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29 愚人與智者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二九.愚人與智者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有三種愚人的形、愚人的相、愚人的品格。是哪三種呢?
  “比丘們,愚人想惡念、說惡語、做惡行。
  “比丘們,如果愚人不想惡念、不說惡語、不做惡行,有智慧的人怎會知道他是一個不善的人呢!因為愚人想惡念、說惡語、做惡行,因此有智慧的人便知道他是一個不善的人。
  “比丘們,愚人現生會帶來三種苦惱。一個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的愚人,當他坐在聚集堂、路上或廣場時,如果人們在商討一些有關的事情,他便會心想: ‘人們在商討一些有關的事情了,我也有做過這些行為,有人看見我做這些行為。’ 比丘們,這是愚人現生會帶來的第一種苦惱。
  “比丘們,再者,一個愚人如果看見一個盜賊罪犯被捉到,國王對他施以各種懲罰──以鞭鞭打、以藤條鞭打、以短棒打、截手、截腳、截手腳、截耳、截鼻、截耳鼻、沸水鍋刑、拔毛髮刑、羅睺口燒刑、火環燒刑、燒手刑、割肉刑、樹皮刑、羚羊刑、鈎肉刑、銅錢刑、醃刑、刺刑、草纏刑、淋熱油、以狗咬、繫刺樁、劍割頭顱──的時候,他便會心想: ‘盜賊罪犯因為作出一些惡行的原因被捉到,國王對他施以各種懲罰,我也有做過這些行為,有人看見我做這些行為,如果國王知道,也會捉我施以各種懲罰。’ 比丘們,這是愚人現生會帶來的第二種苦惱。
  “比丘們,再者,一個愚人在登上椅、登上床或躺在地上的時候,他之前的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這些惡業便會垂覆他、垂蓋他、垂罩他。比丘們,就正如在黃昏的時候,大山的影子會垂覆大地、垂蓋大地、垂罩大地,同樣地,一個愚人在登上椅、登上床或躺在地上的時候,他之前的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這些惡業便會垂覆他、垂蓋他、垂罩他。這時候他便會心想: ‘我真的是沒有做過好事,沒有做過善行,沒有做過使人安心的事情!所做的只有惡事、殘忍的事、污染的事,我死後會投生到這些趣別之中!’ 他感到傷心,感到不幸,感到悲哀,搥胸號哭,內心迷亂。比丘們,這是愚人現生會帶來的第三種苦惱。
  “比丘們,一個愚人做出身惡行、口惡行、意惡行,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比丘們,任何人以 ‘唯獨有不願意的事情,唯獨有不期望的事情,唯獨有不喜歡的事情’ 來描述地獄,這就是對地獄作出一個正確的解說。比丘們,即使用譬喻,也不易說出地獄之中痛苦的程度。”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一位比丘對他說: “大德,你能否作一個譬喻來形容它呢?”
  世尊說: “比丘,是能的。
  “比丘們,就正如一個衙差捉了一個盜賊罪犯後押到國王面前。
  “ ‘大王,這是一個盜賊罪犯,請你對他作出判罰吧。’
  “國王這樣說: ‘你在早上用矛刺這個盜賊一百次吧!’ 於是,那個盜賊在早上被矛刺了一百次。
  “國王在中午的時候問: ‘那個盜賊怎麼樣?’
  “ ‘大王,他仍然活著。’
  “國王這樣說: ‘你在中午再用矛刺那個盜賊一百次吧!’ 於是,那個盜賊在中午再被矛刺了一百次。
  “國王在晚上的時候問: ‘那個盜賊怎麼樣?’
  “ ‘大王,他仍然活著。’
  “國王這樣說: ‘你在晚上再用矛刺那個盜賊一百次吧!’ 於是,那個盜賊在晚上再被矛刺了一百次。
  “比丘們,你們認為怎樣,那人在一天之內被矛刺了三百次,會不會因此而帶來苦惱呢?”
  “大德,即使被矛刺一次,也會因此而帶來苦惱,更遑論被矛刺三百次了。”
  這時候,世尊拿起一塊細小的石頭,然後對比丘說: “比丘們,你們認為怎樣,我拿著這塊細小石頭大還是喜瑪拉雅山大呢?”
