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33 大迦旃延當下勤修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三三.大迦旃延當下勤修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多頗達園。
  這時候,沙彌提尊者在還沒天亮的時候起床,前往多頗達園洗手腳,洗完手腳後返回岸上,穿著一件衣來乾身。在黎明時分,一位有明亮外表的天神照亮了整個多頗達園,前往沙彌提尊者那堙A站在一邊,然後對沙彌提尊者說: “比丘,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嗎?”
  “賢友,我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賢友,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嗎?”
  “比丘,我也是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的。比丘,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嗎?”
  “賢友,我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賢友,你有受持當下勤修偈嗎?”
  “比丘,我也是沒有受持當下勤修偈的。比丘,你要學習、掌握、受持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當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能帶來利益,是梵行的基礎。”
  那位天神說了這番話後,就在那媮籊S。
  於是,沙彌提尊者在天明時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世尊,然後再說: “大德,如果世尊為我說當

下勤修偈及它的解釋和分析就好了。”
  “比丘,既然這樣,你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沙彌提尊者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不戀棧過去,
     不期盼將來,
     過去已消逝,
     將來不可得,
     現在一一法,
     觀察其生滅;
     智者得昇進,
     不敗不動搖。
    
     當下應精勤,
     有誰能確知,
     死神之大軍,
     明天不會至?
     如是精勤住,
     日夜不鬆懈;
     如來稱此人,
     當下勤修者。”
  世尊.善逝說了以上的話後,便起座進入住所。
  世尊離去不久,那些比丘心想: “世尊簡略向我們指出這個義理,沒有詳細解說便起座進入住所了。誰可詳細解說這個義理呢?” 那些比丘再心想: “大迦旃延尊者受導師所稱讚,受有智慧的同修所尊崇,他能夠詳細解說這個義理。讓我們前往大迦旃延尊者那堙A再問他這個義理吧。”
  於是,那些比丘前往大迦旃延尊者那堙A和大迦旃延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把世尊略說義理便起座進入住所的事情告訴他,及請他詳細解說那個義理。
  “賢友們,就正如一個需要實木、尋求實木、到處尋找實木的人,越過大樹幹,卻想在樹枝、樹葉當中尋找實木。尊者也是這樣,跟導師.世尊面對面而越過他,卻想找我來問這個義理。賢友們,世尊知所應知、見所應見、是眼、是智、是法、是梵、講解修行、帶來真義、帶來甘露、是法主、是如來。你們應在那時候再問世尊,當他為你們解說時,你們便受持這個義理。”
  “迦旃延賢友,世尊當然是知所應知、見所應見、是眼、是智、是法、是梵、講解修行、帶來真義、帶來甘露、是法主、是如來。我們當然是應在那時候再問世尊,當他為我們解說時,我們便受持這個義理。但是,大迦旃延尊者同樣受導師所稱讚,受有智慧的同修所尊崇;大迦旃延尊者能夠詳細解說這個義理,願大迦旃延尊者慈愍我們,為我們解說這個義理。”
  “賢友們,既然這樣,你們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那些比丘回答大迦旃延尊者: “賢友,是的。”
  大迦旃延尊者說: “賢友們,世尊簡略指出的義理,我知道它詳細的意義:
  “賢友們,什麼是戀棧過去呢?一個人心想: ‘這是我過去的眼,這是過去的色;這是我過去的耳,這是過去的聲;這是我過去的鼻,這是過去的香;這是我過去的舌,這是過去的味;這是我過去的身,這是過去的觸;這是我過去的意,這是過去的法。’ 他的心識在當中帶著貪欲,心識帶著貪欲時便會對此有愛喜,對此有愛喜時便會戀棧過去。賢友們,這就是戀棧過去了。
  “賢友們,什麼是不戀棧過去呢?一個人心想: ‘這是我過去的眼,這是過去的色;這是我過去的耳,這是過去的聲;這是我過去的鼻,這是過去的香;這是我過去的舌,這是過去的味;這是我過去的身,這是過去的觸;這是我過去的意,這是過去的法。’ 他的心識不在當中帶著貪欲,心識不帶著貪欲時便會對此沒有愛喜,對此沒有愛喜時便不會戀棧過去。賢友們,這就是不戀棧過去了。
  “賢友們,什麼是期盼將來呢?一個人心想: ‘我將來的眼將會是這樣的,色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耳將會是這樣的,聲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鼻將會是這樣的,香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舌將會是這樣的,味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身將會是這樣的,觸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意將會是這樣的,法將會是這樣的。’ 他內心渴望去取得那些還沒有取得的東西,以渴望為條件便會對此有愛喜,對此有愛喜時便會期盼將來。賢友們,這就是期盼將來了。
  “賢友們,什麼是不期盼將來呢?一個人心想: ‘我將來的眼將會是這樣的,色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耳將會是這樣的,聲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鼻將會是這樣的,香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舌將會是這樣的,味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身將會是這樣的,觸將會是這樣的;我將來的意將會是這樣的,法將會是這樣的。’ 他內心不渴望去取得那些還沒有取得的東西,沒有渴望為條件便不會對此有愛喜,對此沒有愛喜時便不會期盼將來。賢友們,這就是不期盼將來了。
  “賢友們,什麼是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呢?賢友們,面對眼和色兩者、耳和聲兩者、鼻和香兩者、舌和味兩者、身和觸兩者、意和法兩者時,心識在當中帶著貪欲,心識帶著貪欲時便會對此有愛喜,對此有愛喜時便會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賢友們,這就是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了。
  “賢友們,什麼是不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呢?賢友們,面對眼和色兩者、耳和聲兩者、鼻和香兩者、舌和味兩者、身和觸兩者、意和法兩者時,心識不在當中帶著貪欲,心識不帶著貪欲時便會對此沒有愛喜,對此沒有愛喜時便不會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賢友們,這就是不敗於現在一一法之中了。
  “賢友們,世尊簡略指出的義理,我知道它詳細的意義。如果你們喜歡的話,前往世尊那埵A問他,當他為你們解說時,你們便受持這個義理。”
  比丘對大迦旃延尊者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愉快。他們起座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找大迦旃延尊者詳細解說義理的事情告訴他:
  “大德,大迦旃延尊者以這樣的方式,以這樣的文字,以這樣的詞句來詳細解說這個義理。”
  “比丘們,大迦旃延是一位智者,大迦旃延有大智慧。比丘們,如果你們再問我這個義理,我的解釋也會像大迦旃延所解釋的那樣,你們應受持這個義理。”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比丘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