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100 僧伽羅婆經 | 1 | 2 | 3 |

中部
蕭式球譯

一零零.僧伽羅婆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和人數眾多的比丘僧團一起,在拘薩羅遊行說法。
  這時候,有一個名叫檀那吒尼的女婆羅門住在闡陀迦波,她對佛、法、僧有深厚的淨信。她徐步而行,有感而發,說出感興語三次: “南無世尊.阿羅漢.等正覺。南無世尊.阿羅漢.等正覺。南無世尊.阿羅漢.等正覺。”
  這時候,有一個名叫僧伽羅婆的年青婆羅門住在闡陀迦波,僧伽羅婆具有五種技能:博學,持咒頌,掌握三吠陀,精通字詞與音聲,熟悉傳統的文句與文法。他通曉世間大人相。
  僧伽羅婆聽到檀那吒尼的說話,便對她說: “檀那吒尼女婆羅門真是輕賤,檀那吒尼女婆羅門真是羞恥!有這麼多婆羅門不稱讚而稱讚一個秃頭的沙門!”
  “賢士,你不知道世尊的戒行和智慧,如果你知道的話,便會認為不應責罵和斥罵他。”
  “既然這樣,當喬答摩沙門抵達闡陀迦波時,你便告訴我吧。”
  世尊在拘薩羅遊行說法,途經多處地方之後便抵達闡陀迦波,之後世尊住在闡陀迦波的杜帝耶婆羅門芒果園。
  檀那吒尼聽到世尊抵達闡陀迦波及住在杜帝耶婆羅門芒果園的消息,便前往僧伽羅婆那堙A然後對他說: “賢士,世尊抵達闡陀迦波及住在杜帝耶婆羅門芒果園,如果你認為是時候的話,請便。”
  僧伽羅婆回答檀那吒尼: “賢姊,是的。” 之後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喬答摩賢者,有些沙門婆羅門宣稱,首先修習梵行,然後現生以無比智取得最高的成就。喬答摩賢者是否也是這樣宣稱的呢?”
  “婆羅墮闍種,我也是這樣宣稱,首先修習梵行,然後現生以無比智取得最高的成就。婆羅墮闍種,我說,在這種宣稱之中也各有不同。
  “婆羅墮闍種,一些沙門婆羅門是傳統的追隨者,他們宣稱,首先以傳統留傳下來教法作為梵行來修習,然後現生以無比智取得最高的成就。如婆羅門追隨三吠陀屬於這一類。
  “婆羅墮闍種,一些沙門婆羅門純粹出於敬信,他們宣稱,首先以敬信作為梵行來修習,然後現生以無比智取得最高的成就。如推斷者、思想者1屬於這一類。
  “婆羅墮闍種,一些沙門婆羅門親身以無比智證得之前從沒人聽過的法義,他們宣稱,首先修習梵行,然後現生以無比智取得最高的成就。婆羅墮闍種,我就是屬於這一類的了。從以下各點,可知我是屬於這一類的。
  “婆羅墮闍種,當我還是菩薩,未取得正覺的時候,我這樣想: ‘在家生活有很多障礙,是塵垢之道;出家生活有如空曠的地方那樣沒有障礙。在家生活不易生活在圓滿、清淨、如螺那樣潔白的梵行之中。讓我剃掉頭髮和鬍鬚,穿著袈裟衣,從家庭生活中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吧。’
  “婆羅墮闍種,過了一些時候,我剃掉頭髮和鬍鬚,穿著袈裟衣,從家庭生活中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那時我年少、髮黑、壯健、在人生的早期,我的父母不想我出家,淚流滿面。
  “我成為一位出家人,尋找善法,尋求達致無上寂靜的途徑。我去到阿羅邏.迦藍那堙A對他說: ‘迦藍賢友,我想在你的法和律之中修習梵行。’
  “婆羅墮闍種,當我說了這番話後,迦藍對我說: ‘賢友,你逗留在這塈a。像你那樣有智慧的人,很快便可以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
  “婆羅墮闍種,我很快便能掌握那法義。只要老師教一遍,我便能夠和其他同門一樣,帶有智慧和自信地說: ‘我已知那些法義,已見那些法義。’
  “婆羅墮闍種,那時我心想: ‘修習迦藍這法義不是僅僅出於信的。我是可以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他宣說的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的。迦藍真的是對這法義有知有見的。’
  “婆羅墮闍種,於是我前往迦藍那堙A對他說: ‘迦藍賢友,你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的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究竟這境界去到什麼程度呢?’
