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42 首長相應 | 1 | 2 | 3 | 4 |

相應部.四十二.首長相應

蕭式球譯

四十二.首長相應

一.兇惡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兇惡首長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人被算作兇惡的人;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人被算作柔和的人呢?”
  “首長,一些不斷除貪欲的人,不斷除貪欲的人會對他人發怒,受他人刺激時會展示出憤怒,他可被算作一個兇惡的人;一些不斷除瞋恚的人,不斷除瞋恚的人會對他人發怒,受他人刺激時會展示出憤怒,他可被算作一個兇惡的人;一些不斷除愚癡的人,不斷除愚癡的人會對他人發怒,受他人刺激時會展示出憤怒,他可被算作一個兇惡的人。
  “首長,就是這些原因和條件,使一些人被算作兇惡的人。
  “首長,一些斷除貪欲的人,斷除貪欲的人不會對他人發怒,受他人刺激時不會展示出憤怒,他可被算作一個柔和的人;一些斷除瞋恚的人,斷除瞋恚的人不會對他人發怒,受他人刺激時不會展示出憤怒,他可被算作一個柔和的人;一些斷除愚癡的人,斷除愚癡的人不會對他人發怒,受他人刺激時不會展示出憤怒,他可被算作一個柔和的人。
  “首長,就是這些原因和條件,使一些人被算作柔和的人。”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兇惡首長對他說: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二.多羅普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多羅普演藝首長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在那些祖師輩的演員交談時聽過: ‘一個演員在舞台上與集會中以真實或虛構的情節來逗眾人發笑、令眾人開心,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發笑天之中。’ 世尊對這種說話怎麼說呢?”
  “首長,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多羅普演藝首長第二次對世尊說……
  “首長,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多羅普演藝首長第三次對世尊說……
  “首長,既然我說不要問這些事情你還是堅持要問,那麼我便為你解說吧。首長,演員在舞台上與集會中表演一些貪欲的情節,會為那些之前沒有清除貪欲、受貪欲束縛的眾生帶來更多貪欲;演員在舞台上與集會中表演一些瞋恚的情節,會為那些之前沒有清除瞋恚、受瞋恚束縛的眾生帶來更多瞋恚;演員在舞台上與集會中表演一些愚癡的情節,會為那些之前沒有清除愚癡、受愚癡束縛的眾生帶來更多愚癡。
  “他自己迷醉、放逸,也使他人迷醉、放逸,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一個稱為發笑地獄的地方。如果他心持這種見解: ‘一個演員在舞台上與集會中以真實或虛構的情節來逗眾人發笑、令眾人開心,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發笑天之中。’ 這種見解是一種邪見。首長,我說,邪見的人會在兩趣之一投生:地獄或畜生。”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多羅普演藝首長痛哭流淚。
  “首長,我已對你說過,不要問這些事情了。”
  “大德,我不是因世尊的說話而痛哭,而是因之前長期受祖師輩演員的瞞騙、欺騙、矇騙而痛哭。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我能在世尊的座下出家,願我能受具足戒。”
  多羅普演藝首長在世尊座下出家,受具足戒。受具足戒不久,多羅普尊者獨處、遠離、不放逸、勤奮、專心一意,不久便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義理,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在家庭生活的人,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就是為了在現生之中完滿梵行,達成這個無上的目標。他自己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多羅普尊者成為另一位阿羅漢。

三.軍人

  這時候,有一個軍人首長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在那些祖師輩的軍人交談時聽過: ‘一個軍人在戰場上奮勇精進,若奮勇精進時被敵人殺害陣亡,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降伏天之中。’ 世尊對這種說話怎麼說呢?”
  “首長,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軍人首長第二次對世尊說……
  “首長,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軍人首長第三次對世尊說……
  “首長,既然我說不要問這些事情你還是堅持要問,那麼我便為你解說吧。首長,軍人在戰場上奮勇精進,他內心常想殺害、屠殺、斬殺、摧毀眾生,常想眾生不存在,這是一種低劣、惡趣、趨向錯誤方向的心境。若奮勇精進時被敵人殺害陣亡,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一個稱為降伏地獄的地方。如果他心持這種見解: ‘一個軍人在戰場上奮勇精進,若奮勇精進時被敵人殺害陣亡,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降伏天之中。’ 這種見解是一種邪見。首長,我說,邪見的人會在兩趣之一投生:地獄或畜生。”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軍人首長痛哭流淚。
  “首長,我已對你說過,不要問這些事情了。”
  “大德,我不是因世尊的說話而痛哭,而是因之前長期受祖師輩軍人的瞞騙、欺騙、矇騙而痛哭。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四.象兵

