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22-1 蘊相應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二十二.重擔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重擔、負重擔者、拿起重擔、放下重擔。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什麼是重擔呢?
  “應稱五取蘊為重擔。什麼是五取蘊呢?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比丘們,五取蘊稱為重擔。
  “比丘們,什麼是負重擔者呢?
  “應稱人──某某名稱的人,某某種族的人──為負重擔者。比丘們,人稱為負重擔者。
  “比丘們,什麼是拿起重擔呢?
  “欲愛、有愛、無有愛是帶來後有的原因,這些渴愛和喜貪連在一起,使人對各種事物產生愛喜。比丘們,不斷除渴愛稱為拿起重擔。
  “比丘們,什麼是放下重擔呢?
  “對渴愛徹底無欲、息滅、離棄、放捨、解脫、不黏著。比丘們,斷除渴愛稱為放下重擔。”
  世尊.善逝.導師說了以上的話後,進一步再說:
“五蘊是重擔,
     人是負擔者,
     拿起帶來苦,
     放下得安樂。
    
     放下重擔已,
     不復再負荷;
     渴愛連根斷,
     無欲得寂滅。”

二十三.遍知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應要遍知的東西和遍知。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什麼是應要遍知的東西呢?
  “比丘們,色是應要遍知的東西,受是應要遍知的東西,想是應要遍知的東西,行是應要遍知的東西,識是應要遍知的東西。比丘們,這稱為應要遍知的東西。
  “比丘們,什麼是遍知呢?
  “盡除貪欲,盡除瞋恚,盡除愚癡。比丘們,這稱為遍知。”

二十四.知

  “比丘們,不知色、不遍知色、貪著色、不捨棄色的人,沒有能力盡除苦。
  “不知受……
  “不知想……
  “不知行……
  “不知識、不遍知識、貪著識、不捨棄識的人,沒有能力盡除苦。
  “比丘們,知色、遍知色、不貪著色、捨棄色的人,有能力盡除苦。
  “知受……
  “知想……
  “知行……
  “知識、遍知識、不貪著識、捨棄識的人,有能力盡除苦。”

二十五.愛著

  “比丘們,你們要斷除對色的愛著,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色。
  “你們要斷除對受……
  “你們要斷除對想……
  “你們要斷除對行……
  “你們要斷除對識的愛著,像使連根拔起的棕櫚樹無法再生長那樣根除識。”

二十六.味之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當我還是菩薩,未取得正覺的時候,我這樣想: ‘什麼是色的味、患、離呢?什麼是受的味、患、離呢?什麼是想的味、患、離呢?什麼是行的味、患、離呢?什麼是識的味、患、離呢?’
  “比丘們,我再這樣想: ‘以色為條件所生起的快樂與喜悅,這就是色的味;色是無常的、是苦的、是變壞法,這就是色的患;清除對色的愛著,捨棄對色的愛著,這就是色的離。
  “ ‘以受……
  “ ‘以想……
  “ ‘以行……
  “ ‘以識為條件所生起的快樂與喜悅,這就是識的味;識是無常的、是苦的、是變壞法,這就是識的患;清除對識的愛著,捨棄對識的愛著,這就是識的離。’
  “比丘們,如果我不能如實知道五取蘊的味、患、離的話,便不會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宣稱我是無上等正覺。
  “比丘們,由於我如實知道五取蘊的味、患、離,所以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宣稱我是無上等正覺。我的智和見生出來了,我有不動搖的心解脫。這是我最後的一生,從此不再受後有。”

二十七.味之二

  “比丘們,我曾經作出修行:了解色的味,領會色的味,以智慧善見各種色的味;了解色的患,領會色的患,以智慧善見各種色的患;了解色的離,領會色的離,以智慧善見各種色的離。
  “……受……
  “……想……
  “……行……
  “比丘們,我曾經作出修行:了解識的味,領會識的味,以智慧善見各種識的味;了解識的患,領會識的患,以智慧善見各種識的患;了解識的離,領會識的離,以智慧善見各種識的離。
  “比丘們,如果我不能如實知道五取蘊的味、患、離的話,便不會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宣稱我是無上等正覺。
  “比丘們,由於我如實知道五取蘊的味、患、離,所以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宣稱我是無上等正覺。我的智和見生出來了,我有不動搖的心解脫。這是我最後的一生,從此不再受後有。”

二十八.味之三

  “比丘們,如果色沒有味,眾生是不會對色貪染的;因為色有味,所以眾生會對色貪染。
  “比丘們,如果色沒有患,眾生是不應對色厭離的;因為色有患,所以眾生應對色厭離。
  “比丘們,如果色沒有離,眾生是不應從色出離的;因為色有離,所以眾生應從色出離。
  ……受……
  ……想……
  ……行……
  “比丘們,如果識沒有味,眾生是不會對識貪染的;因為識有味,所以眾生會對識貪染。
  “比丘們,如果識沒有患,眾生是不應對識厭離的;因為識有患,所以眾生應對識厭離。
  “比丘們,如果識沒有離,眾生是不應從識出離的;因為識有離,所以眾生應從識出離。
  “比丘們,眾生──不論在天世間的天神、魔羅、梵天,在人世間的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一旦不能以究竟智如實知道什麼是五取蘊的味、患、離,便不能出離、斷結、解脫,內心便不能得到自在。
  “比丘們,眾生──不論在天世間的天神、魔羅、梵天,在人世間的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一旦能夠以究竟智如實知道什麼是五取蘊的味、患、離,便能夠出離、斷結、解脫,內心便能夠得到自在。”

二十九.愛喜

  “比丘們,愛喜色的人就是愛喜苦;愛喜苦的人,我說,他不能從苦之中解脫出來。
  “愛喜受……
  “愛喜想……
  “愛喜行……
  “愛喜識的人就是愛喜苦;愛喜苦的人,我說,他不能從苦之中解脫出來。
  “比丘們,不愛喜色的人就是不愛喜苦;不愛喜苦的人,我說,他能從苦之中解脫出來。
  “不愛喜受……
  “不愛喜想……
  “不愛喜行……
  “不愛喜識的人就是不愛喜苦;不愛喜苦的人,我說,他能從苦之中解脫出來。”

三十.生起

  “比丘們,色的生起、持續、產生、出現就是苦的生起,病的持續,老死的出現。
  “受……
  “想……
  “行……
  “識的生起、持續、產生、出現就是苦的生起,病的持續,老死的出現。
  “比丘們,色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苦的息滅,病的平息,老死的滅除。
  “受……
  “想……
  “行……
  “識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苦的息滅,病的平息,老死的滅除。”

三十一.不幸根源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不幸和不幸的根源。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什麼是不幸呢?
  “色是一種不幸,受是一種不幸,想是一種不幸,行是一種不幸,識是一種不幸。比丘們,這稱為不幸。
  “比丘們,什麼是不幸的根源呢?
  “欲愛、有愛、無有愛是帶來後有的原因,這些渴愛和喜貪連在一起,使人對各種事物產生愛喜。比丘們,渴愛稱為不幸的根源。”

三十二.破敗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破敗和不破敗。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什麼是破敗,什麼是不破敗呢?
  “色是一種破敗,它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一種不破敗;受是一種破敗,它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一種不破敗;想是一種破敗,它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一種不破敗;行是一種破敗,它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一種不破敗;識是一種破敗,它的息滅、平息、滅除就是一種不破敗。”
  
  第三重擔品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