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35-2 六處相應 (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賢友,一位比丘在白天的時候,以行禪和坐禪來淨化內心,清除內心的障蓋法;在初夜時分,以行禪和坐禪來淨化內心,清除內心的障蓋法;在中夜時分,右側睡獅子臥,一隻腳比另一隻腳高些,有念和覺知,心堛器D什麼時候要起來;在後夜時分起來後,又以行禪和坐禪來淨化內心,清除內心的障蓋法。
  “賢友,這就是保持覺醒了。
  “賢友,因此,你應這樣修學:守護根門、飲食知量、保持覺醒。賢友,你應這樣修學。”

一二一.羅睺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世尊在閒靜處生起這種想法: “羅睺邏的解脫質素成熟了,讓我進一步教他盡除各種漏吧。”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對羅睺邏尊者說: “羅睺邏,拿坐蓆,我們前往盲林午休吧。”
  羅睺邏尊者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之後拿起坐蓆,在後面跟隨世尊。
  這時候,有無數千計的天神跟隨世尊,他們心想: “今天世尊要進一步教羅睺邏尊者盡除各種漏了。”
  世尊進入盲林,然後坐在樹下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羅睺邏尊者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世尊對羅睺邏尊者說: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眼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眼,視為 ‘我擁有眼’ 、 ‘我是眼’ 、 ‘眼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色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色,視為 ‘我擁有色’ 、 ‘我是色’ 、 ‘色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眼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眼識,視為 ‘我擁有眼識’ 、 ‘我是眼識’ 、 ‘眼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眼觸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眼觸,視為 ‘我擁有眼觸’ 、 ‘我是眼觸’ 、 ‘眼觸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以眼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受、想、行、識,視為 ‘我擁有受、想、行、識’ 、 ‘我是受、想、行、識’ 、 ‘受、想、行、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耳……聲……耳識……耳觸……以耳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
  ……鼻……香……鼻識……鼻觸……以鼻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
  ……舌……味……舌識……舌觸……以舌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
  ……身……觸……身識……身觸……以身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意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意,視為 ‘我擁有意’ 、 ‘我是意’ 、 ‘意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法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法,視為 ‘我擁有法’ 、 ‘我是法’ 、 ‘法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意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意識,視為 ‘我擁有意識’ 、 ‘我是意識’ 、 ‘意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意觸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意觸,視為 ‘我擁有意觸’ 、 ‘我是意觸’ 、 ‘意觸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以意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受、想、行、識,視為 ‘我擁有受、想、行、識’ 、 ‘我是受、想、行、識’ 、 ‘受、想、行、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一位多聞法義的聖弟子這樣觀察的話,會對眼厭離,對色厭離,對眼識厭離,對眼觸厭離,對以眼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
  “會對耳厭離,對聲厭離,對耳識厭離,對耳觸厭離,對以耳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
  “會對鼻厭離,對香厭離,對鼻識厭離,對鼻觸厭離,對以鼻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
  “會對舌厭離,對味厭離,對舌識厭離,對舌觸厭離,對以舌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
  “會對身厭離,對觸厭離,對身識厭離,對身觸厭離,對以身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
  “會對意厭離,對法厭離,對意識厭離,對意觸厭離,對以意觸為條件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
  “因為厭離而有無欲,因無欲而有解脫,在得到解脫時會帶來一種解脫智,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羅睺邏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當世尊解說這段法義時,羅睺邏尊者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那無數千計的天神沒有塵埃,沒有污垢,生起了法眼,明白到: “所有集起法,都是息滅法。”

一二二.結縛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結法和結縛。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什麼是結法?什麼是結縛呢?
  “比丘們,當眼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色時,這稱為結法,在那埵雪R著便會有結縛。
  “當耳……
  “當鼻……
  “當舌……
  “當身……
  “當意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法時,這稱為結法,在那埵雪R著便會有結縛。”

一二三.執取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取法和執取。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什麼是取法?什麼是執取呢?
  “比丘們,當眼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色時,這稱為取法,在那埵雪R著便會有執取。
  “當耳……
  “當鼻……
  “當舌……
  “當身……
  “當意識別到一些使人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的法時,這稱為取法,在那埵雪R著便會有執取。”

第十二世間欲樂品完

--------------------------------------------------------------

1 這堛滬鴗憡S有清楚說明所指的內容,可能是舍利弗尊者指車匿尊者過多地跟那些族人交往。
2 在跟這篇經文對應的漢譯本《雜阿含經.二三四經》之中,阿難尊者為比丘解說的法義比較清晰明確,而且還有一段偈頌,當中的經文是 “諦聽善思。今當為說。若世間。世間名。世間覺。世間言辭。世間語說。此等皆入世間數。諸尊。謂眼是世間。世間名。世間覺。世間言辭。世間語說。是等悉入世間數。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多聞聖弟子。於六入處。集滅味患離。如實知。是名聖弟子。到世界邊。知世間。世間所重。度世間。爾時尊者阿難。復說偈言。非是遊步者。能到世界邊。不到世界邊。不能免眾苦。是故牟尼尊。名知世間者。能到世界邊。諸梵行已立。世界邊唯有。正智能諦了。覺慧達世間。故說度彼岸。” (《大正藏》第二冊五十六頁下至五十七頁上)。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