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12 六種清淨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一二.六種清淨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如果有一位比丘宣稱得到究竟智──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比丘們,首先不用對他的說話感到歡喜或輕蔑,應向他發問問題: ‘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以四種正直的方式來說話。什麼是四種正直的方式呢?說如實所看見的,說如實所聽到的,說如實所感到的,說如實所識知的。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以這四種正直的方式來說話。尊者有什麼樣的知,什麼樣的見,在這四種正直的方式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呢?’
  “比丘們,一位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比丘,會作出這種如法的解說: ‘賢友們,我看見、聽到、感到、識知自己沒有傾慕,沒有抗拒,沒有依賴,沒有愛著;我得到解脫,沒有結縛,內心能夠得到自在。賢友們,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在這四種正直的方式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
  “比丘們,應對這位比丘的說話稱善,心感高興和歡喜,然後再進一步向他發問問題: ‘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正確解說五取蘊。什麼是五取蘊呢?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正確解說這五取蘊。尊者有什麼樣的知,什麼樣的見,在這五取蘊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呢?’
  “比丘們,一位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比丘,會作出這種如法的解說: ‘賢友們,我知道色不堅實、會消失、不安息後,所有內心對色的傾慕、執取、執著的性向全部都盡除,我知道內心無欲、寂滅、離棄、放捨、解脫。賢友們,我知道受……賢友們,我知道想……賢友們,我知道行……賢友們,我知道識不堅實、會消失、不安息後,所有內心對識的傾慕、執取、執著的性向全部都盡除,我知道內心無欲、寂滅、離棄、放捨、解脫。賢友們,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在這五取蘊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
  “比丘們,應對這位比丘的說話稱善,心感高興和歡喜,然後再進一步向他發問問題: ‘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正確解說六界。什麼是六界呢?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正確解說這六界。尊者有什麼樣的知,什麼樣的見,在這六界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呢?’
  “比丘們,一位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比丘,會作出這種如法的解說: ‘賢友們,我明白:地界無我,沒有一個我依附在地界之中。我所有內心對地界的依賴、傾慕、執取、執著的性向全部都盡除,我知道內心無欲、寂滅、離棄、放捨、解脫。賢友們,我明白:水界……賢友們,我明白:火界……賢友們,我明白:風界……賢友們,我明白:空界……賢友們,我明白:識界無我,沒有一個我依附在識界之中。我所有內心對識界的依賴、傾慕、執取、執著的性向全部都盡除,我知道內心無欲、寂滅、離棄、放捨、解脫。賢友們,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在這六界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
  “比丘們,應對這位比丘的說話稱善,心感高興和歡喜,然後再進一步向他發問問題: ‘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正確解說內外六處。什麼是內外六處呢?眼和色,耳和聲,鼻和香,舌和味,身和觸,意和法。賢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有知有見,正確解說這內外六處。尊者有什麼樣的知,什麼樣的見,在這內外六處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呢?’
  “比丘們,一位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比丘,會作出這種如法的解說: ‘賢友們,我對眼、色、眼識、眼所識別的事物的願欲、貪欲、愛喜、渴愛、依賴、傾慕、執取、執著的性向全部都盡除,我知道內心無欲、寂滅、離棄、放捨、解脫。賢友們,我對耳、聲、耳識、耳所識別的事物……賢友們,我對鼻、香、鼻識、鼻所識別的事物……賢友們,我對舌、味、舌識、舌所識別的事物……賢友們,我對身、觸、身識、身所識別的事物……賢友們,我對意、法、意識、意所識別的事物的願欲、貪欲、愛喜、渴愛、依賴、傾慕、執取、執著的性向全部都盡除,我知道內心無欲、寂滅、離棄、放捨、解脫。賢友們,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在這內外六處之中,說內心沒有執取,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
  “比丘們,應對這位比丘的說話稱善,心感高興和歡喜,然後再進一步向他發問問題: ‘尊者有什麼樣的知,什麼樣的見,能在這個帶有心識的身命以及外在所有事相之中清除了我和我所的性向呢?’
