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35-3 六處相應 | 1 | 2 | 3 | 4 | 5 | 6 |

相應部.三十五.六處相應
蕭式球譯

一二四.毗舍離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毗舍離大林的尖頂講堂。
  這時候,毗舍離人優伽居士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不能當下入滅,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能當下入滅呢?”
  ……(除了 “因陀羅” 改作 “居士”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一八經相同)……

一二五.跋祇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跋祇的象村。
  這時候,象村的村民優伽多居士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不能當下入滅,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能當下入滅呢?”
  ……(除了 “因陀羅” 改作 “居士”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一八經相同)……

一二六.那爛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爛陀的波婆迦芒果園。
  這時候,優波離居士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不能當下入滅,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能當下入滅呢?”
  ……(除了 “因陀羅” 改作 “居士”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一八經相同)……

一二七.婆羅墮闍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賓頭盧.婆羅墮闍尊者住在拘睒彌的瞿尸陀園。
  這時候,優填王前往賓頭盧.婆羅墮闍尊者那堙A和他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他說: “婆羅墮闍賢者,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呢?”
  “大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他說: ‘比丘們,來吧,以看待母親的心來看待母親年紀的女士,以看待姊妹的心來看待姊妹年紀的女士,以看待女兒的心來看待女兒年紀的女士吧。’ 大王,就是這些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
  “婆羅墮闍賢者,心是充滿欲求的,有些時候,對母親年紀的女士會生起貪欲法,對姊妹年紀的女士會生起貪欲法,對女兒年紀的女士會生起貪欲法。婆羅墮闍賢者,在這情形下,有沒有另一些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呢?”
  “大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他說: ‘比丘們,來吧,從頭頂至腳底審視這個身體,在皮膚之內包裹著各種不淨的東西。在這個身體埵鹿Y髮、毛、指甲、牙齒、皮膚、肌肉、腱、骨、骨髓、腎、心、肝、肺、脾、橫隔膜、大腸、小腸、胃、糞便、膽汁、痰、膿、血、汗、膏、眼淚、脂肪、口水、鼻涕、黏液、尿。’ 大王,就是這些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
  “婆羅墮闍賢者,對於那些修身、修戒、修心、修慧的比丘來說,要做到不沉溺男女欲是容易的,但對於那些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不修慧的比丘來說,要做到不沉溺男女欲是很難的。婆羅墮闍賢者,有些時候,即使做不淨的思維作意也會轉變成誘人的思維作意中去。婆羅墮闍賢者,在這情形下,有沒有另一些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呢?”
  “大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他說: ‘比丘們,來吧,你們要守護根門,在眼看到色之後,不執取形,不執取相。你們要知道,如果不約束眼根的話,貪著、苦惱這些惡不善法便會漏入內心,因此你們要約束眼根,守護眼根,修習眼根律儀。在耳聽到聲……在鼻嗅到香……在舌嚐到味……在身感到觸……在意想到法之後,不執取形,不執取相。你們要知道,如果不約束意根的話,貪著、苦惱這些惡不善法便會漏入內心,因此你們要約束意根,守護意根,修習意根律儀。’ 大王,就是這些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
  “婆羅墮闍賢者,十分稀有!婆羅墮闍賢者,十分難得!婆羅墮闍賢者,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善說這些原因和條件,使那些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早期的比丘能不沉溺男女欲,終其壽命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
  “婆羅墮闍賢者,我也是一樣,有些時候,我不守護身、不守護口、不守護心、沒有念、不約束根門地進入後宮,那時我完全被貪欲法征服。有些時候,我守護身、守護口、守護心、保持念、約束根門地進入後宮,那時我不被貪欲法征服。
  “婆羅墮闍賢者,妙極了!婆羅墮闍賢者,妙極了!婆羅墮闍賢者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婆羅墮闍賢者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一二八.須那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須那.居士子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不能當下入滅,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能當下入滅呢?”
  ……(除了 “因陀羅” 改作 “須那”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一八經相同)……

