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22-2 蘊相應 (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阿說示,同樣地,一位比丘在感受一個從身體方面所帶來的感受時,知道那是一個從身體方面所帶來的感受;他在感受一個從命方面所帶來的感受時,知道那是一個從命方面所帶來的感受。他知道當身壞命終、壽命完結後,對它們沒有愛喜的各種感受都會平息下來。”

八十九.羇摩迦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一些長老比丘住在拘睒彌的瞿尸陀園。
  這時候,羇摩迦尊者住在跋陀離迦園,他生了病,病得很重。
  那些長老比丘在黃昏離開靜處,對陀娑迦尊者說: “陀娑迦賢友,來吧,你前往羇摩迦比丘那堙A對他這樣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問候你。他們問你怎麼樣,病痛有沒有消退,有沒有感到好轉?’ ”
  陀娑迦尊者回答長老比丘: “賢友們,是的。” 之後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問候你。他們問你怎麼樣,病痛有沒有消退,有沒有感到好轉?”
  “陀娑迦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於是,陀娑迦尊者回去長老比丘那堙A對他們說: “賢友們,羇摩迦比丘說,他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陀娑迦賢友,來吧,你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這樣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對你說,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你有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呢?’ ”
  陀娑迦尊者回答長老比丘: “賢友們,是的。” 之後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對你說,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你有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呢?”
  “陀娑迦賢友,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我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
  於是,陀娑迦尊者回去長老比丘那堙A對他們說: “賢友們,羇摩迦比丘說,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他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
  “陀娑迦賢友,來吧,你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這樣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對你說,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聽說你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如果是這樣的話,羇摩迦尊者就是一位盡除了所有漏的阿羅漢了。’ ”
  陀娑迦尊者回答長老比丘: “賢友們,是的。” 之後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對你說,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聽說你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如果是這樣的話,羇摩迦尊者就是一位盡除了所有漏的阿羅漢了。”
  “陀娑迦賢友,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我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但我還不是一位盡除了所有漏的阿羅漢。雖然我沒有視五取蘊為我,但我仍然在當中有一種 ‘我’ 的感覺。”
  於是,陀娑迦尊者回去長老比丘那堙A對他們說: “賢友們,羇摩迦比丘說,世尊說有五取蘊: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他沒有視這五取蘊為我或我所,但他還不是一位盡除了所有漏的阿羅漢。雖然他沒有視五取蘊為我,但他仍然在當中有一種 ‘我’ 的感覺。”
  “陀娑迦賢友,來吧,你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這樣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對你說,你說有一種 “我” 的感覺,這是怎樣說的呢──你說色是我,還是說我在色之外;你說受是我,還是說我在受之外;你說想是我,還是說我在想之外;你說行是我,還是說我在行之外;你說識是我,還是說我在識之外呢?你說有一種 “我” 的感覺,這是怎樣說的呢?’ ”
  陀娑迦尊者回答長老比丘: “賢友們,是的。” 之後前往羇摩迦尊者那堙A對他說: “羇摩迦賢友,長老對你說,你說有一種 ‘我’ 的感覺,這是怎樣說的呢──你說色是我,還是說我在色之外;你說受是我,還是說我在受之外;你說想是我,還是說我在想之外;你說行是我,還是說我在行之外;你說識是我,還是說我在識之外呢?你說有一種 ‘我’ 的感覺,這是怎樣說的呢?”
  “陀娑迦賢友,請你停止,為什麼要你來回奔走呢!請你拿手杖給我,我要親自前往長老比丘那堙C”
  於是羇摩迦尊者撐著手杖,前往長老比丘那堙C羇摩迦尊者去到長老比丘那堳寣A和長老比丘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長老比丘對羇摩迦尊者說: “羇摩迦賢友,你說有一種 ‘我’ 的感覺,這是怎樣說的呢──你說色是我,還是說我在色之外;你說受是我,還是說我在受之外;你說想是我,還是說我在想之外;你說行是我,還是說我在行之外;你說識是我,還是說我在識之外呢?你說有一種 ‘我’ 的感覺,這是怎樣說的呢?”
  “賢友們,我不說色是我,不說我在色之外;我不說受是我,不說我在受之外;我不說想是我,不說我在想之外;我不說行是我,不說我在行之外;我不說識是我,不說我在識之外。雖然我沒有視五取蘊為我,但我仍然在當中有一種 ‘我’ 的感覺。
  “賢友們,就正如青蓮花、紅蓮花或白蓮花的香,如果說 ‘那是葉的香’ 、 ‘那是莖的香’ 或 ‘那是花蕊的香’ 。這是不是一個正確的解說呢?”
  “羇摩迦賢友,不是。”
  “賢友們,怎樣說才是一個正確的解說呢?”
  “羇摩迦賢友, ‘那是花的香’ ,這才是一個正確的解說。”
  “賢友們,同樣地,我不說色是我,不說我在色之外;我不說受是我,不說我在受之外;我不說想是我,不說我在想之外;我不說行是我,不說我在行之外;我不說識是我,不說我在識之外。雖然我沒有視五取蘊為我,但我仍然在當中有一種 ‘我’ 的感覺。
  “賢友們,即使是一位已經斷除了五下分結的聖弟子,在五取蘊之中殘留下來的我慢、自我的愛著、我慢的性向還沒有清除,之後他持續觀察五取蘊的生與滅:這是色,這是色的集起,這是色的滅除;這是受,這是受的集起,這是受的滅除;這是想,這是想的集起,這是想的滅除;這是行,這是行的集起,這是行的滅除;這是識,這是識的集起,這是識的滅除──因他持續觀察五取蘊的生與滅,在五取蘊之中殘留下來的我慢、自我的愛著、我慢的性向便將會得到根除。
  “賢友們,就正如一件污染、有污垢的衣服,物主拿到染師那堬M洗。染師用鹽、鹼或牛糞來處理那件衣服,然後再用清水來清洗。即使那件衣服洗得很清潔、很潔淨,但殘留下來的鹽味、鹼味或牛糞味還沒有清除。染師把那件衣服交回給物主,物主把它放在有香味的衣櫃內,衣服殘留下來的鹽味、鹼味或牛糞味便將會得到根除。
  “賢友們,同樣地,即使是一位已經斷除了五下分結的聖弟子,在五取蘊之中殘留下來的我慢、自我的愛著、我慢的性向還沒有清除,之後他持續觀察五取蘊的生與滅:這是色,這是色的集起,這是色的滅除;這是受,這是受的集起,這是受的滅除;這是想,這是想的集起,這是想的滅除;這是行,這是行的集起,這是行的滅除;這是識,這是識的集起,這是識的滅除──因他持續觀察五取蘊的生與滅,在五取蘊之中殘留下來的我慢、自我的愛著、我慢的性向便將會得到根除。”
  羇摩迦尊者說了這番話後,長老比丘對他說: “我們不是為了想找羇摩迦尊者麻煩,而是因為羇摩迦尊者能夠詳細解釋、演說、宣講、建立、揭示、分析、展示世尊的教法,所以我們問羇摩迦尊者。現在羇摩迦尊者詳細解釋了、演說了、宣講了、建立了、揭示了、分析了、展示了世尊的教法!”
  羇摩迦尊者說了以上的話後,長老比丘對羇摩迦尊者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大約六十位長老比丘和羇摩迦尊者在這段解說中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

九十.車匿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一些長老比丘住在波羅奈的仙人住處鹿野苑。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