是的。” 他找遍整個杜羅衛也不見有可讓波斯匿王拜訪的沙門或婆羅門,之後他看見停留在杜羅衛的翅摩比丘尼。
  那個下人回到波斯匿王那堙A然後對他說: “大王,在杜羅衛沒有可讓大王拜訪的沙門或婆羅門,但有一位名叫翅摩的比丘尼,她是世尊.阿羅漢.等正覺的弟子,這位女士的好名聲遠播,是一位智者、成熟、有智慧、多聞、善於解說、善於議論的人。請大王去拜訪她。”
  於是,波斯匿王前往翅摩比丘尼那堙A對翅摩比丘尼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她說: “賢姊,如來死後還存在嗎?”
  “大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
  “賢姊,如來死後不存在嗎?” 
  “大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義理。”
  “賢姊,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嗎?”
  “大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義理。”
  “賢姊,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嗎?”
  “大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義理。”
  “賢姊,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還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
  “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不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義理?
  “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義理?
  “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義理?
  “賢姊,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世尊不解說這些義理呢?”
  “大王,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大王,你有沒有算師、會計師或計量師能夠算出有多少百、多少千、多少百千恆河沙呢?”
  “賢姊,沒有。”
  “大王,你有沒有算師、會計師或計量師能夠量出有多少百、多少千、多少百千斗海水呢?”
  “賢姊,沒有。賢姊,這是什麼原因呢,大海深奧、難衡量、難看透。”
  “大王,同樣地,通過色,人們便能認知得到如來,但如來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這個色。大王,如來從色的計量之中解脫出來,這境界如大海那樣,深奧、難衡量、難看透。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通過受……
  “通過想……
  “通過行……
  “通過識,人們便能認知得到如來,但如來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這個識。大王,如來從識的計量之中解脫出來,這境界如大海那樣,深奧、難衡量、難看透。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波斯匿王對翅摩比丘尼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對翅摩比丘尼作禮,右繞翅摩比丘尼,然後離去。
  過了一段時間,波斯匿王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如來死後還存在嗎?”
  “大王,我不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
  “大德,如來死後不存在嗎?”
  ……(跟翅摩比丘尼的對話相同)……
  “通過識,人們便能認知得到如來,但如來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這個識。大王,如來從識的計量之中解脫出來,這境界如大海那樣,深奧、難衡量、難看透。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樣說是不合適的。”
  “大德,真是罕見,真是少有!在最高的句義上,導師解說的文句義理跟弟子解說的文句義理走在一起、連在一起,沒有分歧!
  “大德,有一次,我前往翅摩比丘尼那堸摀o個義理,那位賢姊對我說的文句義理就正如世尊所說的那樣。
  “大德,真是罕見,真是少有!在最高的句義上,導師解說的文句義理跟弟子解說的文句義理走在一起、連在一起,沒有分歧!
  “大德,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告辭了。”
  “大王,如果你認為是時候的話,請便。”
  波斯匿王對世尊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離去。

二.阿那羅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毗舍離大林的尖頂講堂。
  阿那羅陀尊者住在世尊附近一個森林的小屋。
  這時候,一些外道遊方者前往阿那羅陀尊者那堙A和阿那羅陀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阿那羅陀尊者說: “阿那羅陀賢友,如來是一位最高的人、究極的人,取得究極的果證,在以下四種境界之中,他宣稱的是哪一種呢:如來死後還存在,如來死後不存在,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賢友們,如來是一位最高的人、究極的人,取得究極的果證,他宣稱的有異於以下四種境界:如來死後還存在,如來死後不存在,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阿那羅陀尊者說了這番話後,外道遊方者對他說: “你不是一個新出家的比丘,就是一個愚癡、不成熟的長老。” 外道遊方者以 “新人之說” 、 “愚人之說” 來貶斥阿那羅陀尊者,然後起座離去。
  外道遊方者離去不久,阿那羅陀尊者心想: “如果外道遊方者進一步發問,我應怎樣解說才能表達世尊的說話呢?怎樣解說才不會變成誹謗世尊呢?怎樣解說才是跟隨法義的解說,不會受到同門的責難呢?”
  於是,阿那羅陀尊者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以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世尊。
  世尊對阿那羅陀尊者說: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色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色,視為 ‘我擁有色’ 、 ‘我是色’ 、 ‘色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受……
  ……想……
  ……行……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識,視為 ‘我擁有識’ 、 ‘我是識’ 、 ‘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阿那羅陀,因此,對於各種色,不論是過去的、未來的、現在的、內在的、外在的、粗大的、細微的、低等的、高等的、遠處的、近處的色,都應以正慧如實視之為沒有 ‘我擁有色’ 、 ‘我是色’ 、 ‘色是一個實我’ 這回事。
  “對於各種受……
  “對於各種想……
  “對於各種行……
  “對於各種識,不論是過去的、未來的、現在的、內在的、外在的、粗大的、細微的、低等的、高等的、遠處的、近處的識,都應以正慧如實視之為沒有 ‘我擁有識’ 、 ‘我是識’ 、 ‘識是一個實我’ 這回事。
  “阿那羅陀,一位多聞法義的聖弟子這樣觀察的話,會對色厭離、對受厭離、對想厭離、對行厭離、對識厭離,因為厭離而有無欲,因無欲而有解脫,在得到解脫時會帶來一種解脫智,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你會視色、受、想、行、識是如來嗎?”
  “大德,不會。”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你會視如來在色、受、想、行、識之中嗎?”
  “大德,不會。”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你會視如來在色、受、想、行、識之外嗎?”
  “大德,不會。”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你會視如來就是色、受、想、行、識嗎?”
  “大德,不會。”
  “阿那羅陀,你認為怎樣,你會視如來沒有色、受、想、行、識嗎?”
  “大德,不會。”
  “阿那羅陀,由此可知,從真諦、真實的層面來看,在現生之中如來是不可得的,如果你解說四種境界──如來死後還存在,如來死後不存在,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是合適的嗎?”
  “大德,是不合適的。”
  “阿那羅陀,十分好,十分好!阿那羅陀,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只是宣說苦和苦的息滅。”

三.舍利弗與拘絺羅之一

  有一次,舍利弗尊者和大拘絺羅尊者住在波羅奈的仙人住處鹿野苑。
  這時候,大拘絺羅尊者在黃昏離開靜處前往舍利弗尊者那堙A和舍利弗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舍利弗尊者說:
  “舍利弗賢友,如來死後還存在嗎?”
  “賢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
  “舍利弗賢友,如來死後不存在嗎?” 
  “賢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義理。”
  “舍利弗賢友,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嗎?”
  “賢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義理。”
  “舍利弗賢友,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嗎?”
  “賢友,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義理。”
  “舍利弗賢友,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還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
  “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不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義理?
  “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義理?
  “為什麼當被問到是否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時,你說世尊不解說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義理?
  “舍利弗賢友,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世尊不解說這些義理呢?”
  “賢友,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是色的去處,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義理是色的去處,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義理是色的去處,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義理是色的去處。
  “……受的去處……
  “……想的去處……
  “……行的去處……
  “賢友, ‘如來死後還存在’ 這種義理是識的去處, ‘如來死後不存在’ 這種義理是識的去處, ‘如來死後既存在也不存在’ 這種義理是識的去處, ‘如來死後既不存在也不是不存在’ 這種義理是識的去處。
  “賢友,就是這些原因和條件,世尊不解說這些義理。”

四.舍利弗與拘絺羅之二

  有一次,舍利弗尊者和大拘絺羅尊者住在波羅奈的仙人住處鹿野苑。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