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43 教化給孤獨長者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四三.教化給孤獨長者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給孤獨長者生了病,病得很重。於是,給孤獨長者吩咐一個下人: “來吧,你前往世尊那堙A用我的名義頂禮世尊雙足。你這樣說: ‘大德,給孤獨長者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世尊雙足。’ 然後再前往舍利弗尊者那堙A用我的名義頂禮舍利弗尊者雙足。你這樣說: ‘大德,給孤獨長者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尊者雙足。願尊者悲憫,前往給孤獨長者的居所就好了。’ ”
  那位下人回答給孤獨長者: “主人,是的。” 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給孤獨長者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世尊雙足。”
  那位下人再前往舍利弗尊者那堙A對舍利弗尊者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舍利弗尊者說: “大德,給孤獨長者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尊者雙足。願尊者悲憫,前往給孤獨長者的居所就好了。”
  舍利弗尊者保持沉默以表示願意探望給孤獨長者。
  於是,舍利弗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阿難尊者以後學沙門的身份隨後而行,一起前往給孤獨長者的居所。舍利弗尊者抵達後,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然後對給孤獨長者說: “居士,你怎麼樣,病痛有沒有消退,有沒有感到好轉呢?”
  “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強壯的人用利刃刺我的頭顱,同樣地,一陣很大的風衝擊我的頭顱。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強壯的人用皮帶纏緊我的頭部,同樣地,一陣很大的痛楚在我的頭部出現。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熟練的屠夫或他的徒弟用利器劏開我的腹部,同樣地,一陣很大的風衝擊我的腹部。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兩個強壯的人捉著一個瘦弱的人在火坑上燒烤,同樣地,我全身發熱。舍利弗大德,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居士,既然這樣,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眼,心識不要依賴眼;不要執取耳,心識不要依賴耳;不要執取鼻,心識不要依賴鼻;不要執取舌,心識不要依賴舌;不要執取身,心識不要依賴身;不要執取意,心識不要依賴意。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色,心識不要依賴色;不要執取聲,心識不要依賴聲;不要執取香,心識不要依賴香;不要執取味,心識不要依賴味;不要執取觸,心識不要依賴觸;不要執取法,心識不要依賴法。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眼識,心識不要依賴眼識;不要執取耳識,心識不要依賴耳識;不要執取鼻識,心識不要依賴鼻識;不要執取舌識,心識不要依賴舌識;不要執取身識,心識不要依賴身識;不要執取意識,心識不要依賴意識。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眼觸,心識不要依賴眼觸;不要執取耳觸,心識不要依賴耳觸;不要執取鼻觸,心識不要依賴鼻觸;不要執取舌觸,心識不要依賴舌觸;不要執取身觸,心識不要依賴身觸;不要執取意觸,心識不要依賴意觸。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眼觸所生的受,心識不要依賴眼觸所生的受;不要執取耳觸所生的受,心識不要依賴耳觸所生的受;不要執取鼻觸所生的受,心識不要依賴鼻觸所生的受;不要執取舌觸所生的受,心識不要依賴舌觸所生的受;不要執取身觸所生的受,心識不要依賴身觸所生的受;不要執取意觸所生的受,心識不要依賴意觸所生的受。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地,心識不要依賴地;不要執取水,心識不要依賴水;不要執取火,心識不要依賴火;不要執取風,心識不要依賴風;不要執取空,心識不要依賴空;不要執取識,心識不要依賴識。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色,心識不要依賴色;不要執取受,心識不要依賴受;不要執取想,心識不要依賴想;不要執取行,心識不要依賴行;不要執取識,心識不要依賴識。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空無邊處,心識不要依賴空無邊處;不要執取識無邊處,心識不要依賴識無邊處;不要執取無所有處,心識不要依賴無所有處;不要執取非想非非想處,心識不要依賴非想非非想處。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此世,心識不要依賴此世;不要執取他世,心識不要依賴他世。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居士,你應這樣修學:不要執取見、聞、覺、知、尋、意行,心識不要依賴見、聞、覺、知、尋、意行。居士,你應這樣修學。”
  舍利弗尊者說了這番話後,給孤獨長者哭泣流淚。於是阿難尊者問他: “居士,你放不下嗎?居士,你沮喪嗎?”
  “阿難大德,我不是放不下,也不是沮喪,而是我長期伴隨導師和受人尊重的比丘,之前從沒有聽過這樣的法語。”
  “居士,這樣的法語主要不是為穿白色衣服的在家人而說的,居士,這樣的法語主要是為出家人而說的。”
  “舍利弗大德,若是這樣,請你為穿白色衣服的在家人說這樣的法語。舍利弗大德,我們當中有些眼睛少塵垢的人,如果沒有機會聽法的話便會很可惜;總是有人會明白法義的。”
  舍利弗尊者和阿難尊者教化給孤獨長者之後,便起座離去。舍利弗尊者和阿難尊者離去不久,給孤獨長者身壞命終,投生在兜率天。
  在黎明時分,有明亮外表的給孤獨天子照亮了整個祇樹給孤獨園,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站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這偈頌:
  “現此祇樹園,
     仙人僧依止,
     法王居其中,
     使我心歡喜。
    
     以明及正業,
     以戒及正命,
     以法清除死;
     非以俗世財。
    
     是故有智者,
     為自身利益,
     如理思法義,
     由此得清淨。
    
     智慧舍利弗,
     具戒心止息,
     其餘聖比丘,
     難望其項背。”
  導師認可給孤獨天子的說話。給孤獨天子知道導師認可自己的說話,於是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就在那媮籊S。
  世尊在天明時把給孤獨天子前來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比丘,當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阿難尊者對他說: “大德,那位天子一定是給孤獨長者來的。大德,給孤獨長者生平對舍利弗尊者有一份不會壞失的淨信。”
  “阿難,十分好,十分好!你這推論很準確!那位天子前生就是給孤獨長者,不是別人。”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阿難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