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19 勒叉那相應 | 1 | 2 |

相應部.十九.勒叉那相應

蕭式球譯

一.骷髏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勒叉那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住在靈鷲山。
  在上午,大目犍連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前往勒叉那尊者那堙A然後對他說: “勒叉那賢友,我們入王舍城化食吧。”
  勒叉那尊者回答大目犍連尊者: “賢友,好的。”
  他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途經一處地方,大目犍連尊者在那堮i現出微笑。於是勒叉那尊者對大目犍連尊者說: “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目犍連賢友展現微笑呢?目犍連賢友是不會無緣無故展現微笑的。”
  “勒叉那賢友,現在不是時候問這個問題,你在世尊跟前才問我這個問題吧。”
  於是,勒叉那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在王舍城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勒叉那尊者對大目犍連尊者說: “我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途經一處地方,目犍連賢友在那堮i現出微笑。是什麼原因和條件使目犍連賢友展現微笑呢?目犍連賢友是不會無緣無故展現微笑的。”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副在空中行走的骷髏,鷲鳥、烏鴉、鷹鳥1一直尾隨啄食他,啄破他肋骨內的東西,那副骷髏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於是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安住在這種眼、這種智之中的弟子,能夠知道、看見、體證這些事情。比丘們,之前我也看見這個眾生,但我沒有對別人說。如果我對別人說,別人或會不相信,如果他們不信我的說話,這會為他們長期帶來不利和苦惱。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屠牛的屠夫。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二.肉塊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糰在空中行走的肉塊,鷲鳥、烏鴉、鷹鳥一直尾隨啄食他,啄破他,那糰肉塊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屠牛的屠夫。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三.肉碎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糰在空中行走的肉碎,鷲鳥、烏鴉、鷹鳥一直尾隨啄食他,啄破他,那糰肉碎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捕鳥的獵人。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四.沒有皮膚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的沒有皮膚的人2,鷲鳥、烏鴉、鷹鳥一直尾隨啄食他,啄破他,那個沒有皮膚的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屠羊的屠夫。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五.劍毛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的劍毛人,他身上如劍的毛不斷刺他的身體,那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屠豬的屠夫。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六.矛毛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的矛毛人,他身上如矛的毛不斷刺他的身體,那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捕野獸的獵人。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七.箭毛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的箭毛人,他身上如箭的毛不斷刺他的身體,那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劊子手。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八.針毛之一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的針毛人,他身上如針的毛不斷刺他的身體,那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做調馬、調牛師3。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九.針毛之二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的針毛人,那些針毛刺進他的頭再從口鑽出來,刺進他的口再從胸鑽出來,刺進他的胸再從腹鑽出來,刺進他的腹再從大腿鑽出來,刺進他的大腿再從小腿鑽出來,刺進他的小腿再從腳掌鑽出來,那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誹謗別人。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十.睪丸

  ……
  “賢友,我在下靈鷲山的時候看見一個在空中行走睪丸大如水壺的人,當他行走時,要肩負著睪丸來行走,當他坐下時,要坐在睪丸之上,鷲鳥、烏鴉、鷹鳥一直尾隨啄食他,啄破他,那人帶著淚水而哭號。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竟然會有這樣的眾生,竟然會有這樣的夜叉,竟然會得到這樣的有!’ ”
  ……
  “比丘們,那個眾生曾在王舍城欺詐村民。這業報使他在地獄之中受苦許多年、許多百年、許多千年、許多百千年,之後這業報還有剩餘,使他領受這樣的有。”
  
  第一品完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