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94 瞿多目迦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九十四.瞿多目迦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優提那尊者住在波羅奈的羇彌耶芒果園。
  這時候,瞿多目迦婆羅門抵達波羅奈處理一些事務,他散步前往羇彌耶芒果園。這時候,優提那尊者在空曠的地方行禪。於是瞿多目迦婆羅門走到他那堙A兩人一起行走,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瞿多目迦婆羅門對優提那尊者說: “唏,沙門,我找不到如法的出家人。我想,或是我看不見像賢者那樣的人,或是我看不見法義。”
  瞿多目迦婆羅門說了這番話後,優提那尊者離開行禪的地方,進入寺院,然後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瞿多目迦婆羅門也離開行禪的地方,進入寺院,然後站在一邊。優提那尊者對瞿多目迦婆羅門說: “婆羅門,這埵陵y位,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坐下來。”
  “我在等候優提那賢者請我下座。像我那樣的人,如果之前沒有受請下座,是不會下座的。” 於是瞿多目迦婆羅門以一低座坐在一邊,然後對優提那尊者說: “唏,沙門,我找不到如法的出家人。我想,或是我看不見像賢者那樣的人,或是我看不見法義。”
  “婆羅門,如果你認同我所說的,你便認同;如果你反對我所說的,你便反對;如果你不知我所說的義理,你便進一步發問吧。”
  “優提那賢者,這樣做有什麼用處呢?”
  “這樣做,我們便會有一個好的交談。”
  “優提那賢者,如果我認同你所說的,我便認同;如果我反對你所說的,我便反對;如果我不知你所說的義理,我便進一步發問吧。優提那賢者,這樣做有什麼用處呢?這樣做,我們便會有一個好的交談。”
  “婆羅門,世上有四種人,是哪四種呢?一種人折磨自己,常做折磨自己的行為。一種人折磨其他眾生,常做折磨其他眾生的行為。一種人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常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一種人不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不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他在現生之中平伏、寂滅、清涼、體驗快樂,像梵天那樣生活。婆羅門,這四種人哪一種最符合你的心意呢?”
  “優提那賢者,折磨自己,常做折磨自己的行為的人不符合我的心意。折磨其他眾生,常做折磨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不符合我的心意。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常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不符合我的心意。不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不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在現生之中平伏、寂滅、清涼、體驗快樂,像梵天那樣生活的人最符合我的心意。”
  “婆羅門,為什麼前三種人不符合你的心意呢?”
  “優提那賢者,一個折磨自己,常做折磨自己的行為的人,為想得到快樂的自己帶來痛苦,所以不符合我的心意。優提那賢者,一個折磨其他眾生,常做折磨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為想得到快樂的眾生帶來痛苦,所以不符合我的心意。優提那賢者,一個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常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為想得到快樂的自己和想得到快樂的眾生帶來痛苦,所以不符合我的心意。優提那賢者,一個不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不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在現生之中平伏、寂滅、清涼、體驗快樂,像梵天那樣生活的人最符合我的心意。”
  “婆羅門,有兩種大眾。這兩種大眾是什麼呢?
  “婆羅門,一種大眾貪染珠寶耳環,渴求妻兒,渴求男女僕,渴求田地,渴求金銀。
  “婆羅門,一種大眾不貪染珠寶耳環,捨棄妻兒,捨棄男女僕,捨棄田地,捨棄金銀,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婆羅門,這些人不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不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他在現生之中平伏、寂滅、清涼、體驗快樂,像梵天那樣生活。
  “婆羅門,在兩種大眾之中你最常想去見的是哪一種呢──是貪染珠寶耳環、渴求妻兒、渴求男女僕、渴求田地、渴求金銀的大眾,還是不貪染珠寶耳環、捨棄妻兒、捨棄男女僕、捨棄田地、捨棄金銀、出家過沒有家庭生活的大眾?”
