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47 小教化羅睺邏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四七.小教化羅睺邏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世尊在閒靜處生起這種想法: “羅睺邏的解脫質素成熟了,讓我進一步教他盡除各種漏吧。”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對羅睺邏尊者說: “羅睺邏,拿坐蓆,我們前往盲林午休吧。”
  羅睺邏尊者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之後拿起坐蓆,在後面跟隨世尊。
  這時候,有無數千計的天神跟隨世尊,他們心想: “今天世尊要進一步教羅睺邏尊者盡除各種漏了。”
  世尊進入盲林,然後坐在樹下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羅睺邏尊者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世尊對羅睺邏尊者說: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眼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眼,視為 ‘我擁有眼’ 、 ‘我是眼’ 、 ‘眼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色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色,視為 ‘我擁有色’ 、 ‘我是色’ 、 ‘色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眼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眼識,視為 ‘我擁有眼識’ 、 ‘我是眼識’ 、 ‘眼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眼觸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眼觸,視為 ‘我擁有眼觸’ 、 ‘我是眼觸’ 、 ‘眼觸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緣眼觸而生的受、想、行、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受、想、行、識,視為 ‘我擁有受、想、行、識’ 、 ‘我是受、想、行、識’ 、 ‘受、想、行、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耳……聲……耳識……耳觸……緣耳觸而生的受、想、行、識……
  ……鼻……香……鼻識……鼻觸……緣鼻觸而生的受、想、行、識……
  ……舌……味……舌識……舌觸……緣舌觸而生的受、想、行、識……
  ……身……觸……身識……身觸……緣身觸而生的受、想、行、識……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意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意,視為 ‘我擁有意’ 、 ‘我是意’ 、 ‘意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法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法,視為 ‘我擁有法’ 、 ‘我是法’ 、 ‘法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意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意識,視為 ‘我擁有意識’ 、 ‘我是意識’ 、 ‘意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意觸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意觸,視為 ‘我擁有意觸’ 、 ‘我是意觸’ 、 ‘意觸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你認為怎樣,緣意觸而生的受、想、行、識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受、想、行、識,視為 ‘我擁有受、想、行、識’ 、 ‘我是受、想、行、識’ 、 ‘受、想、行、識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羅睺邏,一位多聞法義的聖弟子這樣觀察的話,會對眼厭離、對色厭離、對眼識厭離、對眼觸厭離、對緣眼觸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會對耳厭離、對聲厭離、對耳識厭離、對耳觸厭離、對緣耳觸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會對鼻厭離、對香厭離、對鼻識厭離、對鼻觸厭離、對緣鼻觸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會對舌厭離、對味厭離、對舌識厭離、對舌觸厭離、對緣舌觸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會對身厭離、對觸厭離、對身識厭離、對身觸厭離、對緣身觸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會對意厭離、對法厭離、對意識厭離、對意觸厭離、對緣意觸而生的受、想、行、識厭離。因為厭離而有無欲,因無欲而有解脫,在得到解脫時會帶來一種解脫智,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羅睺邏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當世尊解說這段法義時,羅睺邏尊者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那無數千計的天神沒有塵埃,沒有污垢,生起了法眼,明白到: “所有集起法,都是滅盡法。”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