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39 分析無諍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三九.分析無諍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 ‘分析無諍’ 的法義。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不要追尋欲樂。追尋欲樂是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不要追尋自我虐待的苦行。追尋自我虐待的苦行是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如來不落入這兩邊,覺悟一條中道,這條中道使人生出眼、生出智,帶來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
  “要知什麼是抬舉別人,要知什麼是輕視別人,知道什麼是抬舉和輕視之後,便要既不抬舉別人也不輕視別人地說法。
  “要知快樂有各種類別,知道快樂有各種類別之後,便要追尋內在的快樂。
  “我說,不要在隱蔽處說污染的話,不要在人面前說污染的話,要平緩不急地說話,不要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不要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
  “以下是 ‘分析無諍’ 的解釋。
  “ ‘不要追尋欲樂。追尋欲樂是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不要追尋自我虐待的苦行。追尋自我虐待的苦行是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不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的苦行,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不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的苦行,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 ‘不要追尋欲樂。追尋欲樂是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不要追尋自我虐待的苦行。追尋自我虐待的苦行是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 ‘如來不落入這兩邊,覺悟一條中道,這條中道使人生出眼、生出智,帶來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這就是如來不落入兩邊,所覺悟的中道。這條中道使人生出眼、生出智,帶來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 ‘如來不落入這兩邊,覺悟一條中道,這條中道使人生出眼、生出智,帶來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 ‘要知什麼是抬舉別人,要知什麼是輕視別人,知道什麼是抬舉和輕視之後,便要既不抬舉別人也不輕視別人地說法’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比丘們,什麼是抬舉別人、輕視別人、不如法地說法呢?
  “有些人這樣說來輕視別人: ‘所有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的邪途。’
   “有些人這樣說來抬舉別人: ‘所有不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的正途。’
  “有些人這樣說來輕視別人: ‘所有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苦行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的邪途。’
  “有些人這樣說來抬舉別人: ‘所有不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苦行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的正途。’
  “有些人這樣說來輕視別人: ‘所有不斷除有結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的邪途。’
  “有些人這樣說來抬舉別人: ‘所有斷除了有結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的正途。’
  “比丘們,這些就是抬舉別人、輕視別人、不如法地說法了。
  “比丘們,什麼是既不抬舉別人也不輕視別人地說法呢?
  “若不這樣說來輕視別人: ‘所有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的邪途。’ 取而代之這樣說就是如法地說法了: ‘這是追尋一條會帶來苦、傷害、哀傷、熱惱等法的邪途。’
  “若不這樣說來抬舉別人: ‘所有不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的正途。’ 取而代之這樣說就是如法地說法了: ‘不追尋欲樂就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
  “若不這樣說來輕視別人: ‘所有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苦行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的邪途。’ 取而代之這樣說就是如法地說法了: ‘這是追尋一條會帶來苦、傷害、哀傷、熱惱等法的邪途。’
  “若不這樣說來抬舉別人: ‘所有不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苦行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的正途。’ 取而代之這樣說就是如法地說法了: ‘不追尋苦行就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
  “若不這樣說來輕視別人: ‘所有不斷除有結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的邪途。’ 取而代之這樣說就是如法地說法了: ‘當不斷除有結的時候,有便不能斷除。’
  “若不這樣說來抬舉別人: ‘所有斷除了有結的人,都進入了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的正途。’ 取而代之這樣說就是如法地說法了: ‘當斷除了有結的時候,有便能夠斷除。’
  “比丘們,這就是既不抬舉別人也不輕視別人地說法了。
  “ ‘要知什麼是抬舉別人,要知什麼是輕視別人,知道什麼是抬舉和輕視之後,便要既不抬舉別人也不輕視別人地說法’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 ‘要知快樂有各種類別,知道快樂有各種類別之後,便要追尋內在的快樂’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比丘們,有五欲。這五種欲是什麼呢?眼識別色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耳識別聲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鼻識別香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舌識別味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身識別觸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比丘們,這就是五欲了。以這五欲為緣,生起快樂和愉悅,這就是稱為欲樂了。這是一種污穢之樂、凡夫之樂、非聖者之樂。我說,不應尋求這種樂,不應培育這種樂,不應作這種樂;應對這種樂心生怖畏。
