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28 污染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二八.污染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睒彌的瞿尸陀園。
  這時候,拘睒彌的比丘互相爭論、爭吵、爭執,常以口舌作為兵器互相攻擊。
  這時候,有一位比丘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站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拘睒彌的比丘互相爭論、爭吵、爭執,常以口舌作為兵器互相攻擊。願世尊悲憫,前往那些比丘那奡N好了。”
  世尊保持沉默以表示接受那位比丘的建議。於是,世尊前往那些比丘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比丘們,不要這樣!不要爭論,不要爭吵,不要爭辯,不要爭執!”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有一個比丘對他說: “大德,停止!大德,世尊是法主,讓世尊過少事務的生活,當下安住在樂之中;讓我們爭論、爭吵、爭辯、爭執吧!”
  世尊第二次對他們說……
  世尊第三次對他們說: “比丘們,不要這樣!不要爭論,不要爭吵,不要爭辯,不要爭執!”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有一個比丘對他說: “大德,停止!大德,世尊是法主,讓世尊過少事務的生活,當下安住在樂之中;讓我們爭論、爭吵、爭辯、爭執吧!”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拘睒彌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回去執拾房舍,拿著大衣和缽,然後站著說這偈頌:
  “但說凡雜聲,
     無人知此愚;
     僧團遭分裂,
     無一知此過。
    
     忘失智者言,
     口行不牧養,
     語言衝口出,
     不知其後果。
    
     若人懷此念:
     彼欲侮辱我,
     欺我傷害我。
     怨恨不能息。
    
     若不懷此念:
     彼欲侮辱我,
     欺我傷害我。
     怨恨能平息。
    
     不以怨報怨,
     怨恨無從生,
     永久得平息,
     此是古常法。
    
     凡愚不能知:
     死神離不遠。
     智者知此事,
     諍論自然息。
    
     殺生害人者,
     盜牲盜財者,
     劫掠一國者,
     猶能相共事;
     汝等諸比丘,
     為何不和合?
    
     若得好同伴,
     共住堅定中,
     能越諸險阻,
     心歡具正念。
    
     若無好同伴,
     應捨而遠去,
     如王捨王位,
     如象獨住林。
    
     寧可單獨行,
     不與愚為伴,
     獨處不作惡,
     如象獨住林。”
  世尊說了這首偈頌之後,便前往波邏迦村。
  這時候,婆求尊者住在波邏迦村,他從遠處看見世尊前來,便替世尊準備座位和洗腳水。世尊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洗淨雙腳。婆求尊者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世尊對婆求尊者說:
  “比丘,你好嗎,生活得好嗎,容易化取食物嗎?”
  “世尊,我很好,生活得很好,容易化取食物。”
  世尊為婆求尊者說法,對他開示,對他教導,使他景仰,使他歡喜,然後起座前往東竹園。
  這時候,阿那律陀尊者、難提尊者、金毗羅尊者一起住在東竹園。
  守園人從遠處看見世尊前來,對他這樣說: “沙門,不要進入這個園林。有三位尊者住在這堙A不要騷擾他們。”
  阿那律陀尊者聽到守園人攔阻世尊的說話,於是對守園人說: “守園人賢友,不要攔阻世尊。前來的是我們的導師,前來的是世尊!”
  之後,阿那律陀尊者前往難提尊者和金毗羅尊者那堙A對他們說: “尊者們,真好了!尊者們,真好了!我們的導師來了,世尊來了!” 阿那律陀尊者、難提尊者、金毗羅尊者一起上前迎接世尊,一個人替世尊拿衣缽,一個人替世尊準備座位,一個人替世尊準備洗腳水。
  世尊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洗淨雙腳。三位尊者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世尊對阿那律陀尊者說:
  “阿那律陀,你們好嗎,生活得好嗎,容易化取食物嗎?”
  “世尊,我們很好,生活得很好,容易化取食物。”
  “阿那律陀,你們和合,融洽,沒有爭執嗎?你們水乳交融地生活,以善意的目光來相視嗎?”
  “大德,我們和合,融洽,沒有爭執。我們水乳交融地生活,以善意的目光來相視。”
  “阿那律陀,你們是怎樣和合,融洽,沒有爭執的呢?你們是怎樣水乳交融地生活,以善意的目光來相視的呢?”
  “大德,我這樣想: ‘我有得著,我有善得!我能和這樣好的同修住在一起!’ 大德,我無論在公開或隱蔽的場合,都以慈心作身業來對待這些同修;無論在公開或隱蔽的場合,都以慈心作口業來對待這些同修;無論在公開或隱蔽的場合,都以慈心作意業來對待這些同修。
  “大德,我這樣想: ‘讓我放下個人的心念,跟隨這些尊者的心念吧。’ 大德,我放下了個人的心念,跟隨這些尊者的心念。我們的身體雖然不同,但都是一條心的。”
  難提尊者和金毗羅尊者分別也是這樣對世尊說: “大德,我這樣想: ‘我有得著,我有善得!我能和這樣好的同修住在一起!’ 大德,我無論在公開或隱蔽的場合,都以慈心作身業來對待這些同修;無論在公開或隱蔽的場合,都以慈心作口業來對待這些同修;無論在公開或隱蔽的場合,都以慈心作意業來對待這些同修。
  “大德,我這樣想: ‘讓我放下個人的心念,跟隨這些尊者的心念吧。’ 大德,我放下了個人的心念,跟隨這些尊者的心念。我們的身體雖然不同,但都是一條心的。”
  阿那律陀尊者對世尊說: “大德,我們就是這樣和合,融洽,沒有爭執。我們就是這樣水乳交融地生活,以善意的目光來相視。”
  “阿那律陀,十分好,十分好!你們保持不放逸、勤奮、專心一意嗎?”
  “大德,我們保持不放逸、勤奮、專心一意。”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