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03 認為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零三.認為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尸那羅的獻祭密林。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你們認為我怎麼樣──喬答摩沙門是為了得到衣服的原因而說法,或是為了得到食物的原因而說法,或是為了得到住處的原因而說法,或是為了得到有福報的後有的原因而說法嗎?”
  “大德,我們認為世尊不是為了得到衣服的原因而說法,不是為了得到食物的原因而說法,不是為了得到住處的原因而說法,不是為了得到有福報的後有的原因而說法。”
  “比丘們,聽你們所說,我不是為了得到衣服的原因而說法,不是為了得到食物的原因而說法,不是為了得到住處的原因而說法,不是為了得到有福報的後有的原因而說法。那麼你們認為我是為了什麼原因而說法呢?”
  “大德,我們認為世尊有悲憫心,為眾生的利益著想,出於悲憫而說法。”
  “比丘們,聽你們所說,我有悲憫心,為眾生的利益著想,出於悲憫而說法。比丘們,我從無比智所證得的法已對你們宣說,這就是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支、八正道。你們所有人應要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當中修學。
  “比丘們,當你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可能會有兩位比丘對法義有不同的講說而爭執。如果你們心想: ‘這些尊者的義理和言辭都不符法義。’ 這時你們應在己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和言辭都不符法義。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和言辭怎樣不符法義;不要讓他們生起爭執。’ 之後在對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和言辭都不符法義。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和言辭怎樣不符法義;不要讓他們生起爭執。’ 這樣做的話,他們便知道哪些東西是學習錯誤的,在知道後便能如實講說法和律。
  “如果你們心想: ‘這些尊者的義理不符法義,但言辭符合法義。’ 這時你們應在己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不符法義,但言辭符合法義。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怎樣不符法義,言辭怎樣符合法義;不要讓他們生起爭執。’ 之後在對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不符法義,但言辭符合法義。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怎樣不符法義,言辭怎樣符合法義;不要讓他們生起爭執。’ 這樣做的話,他們便知道哪些東西是學習錯誤的,哪些東西是學習正確的,在知道後便能如實講說法和律。
  “如果你們心想: ‘這些尊者的義理符合法義,但言辭不符法義。不過,言辭只是一些細小的事情。’ 這時你們應在己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符合法義,但言辭不符法義。不過,言辭只是一些細小的事情。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怎樣符合法義,言辭怎樣不符法義。不要讓他們為細小的事情生起爭執。’ 之後在對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符合法義,但言辭不符法義。不過,言辭只是一些細小的事情。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怎樣符合法義,言辭怎樣不符法義;不要讓他們為細小的事情生起爭執。’ 這樣做的話,他們便知道哪些東西是學習正確的,哪些東西是學習錯誤的,在知道後便能如實講說法和律。
  “如果你們心想: ‘這些尊者的義理和言辭都符合法義。’ 這時你們應在己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和言辭都符合法義。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和言辭怎樣符合法義;不要讓他們生起爭執。’ 之後在對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有些尊者的義理和言辭都符合法義。應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的義理和言辭怎樣符合法義;不要讓他們生起爭執。’ 這樣做的話,他們便知道哪些東西是自己學習正確的,在知道後便能如實講說法和律。
  “比丘們,當你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可能會有人犯戒,可能會有人越規。比丘們,這時候你們不應急於檢舉他,應先審視這個人,如果發覺: ‘這個人對我沒有惱害,對別人也沒有傷害;他對別人沒有忿怒和敵意,是一個見銳利、容易放捨的人。我能夠令這個人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 比丘們,如果是這樣的話,對他教誨是適宜的。
  “比丘們,如果發覺: ‘這個人對我沒有惱害,但對別人有傷害;他對別人有忿怒和敵意,是一個見遲鈍、容易放捨的人。我能夠令這個人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對別人有傷害是一件比較細小的事情,令他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是一件比較大的事情。’ 比丘們,如果是這樣的話,對他教誨是適宜的。
  “比丘們,如果發覺: ‘這個人對我有惱害,但對別人沒有傷害;他對別人沒有忿怒和敵意,是一個見銳利、不易放捨的人。我能夠令這個人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對我有惱害是一件比較細小的事情,令他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是一件比較大的事情。’ 比丘們,如果是這樣的話,對他教誨是適宜的。
  “比丘們,如果發覺: ‘這個人對我有惱害,對別人也有傷害;他對別人有忿怒和敵意,是一個見遲鈍、不易放捨的人。我能夠令這個人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對我有惱害和對別人有傷害是一件比較細小的事情,令他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是一件比較大的事情。’ 比丘們,如果是這樣的話,對他教誨是適宜的。
  “比丘們,如果發覺: ‘這個人對我有惱害,對別人也有傷害;他對別人有忿怒和敵意,是一個見遲鈍、不易放捨的人。我不能令這個人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 比丘們,對於這樣的人,應不要忽略捨心。
  “比丘們,當你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可能會互相之間生起語言衝突、敵對的見、內心的不滿、不信任、不高興。這時你們應在己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賢友,當我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互相之間生起語言衝突、敵對的見、內心的不滿、不信任、不高興。若是世尊大沙門知道的話,會譴責我們嗎?’
  “比丘們,比丘將會作出正確的解說: ‘賢友,當我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互相之間生起語言衝突、敵對的見、內心的不滿、不信任、不高興。若是世尊大沙門知道的話,是會譴責我們的。’
  “ ‘賢友,不捨棄這些東西,能否證得湼槃呢?’
  “比丘們,比丘將會作出正確的解說: ‘賢友,不捨棄這些東西的話,是不能證得湼槃的。’
  “之後在對方找一位資深的說法比丘,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賢友,當我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互相之間生起語言衝突、敵對的見、內心的不滿、不信任、不高興。若是世尊大沙門知道的話,會譴責我們嗎?’
  “比丘們,比丘將會作出正確的解說: ‘賢友,當我們和洽、融洽、沒有爭執地在法義當中修學時,互相之間生起語言衝突、敵對的見、內心的不滿、不信任、不高興。若是世尊大沙門知道的話,是會譴責我們的。’
  “ ‘賢友,不捨棄這些東西,能否證得湼槃呢?’
  “比丘們,比丘將會作出正確的解說: ‘賢友,不捨棄這些東西的話,是不能證得湼槃的。’
  “比丘們,如果其他比丘這樣問: ‘是尊者令那些比丘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的嗎?’
  “比丘將會作出正確的解說: ‘賢友,我前往世尊那堙A世尊為我說法,我聽了之後便對那些比丘說法,那些比丘聽了之後便離開不善和確立善行。’
  “比丘們,比丘這樣解說,便不會抬高自己,不會貶低別人,是跟隨法義的解說,不會受到同門的責難。”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比丘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