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35-4 六處相應 | 1 | 2 | 3 | 4 | 5 |

相應部.三十五.六處相應
蕭式球譯

一八七.河流之一

  “比丘們,不聽聞法義的凡夫說 ‘河流,河流’ ,在聖者的律之中,那不是河流,那只是很多水積聚在一起,很多水急速流動而已。
  “比丘們,眼是人的河流,色使它波濤洶湧。比丘們,在眼這條大河流之中有波浪、有旋渦,會溺斃人、會傷害人。一個征服色的人,可稱為一位親自渡過眼這條大河流的人,他是一位站穩在彼岸的婆羅門。
  “比丘們,耳……聲……
  “比丘們,鼻……香……
  “比丘們,舌……味……
  “比丘們,身……觸……
  “比丘們,意是人的河流,法使它波濤洶湧。比丘們,在意這條大河流之中有波浪、有旋渦,會溺斃人、會傷害人。一個征服法的人,可稱為一位親自渡過意這條大河流的人,他是一位站穩在彼岸的婆羅門。”
  世尊.善逝.導師說了以上的話後,進一步再說:
  “此流溺人傷害人,
     波濤洶湧甚難渡,
     具深智慧梵行者,
     盡世間邊到彼岸。”

一八八.河流之二

  “比丘們,不聽聞法義的凡夫說 ‘河流,河流’ ,在聖者的律之中,那不是河流,那只是很多水積聚在一起,很多水急速流動而已。
  “比丘們,當眼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色時,在聖者的律之中,這才稱為河流。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大部分眾生在當中沉溺,就像一個打結的繩球、一個鳥巢、一堆纏繞的蘆葦草那樣在世間糾纏不清,因此不能超脫輪迴,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比丘們,當耳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聲……
  “比丘們,當鼻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香……
  “比丘們,當舌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味……
  “比丘們,當身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觸……
  “比丘們,當意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法時,在聖者的律之中,這才稱為河流。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之中,大部分眾生在當中沉溺,就像一個打結的繩球、一個鳥巢、一堆纏繞的蘆葦草那樣在世間糾纏不清,因此不能超脫輪迴,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此流溺人傷害人,
     波濤洶湧甚難渡,
     清除貪瞋與無明,
     此人能越難渡流:
    
     遠離死神沒有依,
     斷除眾苦無後有,
     止息生死難衡量,
     死神不知其去處。”

一八九.漁夫

  “比丘們,就正如漁夫在深水湖中放下有肉的魚鈎,有些尋找肉食的魚會吞下它,吞下魚鈎的魚會遇上不幸,遇上災禍,被漁夫任意擺佈。
  “比丘們,同樣地,世間上有六個使眾生遇上不幸、摧毀眾生的鈎,這六個鈎是什麼呢?
  “比丘們,當眼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色時,如果一個比丘對此有喜貪、喜愛、持續的愛著的話,這稱為吞下魔鈎的比丘。他會遇上不幸,遇上災禍,被邪惡者任意擺佈。
  “比丘們,當耳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聲……
  “比丘們,當鼻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香……
  “比丘們,當舌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味……
  “比丘們,當身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觸……
  “比丘們,當意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法時,如果一個比丘對此有喜貪、喜愛、持續的愛著的話,這稱為吞下魔鈎的比丘。他會遇上不幸,遇上災禍,被邪惡者任意擺佈。
  “比丘們,當眼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色時,如果一位比丘對此沒有喜貪、喜愛,持續沒有愛著的話,這稱為不吞魔鈎的比丘,粉碎魔鈎的比丘,徹底粉碎魔鈎的比丘。他不會遇上不幸、不會遇上災禍,不會被邪惡者任意擺佈。
  “比丘們,當耳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聲……
  “比丘們,當鼻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香……
  “比丘們,當舌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味……
  “比丘們,當身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觸……
  “比丘們,當意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法時,如果一位比丘對此沒有喜貪、喜愛,持續沒有愛著的話,這稱為不吞魔鈎的比丘,粉碎魔鈎的比丘,徹底粉碎魔鈎的比丘。他不會遇上不幸、不會遇上災禍,不會被邪惡者任意擺佈。”