一二九.瞿尸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難尊者住在拘睒彌的瞿尸陀園。
  這時候,瞿尸陀居士前往阿難尊者那堙A和阿難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阿難尊者說: “阿難大德,人們說 ‘各種不同的界,各種不同的界’ 。世尊說 ‘各種不同的界’ 所包含的內容是什麼呢?”
  “居士,有眼界、使人歡喜的色、眼識,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有眼界、使人不歡喜的色、眼識,以苦觸為緣而會生起苦受;有眼界、使人生捨的色、眼識,以不苦不樂觸為緣而會生起不苦不樂受。
  “居士,有耳界、使人歡喜的聲、耳識,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
  “居士,有鼻界、使人歡喜的香、鼻識,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
  “居士,有舌界、使人歡喜的味、舌識,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
  “居士,有身界、使人歡喜的觸、身識,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
  “居士,有意界、使人歡喜的法、意識,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有意界、使人不歡喜的法、意識,以苦觸為緣而會生起苦受;有意界、使人生捨的法、意識,以不苦不樂觸為緣而會生起不苦不樂受。
  “居士,這就是世尊說 ‘各種不同的界’ 所包含的內容了。”

一三零.訶梨提迦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大迦旃延尊者住在阿槃提拘羅羅鎮的山崖。
  這時候,訶梨提迦居士前往大迦旃延尊者那堙A對大迦旃延尊者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大迦旃延尊者說: “大德,世尊說: ‘以各種不同的界為緣,會生起各種不同的觸;以各種不同的觸為緣,會生起各種不同的受。’ 大德,什麼是 ‘以各種不同的界為緣,會生起各種不同的觸;以各種不同的觸為緣,會生起各種不同的受’ 呢?”
  “居士,一位比丘在眼看到使人歡喜的色之後,他的眼識識別到這些會帶來樂受的東西;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在眼看到使人不歡喜的色之後,他的眼識識別到這些會帶來苦受的東西;以苦觸為緣而會生起苦受。在眼看到使人生捨的色之後,他的眼識識別到這些會帶來不苦不樂受的東西;以不苦不樂觸為緣而會生起不苦不樂受。
  “居士,再者,一位比丘在耳聽到使人歡喜的聲……
  “居士,再者,一位比丘在鼻嗅到使人歡喜的香……
  “居士,再者,一位比丘在舌嚐到使人歡喜的味……
  “居士,再者,一位比丘在身感到使人歡喜的觸……
  “居士,再者,一位比丘在意想到使人歡喜的法之後,他的意識識別到這些會帶來樂受的東西;以樂觸為緣而會生起樂受。在意想到使人不歡喜的法之後,他的意識識別到這些會帶來苦受的東西;以苦觸為緣而會生起苦受。在意想到使人生捨的法之後,他的意識識別到這些會帶來不苦不樂受的東西;以不苦不樂觸為緣而會生起不苦不樂受。
  “居士,這就是 ‘以各種不同的界為緣,會生起各種不同的觸;以各種不同的觸為緣,會生起各種不同的受’ 了。”

一三一.那拘邏父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婆伽的鱷魚山,畢沙迦邏園的鹿野苑。
  這時候,那拘邏父居士前往世尊那堙A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不能當下入滅,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一些眾生能當下入滅呢?”
  ……(除了 “因陀羅” 改作 “居士” 之外,其餘部份跟一一八經相同)……

一三二.盧希蹉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大迦旃延尊者住在阿槃提目迦羅森林的小屋。
  這時候,盧希蹉婆羅門有一些年青婆羅門弟子前往森林收集柴枝,他們去到大迦旃延尊者的小屋那堳寣A圍繞著小屋走來走去,到處搗亂,發出嘈吵的聲音,他們高聲說: “這些禿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受低種姓的人照料、恭敬、尊重、供養、尊崇。”
  於是,大迦旃延尊者從住處走出來,然後對那些年青婆羅門說: “年青婆羅門們,不要嘈吵,我要對你們說法。”
  大迦旃延尊者說了這番話後,那些年青婆羅門保持沉默。
  大迦旃延尊者以偈頌對那些年青婆羅門說:
  “古婆羅門昔所行,
     戒行至高至究極,
     保護根門善守持,
     各種忿怒均降服;
     古婆羅門昔所行,
     樂於善法喜禪修。
    
     今離正道空誦經,
     自認高貴行不正,
     常攻擊人心忿怒,
     不論強弱俱惱害。
    
     根門不護欲得福,
     如睡夢中得財寶,
     空躺地上無飲食。
     今婆羅門此模樣:
     清晨沐浴誦吠陀,
     塗苦行灰扎髮髻,
     穿苦行衣修苦行,
     持咒發願拿曲杖,
     以水灑淨做儀式,
     以此欲求諸得著。
    
     若然內心善止息,
     心中潔淨無污垢,
     所有眾生不妨害,
     此人能得梵天道。”

