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1. | 佛學園圃
52 阿那律陀相應 | 1 | 2 |

相應部.五十二.阿那律陀相應
蕭式球譯

一.靜處之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阿那律陀尊者在閒靜處,內心這樣反思: “不著手修習四念處,就是不著手修習能將苦徹底斷除的聖道;著手修習四念處,就是著手修習能將苦徹底斷除的聖道。”
  大目犍連尊者以他心智知道阿那律陀尊者的心念。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在阿那律陀尊者面前出現。大目犍連尊者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賢友,什麼是修習四念處所包含的內容呢?”
  “賢友,一位比丘持續觀察內在的身的生法,持續觀察內在的身的滅法,持續觀察內在的身的生滅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持續觀察外在的身的生法,持續觀察外在的身的滅法,持續觀察外在的身的生滅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持續觀察內在和外在的身的生法,持續觀察內在和外在的身的滅法,持續觀察內在和外在的身的生滅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喜愛的事物生起厭惡想,安住在厭惡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厭惡的事物生起喜愛想,安住在喜愛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喜愛的事物和使人厭惡的事物都生起厭惡想,安住在厭惡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厭惡的事物和使人喜愛的事物都生起喜愛想,安住在喜愛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內心將喜愛與厭惡兩者都去掉,然後安住在捨、念、覺知之中。
  ……受……
  ……心……
  “賢友,一位比丘持續觀察內在的法的生法,持續觀察內在的法的滅法,持續觀察內在的法的生滅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持續觀察外在的法的生法,持續觀察外在的法的滅法,持續觀察外在的法的生滅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持續觀察內在和外在的法的生法,持續觀察內在和外在的法的滅法,持續觀察內在和外在的法的生滅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喜愛的事物生起厭惡想,安住在厭惡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厭惡的事物生起喜愛想,安住在喜愛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喜愛的事物和使人厭惡的事物都生起厭惡想,安住在厭惡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對那些使人厭惡的事物和使人喜愛的事物都生起喜愛想,安住在喜愛想之中;如果他喜歡的話,內心將喜愛與厭惡兩者都去掉,然後安住在捨、念、覺知之中。
  “賢友,這就是修習四念處所包含的內容了。”
  
二.靜處之二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阿那律陀尊者在閒靜處,內心這樣反思: “不著手修習四念處,就是不著手修習能將苦徹底斷除的聖道;著手修習四念處,就是著手修習能將苦徹底斷除的聖道。”
  大目犍連尊者以他心智知道阿那律陀尊者的心念。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在阿那律陀尊者面前出現。大目犍連尊者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賢友,什麼是修習四念處所包含的內容呢?”
  “賢友,一位比丘如實觀察內在的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外在的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內在和外在的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受……
  “……心……
  “賢友,一位比丘如實觀察內在的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外在的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內在和外在的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賢友,這就是修習四念處所包含的內容了。”
  
三.須多奴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住在舍衛城的須多奴河岸。
  這時候,一些比丘前往阿那律陀尊者那堙A和阿那律陀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那些比丘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尊者是勤修什麼法而得大無比智的呢?”
  “賢友們,我是勤修四念處而得大無比智的。什麼是四念處呢?
  “賢友們,我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賢友們,我是勤修這四念處而得大無比智的。
  “賢友們,我勤修這四念處,能正確認知什麼是下劣的法,什麼是中等的法,什是高尚的法。”
  
四.荊棘林之一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舍利弗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住在沙伽陀的荊棘園。
  在黃昏的時候,舍利弗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離開靜處去阿那律陀尊者那堙A和阿那律陀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賢友,一位有學比丘應要進入什麼法呢?”
  “舍利弗賢友,一位有學比丘應要進入四念處。什麼是四念處呢?
  “舍利弗賢友,一位比丘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舍利弗賢友,一位有學比丘應要進入這四念處。”
  