一九零.樹液
 
  “比丘們,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個比丘或比丘尼眼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輕微的色,內心都會受到擺佈,更遑論影響程度大的色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個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耳識別聲……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鼻識別香……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舌識別味……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身識別觸……
  “比丘們,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個比丘或比丘尼意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輕微的法,內心都會受到擺佈,更遑論影響程度大的法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個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
  “比丘們,就正如一個人用利斧不斷斬幼小的菩提樹、榕樹、糙葉榕或叢生榕,是否會有樹液流出來呢?”
  “大德,是的。”
  “這是什麼原因呢?”
  “大德,因為這些樹有樹液。”
  “比丘們,同樣地,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個比丘或比丘尼眼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輕微的色,內心都會受到擺佈,更遑論影響程度大的色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個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耳識別聲……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鼻識別香……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舌識別味……
  ……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身識別觸……
  “比丘們,當一個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個比丘或比丘尼意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輕微的法,內心都會受到擺佈,更遑論影響程度大的法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個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有貪欲、瞋恚、愚癡,不捨棄貪欲、瞋恚、愚癡。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位比丘或比丘尼眼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程度大的色,內心都不受擺佈,更遑論影響輕微的色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位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耳識別聲……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鼻識別香……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舌識別味……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身識別觸……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位比丘或比丘尼意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程度大的法,內心都不受擺佈,更遑論影響輕微的法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位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
  “比丘們,就正如一個人用利斧不斷斬乾身、樹齡老的菩提樹、榕樹、糙葉榕或叢生榕,是否會有樹液流出來呢?”
  “大德,不會。”
  “這是什麼原因呢?”
  “大德,因為這些樹沒有樹液。”
  “比丘們,同樣地,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位比丘或比丘尼眼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程度大的色,內心都不受擺佈,更遑論影響輕微的色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位比丘或比丘尼在眼識別色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耳識別聲……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鼻識別香……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舌識別味……
  ……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身識別觸……
  “比丘們,當一位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這時這位比丘或比丘尼意識別、專意到即使一些影響程度大的法,內心都不受擺佈,更遑論影響輕微的法了。這是什麼原因呢?
  “比丘們,因為這位比丘或比丘尼在意識別法時沒有貪欲、瞋恚、愚癡,捨棄了貪欲、瞋恚、愚癡。”

一九一.拘絺羅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舍利弗尊者和大拘絺羅尊者住在波羅奈的仙人住處鹿野苑。
  這時候,大拘絺羅尊者在黃昏離開靜處前往舍利弗尊者那堙A和舍利弗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舍利弗尊者說: “舍利弗賢友,究竟是眼繫縛著色還是色繫縛著眼,耳繫縛著聲還是聲繫縛著耳,鼻繫縛著香還是香繫縛著鼻,舌繫縛著味還是味繫縛著舌,身繫縛著觸還是觸繫縛著身,意繫縛著法還是法繫縛著意呢?”
  “拘絺羅賢友,不是眼繫縛著色也不是色繫縛著眼,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耳繫縛著聲也不是聲繫縛著耳,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鼻繫縛著香也不是香繫縛著鼻,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舌繫縛著味也不是味繫縛著舌,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身繫縛著觸也不是觸繫縛著身,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意繫縛著法也不是法繫縛著意,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
  “賢友,就正如一頭黑牛和一頭白牛被一個牛軛套在一起,如果人們說 ‘是黑牛繫縛著白牛’ 或 ‘是白牛繋縛著黑牛’ ,這是否正確的解說呢?”
  “賢友,不是。賢友,不是黑牛繫縛著白牛也不是白牛繫縛著黑牛,在這埵酗軛,這堳K會有束縛。”
  “賢友,同樣地,不是眼繫縛著色也不是色繫縛著眼,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耳繫縛著聲也不是聲繫縛著耳,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鼻繫縛著香也不是香繫縛著鼻,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舌繫縛著味也不是味繫縛著舌,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身繫縛著觸也不是觸繫縛著身,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不是意繫縛著法也不是法繫縛著意,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
  “賢友,如果是眼繫縛著色或是色繫縛著眼的話,便不會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也不會有體證把苦徹底盡除這回事。賢友,因為不是眼繫縛著色也不是色繫縛著眼,而是對這兩者生起貪染,以此為條件便會有束縛,所以這便會有生活在梵行之中這回事,也會有體證把苦徹底盡除這回事。
  “賢友,如果是耳繫縛著聲……
  “賢友,如果是鼻繫縛著香……
  “賢友,如果是舌繫縛著味……
  “賢友,如果是身繫縛著觸……
| 1 | 2 | 3 | 4 | 5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