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21 小空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二一.小空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東園鹿母講堂。
  這時候,阿難尊者在黃昏離開靜處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人一個名叫那伽羅的市鎮,在那堙A世尊曾在我面前說,我曾在世尊面前聽過: ‘阿難,我現在時常安住在空之中。’ 大德,我是否善聽聞、善學習、善思維、善受持這句說話呢?”
  “阿難,是的。你善聽聞、善學習、善思維、善受持這句說話。阿難,我過去和現在都時常安住在空之中。
  “就正如這座東園鹿母講堂,空除了象、牛、馬,空除了金銀,空除了聚集的男女,唯獨是比丘僧團沒有空除。
  “同樣地,一位比丘不在村想之中作意,不在人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森林想之中作意,他因森林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1。他知道,沒有任何村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人想所帶來的躁動,唯獨是有森林想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村想,空除了人想,唯獨是森林想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人想之中作意,不在森林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地想之中作意,他因地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
  “阿難,就正如被百顆釘繃緊的牛皮革,被繃得完全平坦,完全沒有皺紋,同樣地,一位比丘不在高低不平的大地作意,不在河谷作意,不在有殘樹幹、荊棘的地方作意,不在不平的山勢作意,唯獨是在平坦的地想之中作意,他因地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
  “他知道,沒有任何人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森林想所帶來的躁動,唯獨是有地想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人想,空除了森林想,唯獨是地想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森林想之中作意,不在地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空無邊處想之中作意,他因空無邊處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他知道,沒有任何森林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地想所帶來的躁動,唯獨是有空無邊處想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森林想,空除了地想,唯獨是空無邊處想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地想之中作意,不在空無邊處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識無邊處想之中作意,他因識無邊處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他知道,沒有任何地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空無邊處想所帶來的躁動,唯獨是有識無邊處想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地想,空除了空無邊處想,唯獨是識無邊處想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空無邊處想之中作意,不在識無邊處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無所有處想之中作意,他因無所有處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他知道,沒有任何空無邊處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識無邊處想所帶來的躁動,唯獨是有無所有處想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空無邊處想,空除了識無邊處想,唯獨是無所有處想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識無邊處想之中作意,不在無所有處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非想非非想處想之中作意,他因非想非非想處想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他知道,沒有任何識無邊處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無所有處想所帶來的躁動,唯獨是有非想非非想處想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識無邊處想,空除了無所有處想,唯獨是非想非非想處想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無所有處想之中作意,不在非想非非想處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無相定之中作意,他因無相定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他知道,沒有任何無所有處想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非想非非想處想所帶來的躁動,只有以身命為緣的六處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他知道自己空除了無所有處想,空除了非想非非想處想,只有以身命為緣的六處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再者,一位比丘不在無所有處想之中作意,不在非想非非想處想之中作意,唯獨是在無相定之中作意,他因無相定而內心欣然、平靜、安穩、解脫。他知道,無相定也是一種行,也是一種思,這都是無常的,是滅盡法。當他有了以上的知見時,心便從欲漏、有漏、無明漏之中解脫出來。在得到解脫時會帶來一種解脫智,他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他知道,沒有任何欲漏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有漏所帶來的躁動,沒有任何無明漏所帶來的躁動,只有以身命為緣的六處所帶來的一些細微躁動。

他知道自己空除了欲漏想,空除了有漏想,空除了無明漏想,只有以身命為緣的六處沒有空除。任何他沒有的,他察看到空除了那些東西,任何他有的,他知道有那些東西存在。阿難,這樣的修習是如實、不顛倒、清淨的,這稱之為空。
  “阿難,過去所有沙門或婆羅門要安住在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都是安住在這種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將來所有沙門或婆羅門要安住在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都是安住在這種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現在所有沙門或婆羅門要安住在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都是安住在這種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阿難,因此,你應這樣修學:安住在清淨、究極、無上的空之中。”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阿難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解脫(vimuccati / vimutti)有心解脫(內心在定境之中)與慧解脫(徹底從貪欲、瞋恚、愚癡之中解脫出來)之分。從經文的上文下理可知,這堛爾挐甈O指心解脫。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