  ……(除了 “軍人” 改作 “象兵” 之外,其餘部份跟第三經相同)……

五.馬兵

  ……(除了 “軍人” 改作 “馬兵” 之外,其餘部份跟第三經相同)……

六.西域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爛陀的波婆迦芒果園。
  這時候,刀師子首長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在西域的婆羅門拿著水瓶、戴著花環、在水中浸浴、做火供儀式,令亡者超昇,令亡者得到指引,令亡者生天。大德,世尊.阿羅漢.等正覺若能這樣做,便可令所有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了。”
  “首長,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首長,你認為怎樣,一個人如果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有一大群人聚集一起,然後為他祈願、稱頌、合掌繞行,心想: ‘願這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首長,你認為怎樣,那人會否因為有大群人為他祈願、稱頌或合掌繞行而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呢?”
  “大德,不會。”
  “首長,就正如有人把一塊大石掉進深水池,有一大群人聚集一起,然後為大石祈願、稱頌、合掌繞行,心想: ‘大石,浮出來吧。大石,昇上來吧。大石,昇到地上吧。’ 首長,你認為怎樣,那塊大石會否因為有大群人為它祈願、稱頌或合掌繞行而浮出來、昇上來、昇到地上呢?”
  “大德,不會。”
  “首長,同樣地,任何人如果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即使有一大群人聚集一起,然後為他祈願、稱頌、合掌繞行,心想: ‘願這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他在身壞命終之後都只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首長,你認為怎樣,一個人如果遠離殺生、遠離偷盜、遠離邪淫、遠離妄語、遠離兩舌、遠離惡口、遠離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有一大群人聚集一起,然後為他祈願、稱頌、合掌繞行,心想: ‘願這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首長,你認為怎樣,那人會否因為有大群人為他祈願、稱頌或合掌繞行而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呢?”
  “大德,不會。”
  “首長,就正如有人拿著酥油瓶走進深水池媯M後把它打破,瓶的碎片會下沉,酥油會上浮,有一大群人聚集一起,然後為酥油祈願、稱頌、合掌繞行,心想: ‘酥油,下沉吧。酥油,沉下去吧。酥油,沉到水底去吧。’ 首長,你認為怎樣,那些酥油會否因為有大群人為它祈願、稱頌或合掌繞行而下沉、沉下去、沉到水底呢?”
  “大德,不會。”
  “首長,同樣地,任何人如果遠離殺生、遠離偷盜、遠離邪淫、遠離妄語、遠離兩舌、遠離惡口、遠離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即使有一大群人聚集一起,然後為他祈願、稱頌、合掌繞行,心想: ‘願這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他在身壞命終之後都只會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刀師子首長對他說: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七.說法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爛陀的波婆迦芒果園。
  這時候,刀師子首長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世尊是否時常都悲憫所有眾生的呢?”
  “首長,是的,如來時常都悲憫所有眾生。”
  “大德,那為什麼世尊對一些人用心說法,但對一些人又不用心說法呢?”
  “首長,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首長,你認為怎樣,假如農夫居士有三幅田:肥沃的田,中等的田,低劣、多沙石、鹽分高、土質差的田。首長,你認為怎樣,農夫居士欲想播種時,三幅田播種的先後次序會怎麼樣呢?”
  “大德,農夫居士欲想播種時,會先播在肥沃的田,然後播在中等的田,至於低劣、多沙石、鹽分高、土質差的田則可播可不播,這是什麼原因呢?用那些種子來作飼料可能還要好。”
  “首長,肥沃的田好比我的比丘、比丘尼,我會為他們宣說開首、中間、結尾都善美,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的法義,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以我為島嶼、以我為庇護、以我為安身之處、以我為皈依處。
  “首長,中等的田好比我的優婆塞、優婆夷,我也會為他們宣說開首、中間、結尾都善美,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的法義,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以我為島嶼、以我為庇護、以我為安身之處、以我為皈依處。
  “首長,低劣、多沙石、鹽分高、土質差的田好比外道的沙門、婆羅門、遊方者,我也會為他們宣說開首、中間、結尾都善美,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的法義,這是什麼原因呢?如果他們明白少許文句,便會為他們長期帶來利益和快樂。
  “首長,又假如一個人有三個水缸:沒穿、沒滲漏的水缸,沒穿、有滲漏的水缸,有穿、有滲漏的水缸。首長,你認為怎樣,那人欲想儲水時,三個水缸倒水的先後次序會怎麼樣呢?”
  “大德,那人欲想儲水時,會先將水倒進沒穿、沒滲漏的水缸,然後倒進沒穿、有滲漏的水缸,至於有穿、有滲漏的水缸則可倒可不倒,這是什麼原因呢?用那些水來洗東西可能還要好。”
  “首長,沒穿、沒滲漏的水缸好比我的比丘、比丘尼,我會為他們宣說開首、中間、結尾都善美,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的法義,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以我為島嶼、以我為庇護、以我為安身之處、以我為皈依處。
  “首長,沒穿、有滲漏的水缸好比我的優婆塞、優婆夷,我也會為他們宣說開首、中間、結尾都善美,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的法義,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以我為島嶼、以我為庇護、以我為安身之處、以我為皈依處。
  “首長,有穿、有滲漏的水缸好比外道的沙門、婆羅門、遊方者,我也會為他們宣說開首、中間、結尾都善美,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的法義,這是什麼原因呢?如果他們明白少許文句,便會為他們長期帶來利益和快樂。”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刀師子首長對他說: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八.號角

  這是我所聽見的:
| 1 | 2 | 3 | 4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