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01 天湖經 | 1 | 2 | 3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零一.天湖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釋迦人一個名叫天湖的市鎮。
  在那堙A世尊對比丘說: “比丘們。”
  比丘回答世尊: “大德。”
  世尊說: “比丘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人們各種樂、苦或不苦不樂的經歷,全是因過往生所做而來的。以苦行消除舊業,不再產生新業,之後業便不會繼續流轉。業不會繼續流轉之後就是業的盡除;因為業得到盡除,所以苦得到盡除;因為苦得到盡除,所以感受得到盡除;因為感受得到盡除,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比丘們,尼乾子是這樣說的。
  “比丘們,尼乾子這樣說,我會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尼乾子賢友們,聽說你們的主張是這樣的,這是真的嗎?’
  “比丘們,如果他們答是,我便會對他們說: ‘尼乾子賢友們,你們能否知道,自己有過去生還是沒有過去生呢?’
  “ ‘賢友,不能。’
  “ ‘尼乾子賢友們,你們能否知道,自己過去生有做惡業還是沒有做惡業呢?’
  “ ‘賢友,不能。’
  “ ‘尼乾子賢友們,你們能否知道,自己過去生做過什麼樣的惡業呢?’
  “ ‘賢友,不能。’
  “ ‘尼乾子賢友們,你們能否知道,自己有多少苦已經消除,有多少苦還待消除,還要消除多少苦才能將所有苦消除呢?’
  “ ‘賢友,不能。’
  “ ‘尼乾子賢友們,你們能否知道,怎樣在現生之中捨棄不善法、奉行善法呢?’
  “ ‘賢友,不能。’
  “ ‘尼乾子賢友們,聽你們所說,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過去生還是沒有過去生;不知道自己過去生有做惡業還是沒有做惡業;不知道自己過去生做過什麼樣的惡業;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苦已經消除,有多少苦還待消除,還要消除多少苦才能將所有苦消除;不知道怎樣在現生之中捨棄不善法、奉行善法──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宣說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這種主張是不適當的。
  “ ‘尼乾子賢友們,如果你們知道自己有過去生還是沒有過去生;知道自己過去生有做惡業還是沒有做惡業;知道自己過去生做過什麼樣的惡業;知道自己有多少苦已經消除,有多少苦還待消除,還要消除多少苦才能將所有苦消除;知道怎樣在現生之中捨棄不善法、奉行善法──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宣說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這種主張才是適當的。
  “ ‘尼乾子賢友們,就正如一個中了箭的人,那支箭塗上了劇毒,他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他的親友找來一位醫生為他治療箭傷,那個醫生用刀為他切割傷口,他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那個醫生用探針為他探查箭患,他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那個醫生為他拔箭,他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那個醫生用藥物為他敷傷口,他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過了一些時候,他的傷患癒合了,沒有病痛,身體舒暢、自在,行動自如,可以隨心所欲到處走。他心想: “之前我中了毒箭,我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我的親友找來一位醫生為我治療箭傷,那個醫生用刀為我切割傷口,我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那個醫生用探針為我探查箭患,我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那個醫生為我拔箭,我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那個醫生用藥物為我敷傷口,我因此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現在我的傷患癒合了,沒有病痛,身體舒暢、自在,行動自如,可以隨心所欲到處走。”
  “ ‘尼乾子賢友們,同樣地,如果你們知道自己有過去生還是沒有過去生;知道自己過去生有做惡業還是沒有做惡業;知道自己過去生做過什麼樣的惡業;知道自己有多少苦已經消除,有多少苦還待消除,還要消除多少苦才能將所有苦消除;知道怎樣在現生之中捨棄不善法、奉行善法──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宣說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這種主張才是適當的。
  “ ‘尼乾子賢友們,由於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有過去生還是沒有過去生;不知道自己過去生有做惡業還是沒有做惡業;不知道自己過去生做過什麼樣的惡業;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苦已經消除,有多少苦還待消除,還要消除多少苦才能將所有苦消除;不知道怎樣在現生之中捨棄不善法、奉行善法──因此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宣說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這種主張是不適當的。’
  “比丘們,當我說了這番話後,他們或會這樣對我說: ‘賢友,尼乾陀.若提子是一位全知者、全見者;無論行走、站立、睡覺、睡醒,這種無所不知的知見都一直常在,保持不失。他對我們說: “弟子賢友們,你們過去做了惡業,以嚴厲的苦行把這些惡業消除吧!在現生約束身、約束口、約束意,之後便不會產生惡業!以苦行消除舊業,不再產生新業,之後業便不會繼續流轉。業不會繼續流轉之後就是業的盡除;因為業得到盡除,所以苦得到盡除;因為苦得到盡除,所以感受得到盡除;因為感受得到盡除,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我們喜歡這套教義,接受這套教義;我們對尼乾陀.若提子的說話心感高興。’
  “比丘們,當尼乾子說了這番話後,我會對他們這樣說: ‘尼乾子賢友們,有五種東西當下會發現不一定是對的。這五種東西是什麼呢?就是敬信、信願、傳統、推想、所受持的見。尼乾子賢友們,這五種東西當下會發現不一定是對的。你們對老師所說到的過去帶著什麼樣的敬信,帶著什麼樣的信願,帶著什麼樣的傳統,帶著什麼樣的推想,帶著什麼樣的見呢?’
  “比丘們,當我這樣說的時候,便看不見他們當中有任何如法的答辯。
  “比丘們,再者,我會對他們說: ‘尼乾子賢友們,你們認為怎樣,在你們劇烈修行,劇烈精勤的時候,是否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你們不劇烈修行,不劇烈精勤的時候,是否不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呢?’
  “ ‘喬答摩賢友,在我們劇烈修行,劇烈精勤的時候,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我們不劇烈修行,不劇烈精勤的時候,不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
  “ ‘尼乾子賢友們,聽你們所說,在你們劇烈修行,劇烈精勤的時候,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你們不劇烈修行,不劇烈精勤的時候,不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宣說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這種主張是不適當的。
  “ ‘尼乾子賢友們,如果在你們劇烈修行,劇烈精勤的時候,會持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你們不劇烈修行,不劇烈精勤的時候,也會持續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宣說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這種主張才是適當的。
  “ ‘尼乾子賢友們,在你們劇烈修行,劇烈精勤的時候,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在你們不劇烈修行,不劇烈精勤的時候,不會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你們劇烈修行、劇烈精勤而為自己親身帶來劇烈、刺骨的苦受,全是因為無明、無智、迷癡,主張 “人們各種樂……所有苦都將會消除” 所導致的結果。’
  “比丘們,當我這樣說的時候,也是看不見他們當中有任何如法的答辯。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