        那些年青婆羅門惱怒、不高興,他們回去盧希蹉婆羅門那堙A然後對他說: “賢者,你要知道,大迦旃延沙門廢除、輕蔑婆羅門的咒頌!”
  那些年青婆羅門說了這番話後,盧希蹉婆羅門惱怒、不高興,心想: “我單憑聽了那些年青婆羅門的說話便責罵、斥罵大迦旃延沙門是不當的。讓我前往他那堸搘L吧。”
  於是,盧希蹉婆羅門與那些年青婆羅門一起前往大迦旃延尊者那堙A去到後,和大迦旃延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大迦旃延尊者說: “迦旃延賢者,我那些年青婆羅門弟子有到來這埵炮乾膋K嗎?”
  “婆羅門,你那些年青婆羅門弟子有到來這埵炮乾膋K。”
  “迦旃延賢者,你有沒有跟那些年青婆羅門一起交談呢?”
  “婆羅門,我有跟那些年青婆羅門一起交談。”
  “迦旃延賢者,你跟那些年青婆羅門一起交談時,說了些什麼呢?”
  “婆羅門,我跟那些年青婆羅門一起交談時,說:
  “ ‘古婆羅門昔所行,
   戒行至高至究極,
   保護根門善守持,
   各種忿怒均降服;
   古婆羅門昔所行,
   樂於善法喜禪修。
   
   今離正道空誦經,
   自認高貴行不正,
   常攻擊人心忿怒,
   不論強弱俱惱害。
   
   根門不護欲得福,
   如睡夢中得財寶,
   空躺地上無飲食。
   今婆羅門此模樣:
   清晨沐浴誦吠陀,
   塗苦行灰扎髮髻,
   穿苦行衣修苦行,
   持咒發願拿曲杖,
   以水灑淨做儀式,
   以此欲求諸得著。
   
   若然內心善止息,
   心中潔淨無污垢,
   所有眾生不妨害,
   此人能得梵天道。’
  “婆羅門,這就是我跟那些年青婆羅門一起交談時的說話了。”
  “迦旃延賢者說不守護根門。迦旃延賢者,不守護根門所包含的內容是什麼呢?”
  “婆羅門,一些人當眼看到鍾愛的色之後便有愛著,看到不鍾愛的色之後便有瞋恚。他們沒有保持身念,內心低劣,不能如實知可徹底息滅惡不善法的心解脫和慧解脫。
  “當耳聽到鍾愛的聲……
  “當鼻嗅到鍾愛的香……
  “當舌嚐到鍾愛的味……
  “當身感到鍾愛的觸……
  “當意想到鍾愛的法之後便有愛著,想到不鍾愛的法之後便有瞋恚。他們沒有保持身念,內心低劣,不能如實知可徹底息滅惡不善法的心解脫和慧解脫。
  “婆羅門,這就是不守護根門了。”
  “迦旃延賢者,十分稀有,十分難得!迦旃延賢者是一位守護根門的人,你講解不守護根門!
  “迦旃延賢者說守護根門。迦旃延賢者,守護根門所包含的內容是什麼呢?”
  “婆羅門,一位比丘當眼看到鍾愛的色之後不會愛著,看到不鍾愛的色之後不會瞋恚。他保持身念,內心質素高,能如實知可徹底息滅惡不善法的心解脫和慧解脫。
  “當耳聽到鍾愛的聲……
  “當鼻嗅到鍾愛的香……
  “當舌嚐到鍾愛的味……
  “當身感到鍾愛的觸……
  “當意想到鍾愛的法之後不會愛著,想到不鍾愛的法之後不會瞋恚。他保持身念,內心質素高,能如實知可徹底息滅惡不善法的心解脫和慧解脫。
  “婆羅門,這就是守護根門了。”
  “迦旃延賢者,十分稀有,十分難得!迦旃延賢者是一位守護根門的人,你講解守護根門!
  “迦旃延賢者,妙極了!迦旃延賢者,妙極了!迦旃延賢者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迦旃延賢者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以後迦旃延賢者到來目迦羅另一些優婆塞族人那堮氶A請同樣也到來盧希蹉族人這堙A這樣的話,這些年青婆羅門男女便有機會對迦旃延賢者作禮,侍奉座位和水給迦旃延賢者,探望迦旃延賢者,這將為他們長期帶來利益和快樂。”