  “比丘們,一位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比丘,會作出這種如法的解說: ‘賢友們,我之前在家的時候是一個無明的人,後來如來或如來的弟子為我說法,聽了法義之後我對如來具有敬信,我這樣反思: “在家生活有很多障礙,是塵垢之道;出家生活有如空曠的地方那樣沒有障礙。在家生活不易生活在圓滿、清淨、如螺那樣潔白的梵行之中。讓我剃掉頭髮和鬍鬚,穿著袈裟衣,從家庭生活中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吧。” 賢友們,後來,我捨棄所有財富,捨棄所有親屬,剃掉頭髮和鬍鬚,穿著袈裟衣,從家庭生活中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 ‘我成為一位出家人,具有比丘的修學和比丘的正命。我捨棄殺生、遠離殺生,放下棒杖、放下武器,對所有生命都有悲憫心。我捨棄偷盜、遠離偷盜,別人不給的東西便不取,別人不給的東西便不要;有一個不偷盜的清淨心。我捨棄非梵行,我是一個梵行者,遠離性行為這世俗的行為。我捨棄妄語、遠離妄語,我說真話、只說真話、誠實、可信賴、說話沒有前後不一。我捨棄兩舌、遠離兩舌、不會說離間別人的話,我幫助分裂的得到復合、喜歡和合、景仰和合、欣樂和合、說使人和合的話。我捨棄惡口、遠離惡口,無論我說什麼,都柔和、悅耳、和藹、親切、有禮、令人歡喜、令人心悅。我捨棄綺語、遠離綺語,我說適時的話、真實的話、有意義的話、和法有關的話、和律有關的話、有價值的話,我在適當的時候說話,說話有道理,適可而止,對人有益。
  “ ‘我遠離損害種子和植物的行為;我一天只吃一餐,過了中午不吃東西,遠離非時食;遠離觀看跳舞、唱歌、奏樂、表演;遠離花環、香水、膏油、飾物;遠離豪華的大床;遠離接受金銀錢財;遠離接受穀物;遠離接受生肉;遠離接受婦女;遠離接受僕人;遠離接受禽畜;遠離接受農田;遠離替人做信使;遠離做買賣;遠離欺騙的量秤;遠離賄賂、欺騙、詐騙;遠離傷害、殺害、綑綁、攔劫、搶掠。
  “ ‘我對能蔽體的衣服知足、對能果腹的食物知足,無論去哪堙A都只是和衣缽隨行。就正如雀鳥和牠的羽翼,無論雀鳥飛去哪堙A都只是和雙翼隨行。同樣地,我對能蔽體的衣服知足、對能果腹的食物知足,無論去哪堙A都只是和衣缽隨行。我具有聖者之戒蘊,親身體驗沒有過失之樂。
  “ ‘我在眼看到色之後,不執取形,不執取相。我知道如果不約束眼根的話,貪著、苦惱這些惡不善法便會漏入內心,因此我約束眼根,守護眼根,修習眼根律儀。
  “ ‘我在耳聽到聲之後……
  “ ‘我在鼻嗅到香之後……
  “ ‘我在舌嚐到味之後……
  “ ‘我在身感到觸之後……
  “ ‘我在意想到法之後,不執取形,不執取相。我知道如果不約束意根的話,貪著、苦惱這些惡不善法便會漏入內心,因此我約束意根,守護意根,修習意根律儀。我具有聖者之根律儀,親身體驗無染之樂。
  “ ‘我在往還的時候,對往還有覺知;在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的時候,對向前觀望、向周圍觀望有覺知;在屈伸身體的時候,對屈伸身體有覺知;在穿衣持缽的時候,對穿衣持缽有覺知;在飲食、咀嚼、感受味覺的時候,對飲食、咀嚼、感受味覺有覺知;在大便、小便的時候,對大便、小便有覺知;在行走、站立、坐下、睡覺、睡醒、說話、靜默的時候,對行走、站立、坐下、睡覺、睡醒、說話、靜默有覺知。
  “ ‘我具有聖者之戒蘊、聖者之根律儀、聖者之念和覺知,居住在叢林、樹下、深山、山谷、岩洞、墓地、森林、曠野、草堆等遠離的住處之中。我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然後盤腿坐下來,豎直腰身,把念保持安放在要繫念的地方。
  “ ‘我捨棄世上的貪欲,超越貪欲;內心清除了貪欲。
  “ ‘我捨棄瞋恚,心中沒有瞋恚,只有利益和悲憫所有眾生;內心清除了瞋恚。
  “ ‘我捨棄昏睡,超越昏睡,有光明想,有念和覺知;內心清除了昏睡。
  “ ‘我捨棄掉悔,沒有激盪,有一個內堨倣R的心;內心清除了掉悔。
  “ ‘我捨棄疑惑,超越疑惑,沒有疑惑;內心清除了對善法的疑惑。
  “ ‘我捨棄使內心污穢、使智慧軟弱的五蓋,內心離開了五欲、離開了不善法,有覺、有觀,有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我進入了初禪。我平息了覺和觀,內堨郊鞢B內心安住一境,沒有覺、沒有觀,有由定所生起的喜和樂;我進入了二禪。我保持捨心,對喜沒有貪著,有念和覺知,通過身體來體會樂──聖者說: “這人有捨,有念,安住在樂之中。” ──我進入了三禪。我滅除了苦和樂,喜和惱在之前已經消失,沒有苦、沒有樂,有捨、念、清淨;我進入了四禪。
  “ ‘當我的內心有定、清淨、明晰、沒有斑點、沒有污染、柔軟、受駕馭、安住、不動搖時,把心導向漏盡智。我如實知道什麼是苦,如實知道什麼是苦集,如實知道什麼是苦滅,如實知道什麼是苦滅之道;我如實知道什麼是漏,如實知道什麼是漏集,如實知道什麼是漏滅,如實知道什麼是漏滅之道。當我有了以上的知見時,心便從欲漏、有漏、無明漏之中解脫出來。在得到解脫時會帶來一種解脫智,我知道:生已經盡除,梵行已經達成,應要做的已經做完,沒有下一生。賢友們,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能在這個帶有心識的身命以及外在所有事相之中清除了我和我所的性向。’
  “比丘們,應對這位比丘的說話稱善,心感高興和歡喜,然後對他說: ‘賢友,我們有得著,我們有善得!我們能看見一位這樣好的梵行者!’ ”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比丘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