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14 應行不應行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一四.應行不應行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我要對你們說 ‘應行踐和不應行踐’ 的法義。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是的。”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身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身行是相異的。
  “比丘們,我說,口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口行是相異的。
  “比丘們,我說,意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意行是相異的。
  “比丘們,我說,起心動念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起心動念是相異的。
  “比丘們,我說,想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想的薰習是相異的。
  “比丘們,我說,見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見的薰習是相異的。
  “比丘們,我說,個人氣質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個人氣質的薰習是相異的。”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舍利弗尊者對他說: “大德,世尊簡略的說話,我知道它詳細的義理。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身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身行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大德,一些身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這樣的身行便不應行踐;一些身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這樣的身行便應行踐。
  “大德,哪些身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呢?一些殺生的人,他們殘忍、滿手鮮血、嗜好殺戮、不仁慈對待眾生。一些偷盜的人,他們盜取別人藏在村落或森林的財物。一些邪淫的人,他們跟受父母保護、受兄弟保護、受姊妹保護、受親屬保護、有丈夫、受法律保護、已接受婚聘等女性發生性行為。大德,這樣的身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
  “大德,哪些身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呢?一些捨棄殺生、遠離殺生的人,他們放下棒杖,放下武器,對所有生命都有悲憫心。一些捨棄偷盜、遠離偷盜的人,他們不會盜取別人藏在村落或森林的財物。一些捨棄邪淫、遠離邪淫的人,他們不會跟受父母保護、受兄弟保護、受姊妹保護、受親屬保護、有丈夫、受法律保護、已接受婚聘等女性發生性行為。大德,這樣的身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身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身行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以上的原因而說的。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口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口行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大德,一些口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這樣的口行便不應行踐;一些口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這樣的口行便應行踐。
  “大德,哪些口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呢?一些妄語的人,他們在被帶到集會中、大眾中、親屬中、同業中或王族中問話的時候,為了自己的原因、為了他人的原因或為了少許物質利益的原因而故意說妄語──自己不知的說知道,自己知道的說不知;自己看不見的說看見,自己看見的說看不見。一些兩舌的人,他們說離間別人的話,使和合的帶來分裂,喜歡分裂,景仰分裂,欣樂分裂,說使人分裂的話。一些惡口的人,他們無論說什麼,都粗魯、無禮、尖酸、苛刻、帶著忿怒、不帶來定。一些綺語的人,他們說不適時的話、不真實的話、沒有意義的話、和法無關的話、和律無關的話、沒有價值的話,在不適當的時候說話,說話沒有道理,滔滔不絕,對人沒有益處。大德,這樣的口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
  “大德,哪些口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呢?一些捨棄妄語、遠離妄語的人,他們在被帶到集會中、大眾中、親屬中、同業中或王族中問話的時候,不會為自己的原因、為他人的原因或為物質利益的原因而故意說妄語──自己不知的就說自己不知,自己知道的就說自己知道;自己看不見的就說自己看不見,自己看見的就說自己看見。一些捨棄兩舌、遠離兩舌的人,他們不會說離間別人的話,幫助分裂的得到復合,喜歡和合,景仰和合,欣樂和合,說使人和合的話。一些捨棄惡口、遠離惡口的人,他們無論說什麼,都柔和、悅耳、和藹、親切、有禮、令人歡喜、令人心悅。一些捨棄綺語、遠離綺語的人,他們說適時的話、真實的話、有意義的話、和法有關的話、和律有關的話、有價值的話,在適當的時候說話,說話有道理,適可而止,對人有益。大德,這樣的口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口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口行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以上的原因而說的。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意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意行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大德,一些意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這樣的意行便不應行踐;一些意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這樣的意行便應行踐。
  “大德,哪些意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呢?一些貪欲的人,他們貪圖別人的財物,心想佔據別人的財物。一些心生瞋恚的人,他們惡意思維,內心常想殺害、屠殺、斬殺、摧毀眾生,常想眾生不存在。大德,這樣的意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
  “大德,哪些意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呢?一些不貪欲的人,他們不會貪圖別人的財物,不會想到佔據別人的財物。一些不會心生瞋恚的人,他們不會惡意思維,內心只想眾生沒有憎恨,沒有苦迫,沒有顫抖,快樂地生活。大德,這樣的意行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意行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意行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以上的原因而說的。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起心動念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起心動念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大德,一些起心動念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這樣的起心動念便不應行踐;一些起心動念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這樣的起心動念便應行踐。
  “大德,哪些起心動念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呢?一些貪欲的人,內心時常安住在貪欲之中;一些瞋恚的人,內心時常安住在瞋恚之中;一些惱害的人,內心時常安住在惱害之中。大德,這樣的起心動念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
  “大德,哪些起心動念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呢?一些不貪欲的人,內心時常安住在不貪欲之中;一些不瞋恚的人,內心時常安住在不瞋恚之中;一些不惱害的人,內心時常安住在不惱害之中。大德,這樣的起心動念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起心動念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起心動念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以上的原因而說的。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想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想的薰習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大德,一些想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這樣的想的薰習便不應行踐;一些想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這樣的想的薰習便應行踐。
  “大德,哪些想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呢?一些貪欲的人,時常安住在貪欲想之中;一些瞋恚的人,時常安住在瞋恚想之中;一些惱害的人,時常安住在惱害想之中。大德,這樣的想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
  “大德,哪些想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呢?一些不貪欲的人,時常安住在不貪欲想之中;一些不瞋恚的人,時常安住在不瞋恚想之中;一些不惱害的人,時常安住在不惱害想之中。大德,這樣的想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想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想的薰習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以上的原因而說的。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見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見的薰習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說的呢?大德,一些見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這樣的見的薰習便不應行踐;一些見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這樣的見的薰習便應行踐。
  “大德,哪些見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的呢?一些人帶著這樣的見解: ‘沒有布施;沒有祭祀;沒有祭品;沒有苦樂業的果報;沒有今生;沒有他世;沒有父恩;沒有母恩;沒有化生的眾生;在世上沒有進入正道、完滿修行的沙門婆羅門,親身以無比智證得有今生和他世。’ 大德,這樣的見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增加而善法減少。
  “大德,哪些見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的呢?一些人帶著這樣的見解: ‘有布施;有祭祀;有祭品;有苦樂業的果報;有今生;有他世;有父恩;有母恩;有化生的眾生;在世上有進入正道、完滿修行的沙門婆羅門,親身以無比智證得有今生和他世。’ 大德,這樣的見的薰習在行踐時會令不善法減少而善法增加。
  “世尊說: ‘比丘們,我說,見的薰習可分兩種:應行踐和不應行踐。兩種見的薰習是相異的。’ 這句說話是基於以上的原因而說的。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