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30 天信使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三零.天信使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就正如一個有眼睛的人,站在兩所房屋中間,能看見人們從兩所房屋的門口進進出出,也能看見人們正在走向哪一所房屋。同樣地,我有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眾生怎樣死後再次投生;知道不同的業使眾生在上等或下等、高種姓或低種姓、善趣或惡趣的地方投生──這些眾生由於具有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稱讚聖者,懷有正見,做出由正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天之中;這些眾生由於具有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稱讚聖者,懷有正見,做出由正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人之中;這些眾生由於具有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責難聖者,懷有邪見,做出由邪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餓鬼之中;這些眾生由於具有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責難聖者,懷有邪見,做出由邪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畜生之中;這些眾生由於具有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責難聖者,懷有邪見,做出由邪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地獄之中。
  “比丘們,有一個人投生在地獄後,獄卒捉著他雙臂,押到閻羅王面前,說:‘大王,這人不尊敬父母,不尊敬沙門婆羅門,不尊敬族中的長者,請你對他作出判罰吧。’
  “比丘們,閻羅王根據第一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說: ‘犯人,你看不見第一種天的信使在人們之中出現嗎?’
  “那人答: ‘大王,看不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你看不見一些躺臥的嬰兒,思想遲鈍,躺在自己的屎尿之中嗎?’
  “ ‘大王,我看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當你在有知識及耆老的時候,內心卻不這樣想: “我是會生的,不能免除生。讓我作身、口、意的善行吧!” ’
  “那人答: ‘大王,我不懂這樣想。大王,我是一個放逸的人。’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因為你放逸,所以不作身、口、意的善行。我就將判罰放逸的人那樣對你作出判罰吧!這些惡業不是由你的父母所作,不是由你的兄弟姊妹所作,不是由你的朋友所作,不是由你的親屬所作,不是由沙門婆羅門所作,不是由天神所作,全是由你自己所作。你作出這些惡業,便要承受這些惡果!’
  “比丘們,閻羅王根據第一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之後,便根據第二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說: ‘犯人,你看不見第二種天的信使在人們之中出現嗎?’
  “那人答: ‘大王,看不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你看不見人們無論男女,到了八十、九十或一百歲時,年老、彎起腰背、靠柺杖行路、渾身顫抖、身體虛弱、年華逝去、牙齒掉下、頭髮轉白、頭髮稀疏、禿頭、面有皺紋、面有雀斑嗎?’
  “ ‘大王,我看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當你在有知識及耆老的時候,內心卻不這樣想: “我也是會老的,不能免除老。讓我作身、口、意的善行吧!” ’
  “那人答: ‘大王,我不懂這樣想。大王,我是一個放逸的人。’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因為你放逸,所以不作身、口、意的善行。我就將判罰放逸的人那樣對你作出判罰吧!這些惡業不是由你的父母所作,不是由你的兄弟姊妹所作,不是由你的朋友所作,不是由你的親屬所作,不是由沙門婆羅門所作,不是由天神所作,全是由你自己所作。你作出這些惡業,便要承受這些惡果!’
  “比丘們,閻羅王根據第二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之後,便根據第三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說: ‘犯人,你看不見第三種天的信使在人們之中出現嗎?’
  “那人答: ‘大王,看不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你看不見人們無論男女,在重病中受苦,躺在自己的大小二便之中,要靠別人扶起床,要靠別人扶下床嗎?’
  “ ‘大王,我看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當你在有知識及耆老的時候,內心卻不這樣想: “我也是會病的,不能免除病。讓我作身、口、意的善行吧!” ’
  “那人答: ‘大王,我不懂這樣想。大王,我是一個放逸的人。’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因為你放逸,所以不作身、口、意的善行。我就將判罰放逸的人那樣對你作出判罰吧!這些惡業不是由你的父母所作,不是由你的兄弟姊妹所作,不是由你的朋友所作,不是由你的親屬所作,不是由沙門婆羅門所作,不是由天神所作,全是由你自己所作。你作出這些惡業,便要承受這些惡果!’
  “比丘們,閻羅王根據第三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之後,便根據第四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說: ‘犯人,你看不見第四種天的信使在人們之中出現嗎?’
  “那人答: ‘大王,看不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你看不見一些盜賊罪犯被捉到,國王對他施以各種懲罰──以鞭鞭打、以藤條鞭打、以短棒打、截手、截腳、截手腳、截耳、截鼻、截耳鼻、沸水鍋刑、拔毛髮刑、羅睺口燒刑、火環燒刑、燒手刑、割肉刑、樹皮刑、羚羊刑、鈎肉刑、銅錢刑、醃刑、刺刑、草纏刑、淋熱油、以狗咬、繫刺樁、劍割頭顱嗎?’
  “ ‘大王,我看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當你在有知識及耆老的時候,內心卻不這樣想: “聽說這些人做了惡業,所以他們現生受到各種懲罰,更不用說來生所受的苦了。讓我作身、口、意的善行吧!” ’
  “那人答: ‘大王,我不懂這樣想。大王,我是一個放逸的人。’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因為你放逸,所以不作身、口、意的善行。我就將判罰放逸的人那樣對你作出判罰吧!這些惡業不是由你的父母所作,不是由你的兄弟姊妹所作,不是由你的朋友所作,不是由你的親屬所作,不是由沙門婆羅門所作,不是由天神所作,全是由你自己所作。你作出這些惡業,便要承受這些惡果!’
  “比丘們,閻羅王根據第四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之後,便根據第五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說: ‘犯人,你看不見第五種天的信使在人們之中出現嗎?’
  “那人答: ‘大王,看不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你看不見人們無論男女,屍體被人丟棄在荒塚,過了一天、兩天或三天,屍體腫脹、發黑、流膿嗎?’
  “ ‘大王,我看見。’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當你在有知識及耆老的時候,內心卻不這樣想: “我也是會死的,不能免除死。讓我作身、口、意的善行吧!” ’
  “那人答: ‘大王,我不懂這樣想。大王,我是一個放逸的人。’
  “比丘們,閻羅王對那人說: ‘犯人,因為你放逸,所以不作身、口、意的善行。我就將判罰放逸的人那樣對你作出判罰吧!這些惡業不是由你的父母所作,不是由你的兄弟姊妹所作,不是由你的朋友所作,不是由你的親屬所作,不是由沙門婆羅門所作,不是由天神所作,全是由你自己所作。你作出這些惡業,便要承受這些惡果!’
  “比丘們,閻羅王根據第五種天的信使來審問他之後,便保持靜默。獄卒把那人五花大綁,將燒紅的鐵棒烙他雙手、雙腳及胸膛。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人推倒在地上,然後用利斧斬截他。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人腳上頭下倒懸,然後用利斧斬截他。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人套上車軛,令他在有猛烈火焰的地上來回行走。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令那人在有猛烈火焰的大炭山上下爬行。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人腳上頭下倒懸,然後把他放進用猛烈火焰燒紅的銅鍋媯N,一直煮得遍身也出浮滓。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人放入大地獄之中。這就是大地獄:
  “四角有四門,
     內堣孜★j、
     外圍及頂蓋,
     均以鐵圍繞。
    