  “婆羅墮闍種,當我說了這番話後,迦藍宣稱達到無所有處。那時我心想: ‘不單只迦藍有信,我也有信;不單只迦藍有精進,我也有精進;不單只迦藍有念,我也有念;不單只迦藍有定,我也有定;不單只迦藍有慧,我也有慧。讓我在迦藍的法義之中努力修習,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吧。’
  “婆羅墮闍種,我很快便可以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那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了。
  “婆羅墮闍種,於是我前往迦藍那堙A對他說: ‘迦藍賢友,你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的嗎?’
  “ ‘賢友,是的。’
  “ ‘賢友,我現在也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
  “ ‘賢友,我有得著。賢友,我有得益。我能看見一位像你那樣的同修賢友!我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你也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你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我也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我知這法義,你也知這法義;你知這法義,我也知這法義。你像我那樣,我像你那樣。賢友,來吧,現在讓我們兩人一起來護持這個團體吧。’
  “婆羅墮闍種,之後,身為老師的迦藍視身為弟子的我不分高下,他對我作出很高的恭敬。
  “婆羅墮闍種,那時我心想: ‘這法義不能帶來厭離、無欲、寂滅、寧靜、無比智、正覺、湼槃,只是帶來投生無所有處。’ 我對那法義感到不足,之後便離開了那法義。
  “婆羅墮闍種,我繼續去尋找善法,尋求達致無上寂靜的途徑。我去到優陀迦.羅摩子那堙A對他說: ‘賢友,我想在你的法和律之中修習梵行。’
  “婆羅墮闍種,當我說了這番話後,羅摩子對我說: ‘賢友,你逗留在這塈a。像你那樣有智慧的人,很快便可以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
  “婆羅墮闍種,我很快便能掌握那法義。只要老師教一遍,我便能夠和其他同門一樣,帶有智慧和自信地說: ‘我已知那些法義,已見那些法義。’
  “婆羅墮闍種,那時我心想: ‘修習羅摩這法義不是僅僅出於信的。我是可以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他宣說的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的。羅摩真的是對這法義有知有見的。’
  “婆羅墮闍種,於是我前往羅摩子那堙A對他說: ‘羅摩子賢友,你的父親羅摩曾經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的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究竟這境界去到什麼程度呢?’
  “婆羅墮闍種,當我說了這番話後,羅摩子說羅摩曾經宣稱達到非想非非想處。那時我心想: ‘不單只羅摩有信,我也有信;不單只羅摩有精進,我也有精進;不單只羅摩有念,我也有念;不單只羅摩有定,我也有定;不單只羅摩有慧,我也有慧。讓我在羅摩的法義之中努力修習,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吧。’
  “婆羅墮闍種,我很快便可以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那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了。
  “婆羅墮闍種,於是我前往羅摩子那堙A對他說: ‘羅摩子賢友,你的父親羅摩曾經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的嗎?’
  “ ‘賢友,是的。’
  “ ‘賢友,我現在也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
  “ ‘賢友,我有得著。賢友,我有得益。我能看見一位像你那樣的同修賢友!我的父親羅摩曾經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你也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你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我的父親羅摩曾經也是宣稱親身以無比智來體證這法義,然後安住在證悟之中。我的父親羅摩知這法義,你也知這法義;你知這法義,我的父親羅摩也知這法義。你像我的父親羅摩那樣,我的父親羅摩像你那樣。賢友,來吧,現在你來護持這個團體吧。’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