  “比丘們,一位比丘內心離開了五欲、離開了不善法,有覺、有觀,有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初禪。他平息了覺和觀,內堨郊鞢B內心安住一境,沒有覺、沒有觀,有由定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二禪。他保持捨心,對喜沒有貪著,有念和覺知,通過身體來體會樂──聖者說: ‘這人有捨,有念,安住在樂之中。’ ──他進入了三禪。他滅除了苦和樂,喜和惱在之前已經消失,沒有苦、沒有樂,有捨、念、清淨;他進入了四禪。這是一種出離之樂、遠離之樂、平息之樂、正覺之樂。我說,應尋求這種樂,應培育這種樂,應勤修這種樂;不應對這種樂心生怖畏。
  “ ‘要知快樂有各種類別,知道快樂有各種類別之後,便要追尋內在的快樂’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 ‘我說,不要在隱蔽處說污染的話,不要在人面前說污染的話’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比丘們,在隱蔽處說話時,如果知道一些說話是不真實、不如實、會帶來損害的,便要盡力做到不說那些話;如果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但會帶來損害的,這時應修學止語;如果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會帶來利益的,應在時機適合時才說那些話。
  “比丘們,在人面前說話時,如果知道一些說話是不真實、不如實、會帶來損害的,便要盡力做到不說那些話;如果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但會帶來損害的,這時應修學止語;如果知道一些說話是真實、如實、會帶來利益的,應在時機適合時才說那些話。
  “ ‘我說,不要在隱蔽處說污染的話,不要在人面前說污染的話’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 ‘要平緩不急地說話’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比丘們,說話急躁時,會身體疲勞、內心波動、聲音沙啞、喉頭乾燥、說話不清,別人不能識別他的說話。
  “比丘們,說話平緩時,不會身體疲勞、內心波動、聲音沙啞、喉頭乾燥、說話不清,別人能夠識別他的說話。
  “ ‘要平緩不急地說話’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 ‘不要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不要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
  “比丘們,什麼是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呢?
  “比丘們,不同的國土都有不同的語言來稱呼事物,如缽這個物件,一些語言稱之為 ‘波提’ ,一些語言稱之為 ‘毗多’ ,一些語言稱之為 ‘娑羅婆’ ,一些語言稱之為 ‘達羅波’ ,一些語言稱之為 ‘波那’ ,一些語言稱之為 ‘毗尸邏’ 。如果堅執自己國土的語言,堅持說: ‘只有這才對,其餘都是沒有意義的。’ 比丘們,這就是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了。
  “比丘們,什麼是不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不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呢?
  “比丘們,不同的國土都有不同的語言來稱呼事物。如果不堅執自己國土的語言,說: ‘聽賢友所說,你們語言所指的就是這個意思了。’ 比丘們,這就是不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不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了。
  “ ‘不要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不要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 這句說話就是基於這個原因而說的。
  “比丘們,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不追尋低劣、世俗、屬於凡夫、非聖者、沒有意義的欲樂,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的苦行,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不追尋痛苦、非聖者、沒有意義的自我虐待的苦行,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如來覺悟的中道使人生出眼、生出智,帶來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抬舉別人、輕視別人、不如法地說法,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既不抬舉別人也不輕視別人地說法,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追尋污穢、凡夫、非聖者的欲樂,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追尋出離之樂、遠離之樂、平息之樂、正覺之樂,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在隱蔽處說不真實、不如實、會帶來損害的話,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在隱蔽處說真實、如實但會帶來損害的話,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在隱蔽處說真實、如實、會帶來利益的話,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在人面前說不真實、不如實、會帶來損害的話,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在人面前說真實、如實但會帶來損害的話,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在人面前說真實、如實、會帶來利益的話,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說話急躁,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說話平緩,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是一條有苦、有傷害、有哀傷、有熱惱等法的邪途。諍論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不堅持使用某種國土語言,不違逆各別的表達方式,是一條沒有苦、沒有傷害、沒有哀傷、沒有熱惱等法的正途。無諍之法出自於這堙C
  “比丘們,因此,你們應這樣修學:要知道什麼是諍論之法,要知道什麼是無諍之法,知道什麼是諍論之法和無諍之法後,便要行踐無諍的途徑。
  “比丘們,須菩提是一個進入了無諍的途徑的人。”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比丘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