     地亦由鐵成,
     更帶烈火焰,
     熱力常週遍,
     滿一百由旬。
  “比丘們,大地獄東牆噴出的火焰直達西牆,西牆噴出的火焰直達東牆,北牆噴出的火焰直達南牆,南牆噴出的火焰直達北牆,底部噴出的火焰直達頂部,頂部噴出的火焰直達底部。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過了一段長時間之後,大地獄的東門打開,那人立即快速跑去,當快跑的時候外皮遭燃燒,內皮遭燃燒,肉遭燃燒,腱遭燃燒,骨受煙燻。他這樣子跑去,但將近到的時候門又關上。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過了一段長時間之後,大地獄的南門……
  “比丘們,過了一段長時間之後,大地獄的西門……
  “比丘們,過了一段長時間之後,大地獄的北門打開,那人立即快速跑去,當快跑的時候外皮遭燃燒,內皮遭燃燒,肉遭燃燒,腱遭燃燒,骨受煙燻。他這樣子跑去,但將近到的時候門又關上。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過了一段長時間之後,大地獄的東門打開,那人立即快速跑去,當快跑的時候外皮遭燃燒,內皮遭燃燒,肉遭燃燒,腱遭燃燒,骨受煙燻。他這樣子跑去,跑出了那扇門。
  “比丘們,大地獄連接著一個很大的屎地獄,那人掉進那堙C在屎地獄埵釵y咀的眾生,牠們啄破那人的外皮,啄破外皮後便啄破內皮,啄破內皮後便啄破肉,啄破肉後便啄破腱,啄破腱後便啄破骨,啄破骨後便吃骨髓。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屎地獄連接著一個很大的火炭地獄,那人掉進那堙A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火炭地獄連接著一個很大的刺樹林,刺樹高一由旬,長出的刺有十六指的長度,燃燒著猛烈火焰,獄卒還令那人在刺樹上下爬行。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刺樹林連接著一個很大的劍葉林,那人走進那堙A那堛瑣薷韋Q風吹動,會割截那人的手,割截那人的腳,割截那人的手腳,割截那人的耳,割截那人的鼻,割截那人的耳鼻。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劍葉林連接著一條很大的石灰河,那人掉進那堙A不斷被石灰河沖蝕。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用鈎鈎起那人,放在岸邊,然後問他: ‘喂,你想怎樣?’
  “那人說: ‘大德,我很肚餓。’
  “比丘們,獄卒用燃燒著猛烈火焰的鐵鉗打開那人的口,然後把一個燃燒著猛烈火焰的鐵球放進那人口內,鐵球燃燒那人的唇、口、喉、腹、小腸、大腸,然後從身體下部排出來。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問那人: ‘喂,你想怎樣?’
  “那人說: ‘大德,我很口渴。’
  “比丘們,獄卒用燃燒著猛烈火焰的鐵鉗打開那人的口,然後把一些燃燒著猛烈火焰的鐵漿倒進那人口內,鐵漿燃燒那人的唇、口、喉、腹、小腸、大腸,然後從身體下部排出來。那人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再將那人放進大地獄。
  “比丘們,從前,有一次,閻羅王心想: ‘人們在世間上做惡業,他們因為各種不同的惡業而遭受各種判罰。我真是受夠了!如果我能投生為人及遇到如來.阿羅漢.等正覺生於世上就好了。這樣我便能夠親近世尊,世尊為我說法,我便能夠明白法義了!’
  “比丘們,這不是我從其他沙門或婆羅門那媗它^來的,這是我親身知道、親身看見、親身明白,然後對你們說的。”
  世尊.善逝.導師說了以上的話後,進一步再說:
  “心放逸之人,
     雖遇天信使,
     也生低劣處,
     長夜常啼哭。
    
     善人心寂靜,
     若遇天信使,
     策勵求聖法,
     內心不放逸。
    
     生死因依有,
     於依生怖畏,
     無依得解脫,
     生死得盡除。
    
     超越一切苦、
     瞋恚及恐懼,
     逮得安穩處,
     現法得湼槃。”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