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34 羅摩沙迦當下勤修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三四.羅摩沙迦當下勤修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釋迦人羅摩沙迦尊者住在迦毗羅衛釋迦人的榕樹園。在黎明時分,有明亮外表的闡陀那天子照亮了整個榕樹園,前往羅摩沙迦尊者那堙A站在一邊,然後對羅摩沙迦尊者說: “比丘,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嗎?”
  “賢友,我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賢友,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嗎?”
  “比丘,我也是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的。比丘,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嗎?”
  “賢友,我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賢友,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嗎?”
  “比丘,我有受持當下勤修偈。”
  “賢友,你是怎樣受持當下勤修偈的呢?”
  “比丘,有一次,世尊住在三十三天香遍樹下的紅石。在那堙A世尊對三十三天說有關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比丘,我是這樣受持當下勤修偈的:
  “不戀棧過去,
     不期盼將來,
     過去已消逝,
     將來不可得,
     現在一一法,
     觀察其生滅;
     智者得昇進,
     不敗不動搖。
    
     當下應精勤,
     有誰能確知,
     死神之大軍,
     明天不會至?
     如是精勤住,
     日夜不鬆懈;
     如來稱此人,
     當下勤修者。
  “比丘,你要學習、掌握、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能帶來利益,是梵行的基礎。”
  闡陀那天子說了這番話後,就在那媮籊S。
  於是,羅摩沙迦尊者在天明時執拾房舍,拿著大衣和缽,離開釋迦人的榕樹園,啟程向舍衛城出發,途經多處地方之後便抵達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然後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世尊,然後再說: “大德,如果世尊為我說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就好了。”
  “比丘,你認識那位天子嗎?”
  “大德,我不認識那位天子。”
  “比丘,那位天子名叫闡陀那。比丘,闡陀那天子求取義理、思維作意、全心全意地聆聽法義。
  “比丘,既然這樣,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羅摩沙迦尊者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不戀棧過去,
     不期盼將來,
     過去已消逝,
     將來不可得,
     現在一一法,
     觀察其生滅;
     智者得昇進,
     不敗不動搖。
    
     當下應精勤,
     有誰能確知,
     死神之大軍,
     明天不會至?
     如是精勤住,
     日夜不鬆懈;
     如來稱此人,
     當下勤修者。
  “比丘,什麼是戀棧過去呢?一個人心想: ‘我過去的色是這樣的,受是這樣的,想是這樣的,行是這樣的,識是這樣的。’ 他在當中生起愛喜。比丘,這就是戀棧過去了。
  “比丘,什麼是不戀棧過去呢?一個人心想: ‘我過去的色是這樣的,受是這樣的,想是這樣的,行是這樣的,識是這樣的。’ 他不在當中生起愛喜。比丘,這就是不戀棧過去了。
  “比丘,什麼是期盼將來呢?一個人心想: ‘我將來的色將會是這樣的,受將會是這樣的,想將會是這樣的,行將會是這樣的,識將會是這樣的。’ 他在當中生起愛喜。比丘,這就是期盼將來了。
  “比丘,什麼是不期盼將來呢?一個人心想: ‘我將來的色將會是這樣的,受將會是這樣的,想將會是這樣的,行將會是這樣的,識將會是這樣的。’ 他不在當中生起愛喜。比丘,這就是不期盼將來了。
  “比丘,什麼是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呢?
  “比丘,不聽聞法義的凡夫不去看聖者,不知聖法,不學聖法;不去看善人,不知善人法,不學善人法。他視色為: ‘色在實我之外’ 、 ‘實我具有色’ 、 ‘色在實我之中’ 或 ‘實我在色之中’ 。他視受為: ‘受在實我之外’ 、 ‘實我具有受’ 、 ‘受在實我之中’ 或 ‘實我在受之中’ 。他視想為: ‘想在實我之外’ 、 ‘實我具有想’ 、 ‘想在實我之中’ 或 ‘實我在想之中’ 。他視行為: ‘行在實我之外’ 、 ‘實我具有行’ 、 ‘行在實我之中’ 或 ‘實我在行之中’ 。他視識為: ‘識在實我之外’ 、 ‘實我具有識’ 、 ‘識在實我之中’ 或 ‘實我在識之中’ 。比丘,這樣的話便會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
  “比丘,什麼是不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呢?
  “比丘,多聞法義的聖弟子常去看聖者,知聖法,善學聖法;常去看善人,知善人法,善學善人法。他視色為: ‘沒有色在實我之外這回事’ 、 ‘沒有實我具有色這回事’ 、 ‘沒有色在實我之中這回事’ 、 ‘沒有實我在色之中這回事’ 。他視受為: ‘沒有受在實我之外這回事’ 、 ‘沒有實我具有受這回事’ 、 ‘沒有受在實我之中這回事’ 、 ‘沒有實我在受之中這回事’ 。他視想為: ‘沒有想在實我之外這回事’ 、 ‘沒有實我具有想這回事’ 、 ‘沒有想在實我之中這回事’ 、 ‘沒有實我在想之中這回事’ 。他視行為: ‘沒有行在實我之外這回事’ 、 ‘沒有實我具有行這回事’ 、 ‘沒有行在實我之中這回事’ 、 ‘沒有實我在行之中這回事’ 。他視識為: ‘沒有識在實我之外這回事’ 、 ‘沒有實我具有識這回事’ 、 ‘沒有識在實我之中這回事’ 、 ‘沒有實我在識之中這回事’ 。比丘,這樣的話便不會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
  “比丘,以上所說的解釋和分析,都是建基於這當下勤修偈:
  “不戀棧過去,
     不期盼將來,
     過去已消逝,
     將來不可得,
     現在一一法,
     觀察其生滅;
     智者得昇進,
     不敗不動搖。
    
     當下應精勤,
     有誰能確知,
     死神之大軍,
     明天不會至?
     如是精勤住,
     日夜不鬆懈;
     如來稱此人,
     當下勤修者。”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羅摩沙迦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