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44 教化車匿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四四.教化車匿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舍利弗尊者、大純陀尊者、車匿尊者一起住在靈鷲山。
  這時候,車匿尊者生了病,病得很重。舍利弗尊者在黃昏離開靜處前往大純陀尊者那堙A然後對他說: “純陀賢友,來吧,前往車匿尊者那堭敞f吧。”
  大純陀尊者回答舍利弗尊者: “賢友,好的。” 於是二人一起前往車匿尊者那堙A和車匿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車匿尊者說: “車匿賢友,你怎麼樣,病痛有沒有消退,有沒有感到好轉呢?”
  “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強壯的人用利刃刺我的頭顱,同樣地,一陣很大的風衝擊我的頭顱。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強壯的人用皮帶纏緊我的頭部,同樣地,一陣很大的痛楚在我的頭部出現。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熟練的屠夫或他的徒弟用利器劏開我的腹部,同樣地,一陣很大的風衝擊我的腹部。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兩個強壯的人捉著一個瘦弱的人在火坑上燒烤,同樣地,我全身發熱。舍利弗賢友,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友,我想用刀自殺,不想活命!”
  “車匿尊者不要自殺!車匿尊者要生存下去!我們想車匿尊者生存下去!如果車匿尊者沒有適當的食物,我可為你找尋適當的食物;如果車匿尊者沒有適當的藥物,我可為你找尋適當的藥物;如果沒有人侍奉車匿尊者,我可侍奉車匿尊者。車匿尊者不要自殺!車匿尊者要生存下去!我們想車匿尊者生存下去!”
  “舍利弗賢友,我不是沒有適當的食物,不是沒有適當的藥物,不是沒有人侍奉。舍利弗賢友,我長期以歡喜心對導師,沒有不歡喜之心;舍利弗賢友,一位弟子應以歡喜心對導師,沒有不歡喜之心。舍利弗賢友,請你這樣受持於心: ‘車匿比丘用刀自殺,但他沒有應受譴責的地方。’ ”
  “我能否問車匿尊者一些東西呢,車匿尊者能否給我解答一個問題呢?”
  “舍利弗賢友,你問吧,我聽了之後才知道能否為你解答。”
  “車匿賢友,你有沒有視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我擁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 、 ‘我是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 、  ‘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 呢?
  “……耳、耳識、耳識所識別的事物……
  “……鼻、鼻識、鼻識所識別的事物……
  “……舌、舌識、舌識所識別的事物……
  “……身、身識、身識所識別的事物……
  “車匿賢友,你有沒有視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我擁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 、 ‘我是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 、  ‘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 呢?”
  “舍利弗賢友,我視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沒有我擁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我是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這回事’ 。
  “……耳、耳識、耳識所識別的事物……
  “……鼻、鼻識、鼻識所識別的事物……
  “……舌、舌識、舌識所識別的事物……
  “……身、身識、身識所識別的事物……
  “舍利弗賢友,我視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沒有我擁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我是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這回事’ 。”
  “車匿賢友,你是通過怎麼樣的見、怎麼樣的無比智,而視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沒有我擁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我是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這回事’ 的呢?
  “……耳、耳識、耳識所識別的事物……
  “……鼻、鼻識、鼻識所識別的事物……
  “……舌、舌識、舌識所識別的事物……
  “……身、身識、身識所識別的事物……
  “車匿賢友,你是通過怎麼樣的見、怎麼樣的無比智,而視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沒有我擁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我是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這回事’ 的呢?”
  “舍利弗賢友,我通過見息滅、以無比智知息滅,而視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沒有我擁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沒有我是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眼、眼識、眼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這回事’ 。
  “……耳、耳識、耳識所識別的事物……
  “……鼻、鼻識、鼻識所識別的事物……
  “……舌、舌識、舌識所識別的事物……
  “……身、身識、身識所識別的事物……
  “舍利弗賢友,我通過見息滅、以無比智知息滅,而視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為 ‘沒有我擁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沒有我是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這回事’ 、 ‘沒有意、意識、意識所識別的事物是一個實我這回事’ 。”
  車匿尊者說了這番話後,大純陀尊者對他說: “車匿賢友,因此,應要恆常在這世尊的教法之中作意。有依賴便會有動搖;沒有依賴便沒有動搖,沒有動搖便會有猗息,有猗息便沒有傾向,沒有傾向便沒有來去,沒有來去便沒有死生,沒有死生便沒有此世、沒有他世、沒有此世與他世之中間,這就是苦的終結。”
  舍利弗尊者和大純陀尊者教化車匿尊者之後,便起座離去。舍利弗尊者和大純陀尊者離去不久,車匿尊者便用刀自殺。
  於是,舍利弗尊者和大純陀尊者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世尊說: “大德,車匿尊者用刀自殺,他的去向怎麼樣?他的下一生怎麼樣呢?”
  “舍利弗,車匿比丘不是在你面前解說了他沒有應受譴責的地方嗎?”
  “大德,有一個名叫富波耆羅的跋祇人村落,那堛滷琱H有車匿尊者的朋友、供養者、他常往探訪的人1。”
  “舍利弗,那些族人有車匿尊者的朋友、供養者、他常往探訪的人,我不說他因此而應受譴責,舍利弗,一個人如果身命完結後又執取另一個身命,我說,這才應受譴責。車匿比丘用刀自殺,但他沒有應受譴責的地方。”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舍利弗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這堛滬鴗憡S有清楚說明所指的內容,可能是舍利弗尊者指車匿尊者過多地跟那些族人交往。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