  “優提那賢者,我最常想去見的,是那些不貪染珠寶耳環、捨棄妻兒、捨棄男女僕、捨棄田地、捨棄金銀、出家過沒有家庭生活的大眾。這些人不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不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他在現生之中平伏、寂滅、清涼、體驗快樂,像梵天那樣生活。”
  “婆羅門,剛才你不是對我說 ‘唏,沙門,我找不到如法的出家人。我想,或是我看不見像賢者那樣的人,或是我看不見法義’ 嗎?”
  “優提那賢者,是的。我這樣說是為了有助找出如法的出家人,現在我找到了,願優提那賢者攝受我。優提那賢者簡略而不是詳細地說四種人的義理。願優提那賢者悲憫,為我詳細地說四種人的義理就好了。”
  “婆羅門,既然這樣,你留心聽,好好用心思量,我現在說了。”
  瞿多目迦婆羅門回答優提那尊者: “賢者,是的。”
  優提那尊者說: “婆羅門,什麼是折磨自己,常做折磨自己的行為的人呢?
  “婆羅門,一些裸體外道,不跟隨常人的生活習慣,不用缽而只用手來盛載食物吃,不接受別人呼喚過去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呼喚停下來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帶來的食物,不接受專為自己準備的食物,不接受別人邀請供養的食物,不取盤中的食物,不取鍋中的食物,不在門檻間接受食物,不在棒杖間接受食物,不在杵臼間接受食物,不在有兩人在吃食物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懷孕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哺乳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性交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專作布施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狗看守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蒼蠅群集的地方接受食物,不接受魚類,不接受肉類,不飲酒,不飲果酒,不飲米酒。
  “他們只去七家化食及只取七口食物,只去六家化食及只取六口食物……以至只去一家化食及只取一口食物;一天化食一次,兩天才化食一次……以至七天才化食一次;一天吃食物一次,兩天才吃食物一次……以至七天才吃食物一次。他們以這方法來修習,直至每逢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
  “他們只吃野菜、麥、生米、野米、水草、穀、米水渣、芝麻、草、牛糞;他們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
  “他們穿麻、粗麻、裹屍布、破布、樹皮、羚羊皮、羚羊皮條、吉祥草衣、樹皮衣、木條衣、頭髮衣、馬尾毛衣、貓頭鷹羽毛衣。
  “他們是一些修習拔鬚髮的人,常把自己的鬚髮拔除;他們是一些修習長期站立的人,不使用坐具;他們是一些修習長時間蹲下的人,盡力保持蹲下的姿勢;他們是一些修習睡刺床的人,睡在帶有尖刺的床上;他們是一些每天沐浴三次的人,晚上也會到水中沐浴。
  “他們修習以上各種的方法,不斷折磨、嚴重折磨這個身體。婆羅門,這就是稱為折磨自己,常做折磨自己的行為的人了。
  “婆羅門,什麼是折磨其他眾生,常做折磨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呢?
  “婆羅門,一些屠羊、屠豬等屠夫,捕鳥、捕獸、捕魚等獵師,盜賊、劊子手、獄卒,或做任何血腥

、殘忍行業的人。婆羅門,這就是稱為折磨其他眾生,常做折磨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了。
  “婆羅門,什麼是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常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呢?
  “婆羅門,一些灌頂剎帝利王或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在都城東面建造一所新的聚集堂後,剃掉頭髮和鬍鬚,穿上皮革衣,塗上酥油,用鹿角來搔背癢;他與夫人、婆羅門、主祭師一起進入舖上青草的聚集堂,首先從母牛身上喝一口牛乳,夫人喝第二口,婆羅門與主祭師同喝第三口,再把剩下來小牛賴以生存的牛乳擠乾,用來祭火,他這樣說: ‘宰殺多些公牛來祭祀吧,宰殺多些小牛來祭祀吧,宰殺多些小乳牛來祭祀吧,宰殺多些綿羊來祭祀吧,宰殺多些山羊來祭祀吧,斬截多些樹來造祭祀柱吧,收割多些草來作祭祀草吧!’ 他的僕人、傭人、工人迫於無奈,只好哭泣、臉上帶著淚水地做祭祀的工作。婆羅門,這就是稱為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常做折磨自己和其他眾生的行為的人了。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