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02 五與三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零二.五與三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一些沙門婆羅門對將來作出推測,宣說各種不同的見解。
  “一些沙門婆羅門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沒有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說,眾生命終之後便會斷滅,什麼也沒有,不再存在。
  “一些沙門婆羅門說,現生得湼槃。
  “以上有一種類別宣說,命終之後,有一個 ‘我’不會壞滅;有一種類別宣說,眾生命終之後便會斷滅,什麼也沒有,不再存在;有一種類別宣說,現生得湼槃。就是這樣,五種見解可以變成三種類別,三種類別可以變成五種見解。
  “比丘們,在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當中,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還有想,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想,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想,既有色身也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想,既不是有色身也不是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單一的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各種不同的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很少的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還有無量的想。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超越了想,以識作為 ‘我’ 的根基。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超越了想,這個 ‘我’ 無法計量,恆常不動。
  “比丘們,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當中不超越想的,便在色想、無色想、單一的想、各種不同的想等宣說是究極的清淨、最高、無上;乃至在他們當中超越想的,便宣說以無所有處為無法計量,恆常不動。如來知道,所有這些行都是粗的,這是可以平息這些行的。如來知道怎樣平息這些行,看見出離的方法,超越了這些行。
  “比丘們,在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沒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當中,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沒有想,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沒有想,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沒有想,既有色身也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沒有想,既不是有色身也不是沒有色身。
  “比丘們,這些沙門婆羅門批評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還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說: ‘想如病,想如膿腫,想如中箭。無想才是寂靜、幼細的境界。’
  “比丘們,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沒有想’ 。比丘們,任何沙門婆羅門,都沒有可能離開色、受、想、行、識而宣說眾生的來、去、死亡、出生、成長、成熟、壯大的。如來知道,所有這些行都是粗的,這是可以平息這些行的。如來知道怎樣平息這些行,看見出離的方法,超越了這些行。
  “比丘們,在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 的沙門婆羅門當中,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既有色身也沒有色身。
  “一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命終之後,這個 ‘我’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既不是有色身也不是沒有色身。
  “比丘們,這些沙門婆羅門批評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還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也批評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沒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說: ‘想如病,想如膿腫,想如中箭;說無想的人是一種迷癡。非想非非想才是寂靜、幼細的境界。’
  “比丘們,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 。比丘們,任何沙門婆羅門宣說怎樣取得非想非非想處時,都說,過多見、聞、覺、知的行,是會妨礙取得非想非非想處的。比丘們,人們都說,不能以一般的行來取得非想非非想處,只能以細微的行來取得非想非非想處。如來知道,所有這些行都是粗的,這是可以平息這些行的。如來知道怎樣平息這些行,看見出離的方法,超越了這些行。
  “比丘們,在那些宣說 ‘眾生命終之後便會斷滅,什麼也沒有,不再存在’ 的沙門婆羅門,會批評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還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也批評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沒有想’ 的沙門婆羅門;也批評那些宣說 ‘命終之後,這個 “我” 不會壞滅,非想非非想’ 的沙門婆羅門。這是什麼原因呢?他們說: ‘所有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都貪著將來,而說下一生我將會這樣,下一生我將會那樣。就正如一些商人去做買賣時心想: “之後我會這樣,之後我會得到這些東西。” 同樣地,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就像譬喻中的商人那樣,說下一生我將會這樣,下一生我將會那樣。’
  “比丘們,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宣說 ‘眾生命終之後便會斷滅,什麼也沒有,不再存在’ ,如來知道,他們對自身怖畏,對自身怨嫌,因此隨著自身來奔走,隨著自身來轉。就正如一隻狗被皮帶綁在堅實的木樁或堅實的柱上,牠只會隨著樁柱來奔走,隨著樁柱來轉。同樣地,這些沙門婆羅門賢者對自身怖畏,對自身怨嫌,因此隨著自身來奔走,隨著自身來轉。如來知道,所有這些行都是粗的,這是可以平息這些行的。如來知道怎樣平息這些行,看見出離的方法,超越了這些行。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