一三三.韋羅訶蹉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優陀夷尊者住在迦門陀村杜帝耶婆羅門的芒果園。
  這時候,韋羅訶蹉女婆羅門有一個年青婆羅門弟子前往優陀夷尊者那堙A和優陀夷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優陀夷尊者為年青婆羅門說法,對他開示,對他教導,使他景仰,使他歡喜。年青婆羅門因優陀夷尊者的說法而得到開示,得到教導,感到景仰,感到歡喜,他對優陀夷尊者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回去韋羅訶蹉女婆羅門那堙C
  年青婆羅門回到韋羅訶蹉女婆羅門那堳寣A對她說: “賢者,你要知道,優陀夷沙門所說的法義開首、中間、結尾都是善美的,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
  “年青婆羅門,既然這樣,你用我的名義邀請優陀夷沙門明天接受食物吧。”
  年青婆羅門回答韋羅訶蹉女婆羅門: “賢者,是的。” 於是前往優陀夷尊者那堙A對優陀夷尊者說: “願優陀夷賢者明天接受我的老師韋羅訶蹉女婆羅門的食物。” 優陀夷尊者保持沉默以表示接受供養。
  夜晚過後,在上午,優陀夷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前往韋羅訶蹉女婆羅門的居所。優陀夷尊者去到後,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韋羅訶蹉女婆羅門親手將美味的硬食物和軟食物遞送給優陀夷尊者,使他得到滿足,使他掩缽示意吃飽。當優陀夷尊者吃完食物,手離開缽的時候,韋羅訶蹉女婆羅門穿著鞋、坐上高座、戴著頭巾,然後對優陀夷尊者說: “沙門,說法吧。”
  優陀夷尊者說: “賢姊,這不是適當的時候。” 於是起座離去。
  第二次,年青婆羅門前往優陀夷尊者那堙A和優陀夷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優陀夷尊者為年青婆羅門說法,對他開示,對他教導,使他景仰,使他歡喜。第二次,年青婆羅門因優陀夷尊者的說法而得到開示,得到教導,感到景仰,感到歡喜,他對優陀夷尊者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回去韋羅訶蹉女婆羅門那堙C
  年青婆羅門回到韋羅訶蹉女婆羅門那堳寣A對她說: “賢者,你要知道,優陀夷沙門所說的法義開首、中間、結尾都是善美的,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
  “年青婆羅門,你對優陀夷沙門有這樣高的稱讚,但當我對他說 ‘沙門,說法吧’ 的時候,他卻說 ‘賢姊,這不是適當的時候’ 便起座離去。”
  “賢者,這是因為你穿著鞋、坐上高座、戴著頭巾,還說 ‘沙門,說法吧’ 。賢者,那些賢者是恭敬法、尊敬法的人!”
  “年青婆羅門,既然這樣,你用我的名義邀請優陀夷沙門明天接受食物吧。”
  年青婆羅門回答韋羅訶蹉女婆羅門: “賢者,是的。” 於是前往優陀夷尊者那堙A對優陀夷尊者說: “願優陀夷賢者明天接受我的老師韋羅訶蹉女婆羅門的食物。” 優陀夷尊者保持沉默以表示接受供養。
  夜晚過後,在上午,優陀夷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前往韋羅訶蹉女婆羅門的居所。優陀夷尊者去到後,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韋羅訶蹉女婆羅門親手將美味的硬食物和軟食物遞送給優陀夷尊者,使他得到滿足,使他掩缽示意吃飽。當優陀夷尊者吃完食物,手離開缽的時候,韋羅訶蹉女婆羅門除了鞋、坐低座、除下頭巾,然後對優陀夷尊者說: “大德,阿羅漢宣說,有什麼便有苦樂,沒有什麼便沒有苦樂呢?”
  “賢姊,阿羅漢宣說,有眼便有苦樂,沒有眼便沒有苦樂。
  “阿羅漢宣說,有耳便有苦樂,沒有耳便沒有苦樂。
  “阿羅漢宣說,有鼻便有苦樂,沒有鼻便沒有苦樂。
  “阿羅漢宣說,有舌便有苦樂,沒有舌便沒有苦樂。
  “阿羅漢宣說,有身便有苦樂,沒有身便沒有苦樂。
  “阿羅漢宣說,有意便有苦樂,沒有意便沒有苦樂。”
  優陀夷尊者說了這番話後,韋羅訶蹉女婆羅門對他說: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優陀夷大師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優陀夷大師接受我為優婆夷,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第十三居士品完

| 1 | 2 | 3 | 4 | 5 | 6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