  “大德,世尊拿著這塊細小石頭微不足道,跟喜瑪拉雅山無法相比,即使跟小部分的喜瑪拉雅山,也無法相比。”
  “比丘們,同樣地,那人被矛刺了三百次所帶來的苦惱,跟地獄的苦無法相比,即使跟小部分地獄的苦,也無法相比。
  “比丘們,獄卒會把地獄的眾生五花大綁,將燒紅的鐵棒烙他們雙手、雙腳及胸膛。那些眾生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們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些眾生推倒在地上,然後用利斧斬截他們。那些眾生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們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些眾生腳上頭下倒懸,然後用利斧斬截他們。那些眾生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們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些眾生套上車軛,令他們在有猛烈火焰的地上來回行走。那些眾生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們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令那些眾生在有猛烈火焰的大炭山上下爬行。那些眾生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們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些眾生腳上頭下倒懸,然後把他們放進用猛烈火焰燒紅的銅鍋媯N,一直煮得遍身也出浮滓。那些眾生一直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惡業一朝不盡,他們也不會死亡。
  “比丘們,獄卒還把那些眾生放入大地獄之中。這就是大地獄:
  “四角有四門,
     內堣孜★j、
     外圍及頂蓋,
     均以鐵圍繞。
    
     地亦由鐵成,
     更帶烈火焰,
     熱力常週遍,
     滿一百由旬。
  “比丘們,我可以用各種方式來講說地獄,但不容易將地獄的苦全部講說出來。
  “比丘們,有吃草的畜生趣眾生,牠們以嚙食農作物和乾草維生。什麼是吃草的畜生趣眾生呢?馬、牛、驢、羊、鹿以及其他任何同類別的畜生。比丘們,一個取著味覺的愚人做惡業,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這種吃草的畜生趣眾生之中。
  “比丘們,有吃糞便的畜生趣眾生,牠們從遠處嗅到糞便的味道後,便跑去糞便那堙A心想: ‘現在有東西吃了,現在有東西吃了!’ 就正如一些婆羅門走到有祭品味道的地方,心想: ‘現在有東西吃了,現在有東西吃了!’ 同樣地,有吃糞便的畜生趣眾生,牠們從遠處嗅到糞便的味道後,便跑去糞便那堙A心想: ‘現在有東西吃了,現在有東西吃了!’ 什麼是吃糞便的畜生趣眾生呢?雞、豬、狗、豺以及其他任何同類別的畜生。比丘們,一個取著味覺的愚人做惡業,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這種吃糞便的畜生趣眾生之中。
  “比丘們,有在黑暗中生、在黑暗中老、在黑暗中死的畜生趣眾生。什麼是在黑暗中生、在黑暗中老、在黑暗中死的畜生趣眾生呢?某些昆蟲、某些蟲類、泥土中的昆蟲以及其他任何同類別的畜生。比丘們,一個取著味覺的愚人做惡業,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這種在黑暗中生、在黑暗中老、在黑暗中死的畜生趣眾生之中。
  “比丘們,有在水中生、在水中老、在水中死的畜生趣眾生。什麼是在水中生、在水中老、在水中死的畜生趣眾生呢?魚、龜、鱷魚以及其他任何同類別的畜生。比丘們,一個取著味覺的愚人做惡業,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這種在水中生、在水中老、在水中死的畜生趣眾生之中。
  “比丘們,有在不淨的環境中生、在不淨的環境中老、在不淨的環境中死的畜生趣眾生。什麼是在不淨的環境中生、在不淨的環境中老、在不淨的環境中死的畜生趣眾生呢?在腐魚、腐屍、腐粥、水坑、污水池生活的眾生。比丘們,一個取著味覺的愚人做惡業,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這種在不淨的環境中生、在不淨的環境中老、在不淨的環境中死的畜生趣眾生之中。
  “比丘們,我可以用各種方式來講說畜生,但不容易將畜生的苦全部講說出來。
  “比丘們,你們認為怎樣呢?假如有人把一個單孔軛掉進海中,東風會把它吹到西方,西風會把它吹到東方,北風會把它吹到南方,南風會把它吹到北方,海中有一隻盲眼的烏龜每隔一百年都會浮上水面一次,有一次,當那隻盲眼烏龜浮上水面的時候,頭頸正好穿過那個單孔軛。”
  “大德,這種事情是很難才會發生的,是長久的時間才會遇到一次的。”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