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50 頻頭城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五零.頻頭城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和人數眾多的比丘僧團一起,在拘薩羅遊行說法,去到一個名叫頻頭城的婆羅門都城及住在那堙C
  頻頭城的婆羅門居士聽到這個消息: “喬答摩沙門是釋迦族人,從釋迦族出家,他和人數眾多的比丘僧團一起,在拘薩羅遊行說法,現在來到這堣F。喬答摩賢者聲名遠播,是一位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他親身證得無比智,然後在這個有天神、魔羅、梵天、沙門、婆羅門、國王、眾人的世間宣說法義,所說的法義開首、中間、結尾都是善美的,有意義、有好的言辭、圓滿、清淨、開示梵行。” 頻頭城的婆羅門居士心想: “去看這樣的阿羅漢是很有益處的。”
  於是,頻頭城的婆羅門居士一起前往世尊那堙A到了之後,一些人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向世尊合掌,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在世尊跟前報上自己的名字和族姓,然後坐在一邊;一些人保持靜默,然後坐在一邊。世尊對他們說:
  “居士們,如果一些外道遊方者問你們: ‘居士們,什麼樣的沙門婆羅門不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呢?’
  “居士們,當外道遊方者這樣問的時候,你們應這樣解說: ‘當眼識別色的時候不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不平息,不時作出不正直的身、口、意行──這樣的沙門婆羅門不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這是什麼原因呢?我們同樣當眼識別色的時候不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不平息,不時作出不正直的身、口、意行,看不出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比我們有更高的修養,因此他們不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
  “ ‘……耳識別聲……
  “ ‘……鼻識別香……
  “ ‘……舌識別味……
  “ ‘……身識別觸……
  “ ‘當意識別法的時候不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不平息,不時作出不正直的身、口、意行──這樣的沙門婆羅門不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這是什麼原因呢?我們同樣當意識別法的時候不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不平息,不時作出不正直的身、口、意行,看不出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比我們有更高的修養,因此他們不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
  “居士們,當外道遊方者這樣問的時候,你們應這樣解說。
  “居士們,如果一些外道遊方者問你們: ‘居士們,什麼樣的沙門婆羅門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呢?’
  “居士們,當外道遊方者這樣問的時候,你們應這樣解說: ‘當眼識別色的時候心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平息,作出正直的身、口、意行──這樣的沙門婆羅門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這是什麼原因呢?我們當眼識別色的時候不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不平息,不時作出不正直的身、口、意行,看得出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比我們有更高的修養,因此他們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
  “ ‘……耳識別聲……
  “ ‘……鼻識別香……
  “ ‘……舌識別味……
  “ ‘……身識別觸……
  “ ‘當意識別法的時候心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平息,作出正直的身、口、意行──這樣的沙門婆羅門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這是什麼原因呢?我們當意識別法的時候不離貪欲、瞋恚、愚癡,內心不平息,不時作出不正直的身、口、意行,看得出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比我們有更高的修養,因此他們應受照料、恭敬、尊重、供養。’
  “居士們,當外道遊方者這樣問的時候,你們應這樣解說。
  “居士們,如果那些外道遊方者問你們: ‘居士們,憑什麼理由,憑什麼原因,你們說那些尊者心離貪欲、瞋恚、愚癡或踏上心離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呢?’
  “居士們,當外道遊方者這樣問的時候,你們應這樣解說: ‘那些尊者以森林、園林、樹林作為住處,在那堬棺悝O色時,是不會看到各種各樣誘人的事物的;耳識別聲時,是不會聽到各種各樣誘人的事物的;鼻識別香時,是不會嗅到各種各樣誘人的事物的;舌識別味時,是不會嚐到各種各樣誘人的事物的;身識別觸時,是不會感到各種各樣誘人的事物的。賢友們,憑這種理由,憑這種原因,我們說那些尊者心離貪欲、瞋恚、愚癡或踏上心離貪欲、瞋恚、愚癡的道路。’
  “居士們,當外道遊方者這樣問的時候,你們應這樣解說。”
  當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頻頭城的婆羅門居士對他說: “喬答摩賢者,妙極了!喬答摩賢者,妙極了!喬答摩賢者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們皈依喬答摩賢者、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喬答摩賢者接受我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