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97 陀然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九十七.陀然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舍利弗尊者和人數眾多的比丘僧團一起,在南山遊行說法。有一位在王舍城雨季安居的比丘前往南山舍利弗尊者那堙A和舍利弗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那位比丘說: “賢友,世尊健康嗎?身體好嗎?”
  “賢友,世尊健康,身體好。”
  “賢友,比丘僧團堣H人都健康嗎?人人都身體好嗎?”
  “賢友,比丘僧團堣H人都健康,人人都身體好。”
  “賢友,住在米倉城門有一個名叫陀然的婆羅門,他健康嗎?身體好嗎?”
  “賢友,陀然婆羅門健康,身體好。”
  “賢友,陀然婆羅門不放逸嗎?”
  “賢友,陀然婆羅門怎會不放逸呢!賢友,陀然婆羅門依附王宮堛漱H,欺壓婆羅門和居士;依附婆羅門和居士,欺壓王宮堛漱H。他娶一位有敬信的妻子命終後,再娶了一位沒有敬信的妻子。”
  “賢友,我聽見陀然婆羅門放逸的消息,我真是聽了一個壞消息!如果能夠遇見陀然婆羅門,跟他一起交談就好了。”
  舍利弗尊者在南山住了一段時間後,便啟程向王舍城出發,途經多處地方之後便抵達王舍城,之後舍利弗尊者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在上午,舍利弗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王舍城化食。這時候,陀然婆羅門在城外的牛棚擠牛乳。舍利弗尊者在王舍城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便前往陀然婆羅門那堙C陀然婆羅門從遠處看見舍利弗尊者前來,便走到舍利弗尊者那堙A對他說: “舍利弗賢者,現在還是進食的時候,飲了這些牛乳吧。”
  “婆羅門,不。我今天的化食已經完成了。我會在那棵樹下午休,一會兒後你也來吧。”
  陀然婆羅門回答舍利弗尊者: “賢者,是的。” 於是,在吃過早飯後便前往舍利弗尊者那堙A和舍利弗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舍利弗尊者對陀然婆羅門說: “陀然,你不放逸嗎?”
  “舍利弗賢者,我怎會不放逸呢!我要養活父母、妻兒、僕人、工人,要為朋友親屬做很多工作,要為賓客做很多工作,要為先人做很多工作,要為天神做很多工作,要為國王做很多工作,還要照顧好自己身體。”
  “陀然,你認為怎樣,一個人因要養活父母的原故而做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他因非法和不正的行為而被地獄的獄卒拖走。他或父母對獄卒說,他只是因要養活父母的原故而做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不要拖走他!他們可否這樣向獄卒求情呢?”
  “舍利弗賢者,這是不可以的。即使他們哭號,獄卒還是會捉那人落地獄。”
  ……養活妻兒……
  ……養活僕人和工人……
  ……為朋友親屬做很多工作……
  ……為賓客做很多工作……
  ……為先人做很多工作……
  ……為天神做很多工作……
  ……為國王做很多工作……
  “陀然,你認為怎樣,一個人因要照顧好自己身體的原故而做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他因非法和不正的行為而被地獄的獄卒拖走。他或別人對獄卒說,他只是因要照顧好自己身體的原故而做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不要拖走他!他們可否這樣向獄卒求情呢?”
  “舍利弗賢者,這是不可以的。即使他們哭號,獄卒還是會捉那人落地獄。”
  “陀然,你認為怎樣,以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來養活父母,或以如法和正確的行為來養活父母,哪樣比較好?”
  “舍利弗賢者,以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來養活父母比較差,以如法和正確的行為來養活父母比較好。舍利弗賢者,如法和正確的行為比非法和不正的行為好。”
  “陀然,有其他如法的工作能養活父母,做那些工作能避免造惡業及帶來功德。”
  ……養活妻兒……
  ……養活僕人和工人……
  ……為朋友親屬做很多工作……
  ……為賓客做很多工作……
  ……為先人做很多工作……
  ……為天神做很多工作……
  ……為國王做很多工作……
  “陀然,你認為怎樣,以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來照顧好自己身體,或以如法和正確的行為來照顧好自己身體,哪樣比較好?”
  “舍利弗賢者,以非法和不正的行為來照顧好自己身體比較差,以如法和正確的行為來照顧好自己身體比較好。舍利弗賢者,如法和正確的行為比非法和不正的行為好。”
  “陀然,有其他如法的工作能照顧好自己身體,做那些工作能避免造惡業及帶來功德。”
  陀然婆羅門對舍利弗尊者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之後起座離去。
  過了一段時間,陀然婆羅門生了病,病得很重。
  於是,陀然婆羅門吩咐一個下人: “來吧,你去世尊那堙A用我的名義頂禮世尊雙足。你這樣說: ‘大德,陀然婆羅門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世尊雙足。’ 然後再去舍利弗尊者那堙A用我的名義頂禮舍利弗尊者雙足。你這樣說: ‘大德,陀然婆羅門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尊者雙足。願尊者悲憫,前往陀然婆羅門的居所就好了。’ ”
  那位下人回答陀然婆羅門: “主人,是的。” 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陀然婆羅門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世尊雙足。”
  那位下人再前往舍利弗尊者那堙A對舍利弗尊者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舍利弗尊者說: “大德,陀然婆羅門生了病,病得很重。他頂禮尊者雙足。願尊者悲憫,前往陀然婆羅門的居所就好了。”
  舍利弗尊者保持沈默以表示願意探望陀然婆羅門。
  於是,舍利弗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前往陀然婆羅門的居所。舍利弗尊者抵達後,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然後對陀然婆羅門說: “陀然,你怎麼樣,病痛有沒有消退,有沒有感到好轉呢?”
  “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強壯的人用利刃刺我的頭顱,同樣地,一陣很大的風衝擊我的頭顱。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強壯的人用皮帶纏緊我的頭部,同樣地,一陣很大的痛楚在我的頭部出現。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一個熟練的屠夫或他的徒弟用利器劏開我的腹部,同樣地,一陣很大的風衝擊我的腹部。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就正如兩個強壯的人捉著一個瘦弱的人在火坑上燒烤,同樣地,我全身發熱。舍利弗賢者,我在轉差,病痛在增加,沒有感到好轉。”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