五.荊棘林之二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舍利弗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住在沙伽陀的荊棘園。
  在黃昏的時候,舍利弗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離開靜處去阿那律陀尊者那堙A和阿那律陀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賢友,一位無學比丘應要進入什麼法呢?”
  “舍利弗賢友,一位無學比丘應要進入四念處。什麼是四念處呢?
  “舍利弗賢友,一位比丘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舍利弗賢友,一位無學比丘應要進入這四念處。”
  
六.荊棘林之三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舍利弗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住在沙伽陀的荊棘園。
  在黃昏的時候,舍利弗尊者和大目犍連尊者離開靜處去阿那律陀尊者那堙A和阿那律陀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尊者是勤修什麼法而得大無比智的呢?”
  “舍利弗賢友,我是勤修四念處而得大無比智的。什麼是四念處呢?
  “舍利弗賢友,我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舍利弗賢友,我是勤修這四念處而得大無比智的。
  “舍利弗賢友,我勤修這四念處,能以無比智觀察一千個世間。”
  
七.愛盡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阿那律陀尊者對比丘說: “賢友們。”
  比丘回答阿那律陀尊者: “阿那律陀賢友。”
  阿那律陀尊者說: “賢友們,勤修四念處,能帶來渴愛的盡除。什麼是四念處呢?
  “賢友們,一位比丘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賢友們,勤修這四念處,能帶來渴愛的盡除。”
  
八.娑羅樹屋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住在舍衛城的娑羅樹屋。
  在那堙A阿那律陀尊者對比丘說: “賢友們。”
  比丘回答阿那律陀尊者: “阿那律陀賢友。”
  阿那律陀尊者說: “賢友們,就正如恆河傾向東方、朝向東方、邁向東方,但有一大群人拿著鏟和籮走來,要令恆河傾向西方、朝向西方、邁向西方。賢友們,你們認為怎樣,那群人能否令恆河傾向西方、朝向西方、邁向西方呢?”
  “賢友,不能。這是什麼原因呢?賢友,恆河傾向東方、朝向東方、邁向東方,不易令恆河傾向西方、朝向西方、邁向西方。那群人只會為自己帶來疲勞和苦惱。”
  “賢友們,同樣地,一位勤修四念處的比丘,如果國王、大臣、朋友、親屬請他接受財物,並對他說: ‘賢者,為什麼要穿著這些袈裟衣,為什麼要剃頭持缽,到處遊行呢?來吧,返回低俗的生活之中,受用財物,修習福德吧!’
  “賢友們,一位勤修四念處的比丘,是沒有可能放棄修學,返回低俗的生活之中的。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他的內心長期傾向遠離、朝向遠離、邁向遠離,是沒有可能返回低俗的生活之中的。
  “賢友們,一位比丘怎樣勤修四念處呢?
  “賢友們,一位比丘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賢友們,一位比丘就是這樣勤修四念處的。”
  
九.菴婆巴利園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和舍利弗尊者住在毗舍離的菴婆巴利園。
  在黃昏的時候,舍利弗尊者離開靜處去阿那律陀尊者那堙A和阿那律陀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賢友,你的根門清淨,面色清淨、明晰。你現在常常安住在哪一種境界之中呢?”
  “賢友,我現在常常安住在四念處的心境之中。什麼是四念處呢?
  “賢友,我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賢友,我現在常常安住在這四念處的心境之中。賢友,那些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也是常常安住在這四念處的心境之中的。”
  “賢友,我有得著,我有善得!我能在阿那律陀尊者面前聽到有份量的說話!”
  
十.病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阿那律陀尊者住在舍衛城的盲林,生了病,病得很重。
  這時候,一些比丘前往阿那律陀尊者那堙A對他說: “阿那律陀尊者身體生起苦受但內心不受擺佈,你是安住在哪一種境界之中的呢?”
  “賢友們,我的內心善安住在四念處之中,所以身體生起苦受但內心不受擺佈。什麼是四念處呢?
  “賢友們,我如實觀察身,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受,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心,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如實觀察法,勤奮、有覺知、有念,以此來清除世上的貪著和苦惱。
  “賢友們,我的內心善安住在這四念處之中,所以身體生起苦受但內心不受擺佈。”
  
第一閒處品完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