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89 法廟經 | 1 | 2 | 3 |

  “大德,我看見一些沙門婆羅門修習梵行不能持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即使四十年,到後來還是洗澡、塗香油、修剪鬚髮、沈溺在五欲之中。但是,我看見比丘終其壽命,直至最後一息都生活在圓滿、清淨的梵行之中。大德,在其他地方,我是從來沒有見過有這樣圓滿、這樣清淨的梵行的。大德,因此,我對世尊有這種慕信: ‘世尊是一位等正覺,法義已由世尊完善開示出來,世尊的弟子僧能善巧地進入正道。’
  “大德,再者,國王會跟國王互相爭執,剎帝利會跟剎帝利互相爭執,婆羅門會跟婆羅門互相爭執,居士會跟居士互相爭執,父母會跟子女互相爭執,兄弟姊妹會跟兄弟姊妹互相爭執,朋友會跟朋友互相爭執。但是,我看見比丘和合、融洽、沒有爭執,各人水乳交融地生活,以善意的目光來相視。大德,在其他地方,我是從來沒有見過有這樣和合的團體的。大德,因此,我對世尊有這種慕信: ‘世尊是一位等正覺,法義已由世尊完善開示出來,世尊的弟子僧能善巧地進入正道。’
  “大德,再者,我常到叢林、樹園散步,在那奡翱搢ㄓ@些沙門婆羅門枯瘦、憔悴、難看、蒼白、筋脈盡露,人們都不想看見他們。那時我心想: ‘這些尊者一定是對修習梵行沒有興趣,要不然就是犯了罪而躲進這堥荂C’ 我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尊者們,為什麼你們這樣子的呢?’ 他們說: ‘大王,我們患上黃疸病。’ 但是,我看見比丘歡欣、快慰、喜悅、根門平穩、少欲望、平淡、安定,內心像鹿那樣遠離。那時我心想: ‘這些尊者這樣子,一定是在世尊的教誡之下帶來美好的質素。’ 大德,因此,我對世尊有這種慕信: ‘世尊是一位等正覺,法義已由世尊完善開示出來,世尊的弟子僧能善巧地進入正道。’
  “大德,再者,我是一個灌頂剎帝利王,能夠處死那些應受處死的人,沒收那些應受沒收的財物,放逐那些應受放逐的人,但當我在裁決堂主持裁決時,也會有人打斷我的說話。即使我說: ‘賢者們,當我在裁決堂主持裁決時,不要打斷我的說話,請等待我把話說完你們才說話!’ 人們還是照樣會打斷我的說話。但是,我看見比丘在世尊說法的時候,即使是成百成千的弟子都是沒有聲音的,甚至連輕咳聲也沒有。大德,有一次,世尊在成百成千的大眾之中說法,當中有一位弟子作輕咳聲,他附近一位同修隨即用膝蓋輕碰他,示意在世尊說法的時候要保持肅靜,不要作聲。那時我心想: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不需使用棒杖,不需使用刀劍,竟然會有紀律這樣好的大眾。’ 大德,在其他地方,我是從來沒有見過紀律有這樣好的大眾的。大德,因此,我對世尊有這種慕信: ‘世尊是一位等正覺,法義已由世尊完善開示出來,世尊的弟子僧能善巧地進入正道。’
  “大德,再者,我曾看見一些剎帝利智者,他們聰明、能言善辯、具有銳利的辯才。他們到處遊行,目的是以自己的智慧來攻破別人的論點。當他們知道世尊將會遊訪某一個村落或市鎮時,便開始籌劃各種辯題: ‘我們去喬答摩沙門那堸搘L這個問題,如果他這樣來解說的話,我們就這樣來駁斥他;如果他那樣來解說的話,我們就那樣來駁斥他。’ 當他們知道世尊已經到了那一個村落或市鎮時,便前往世尊那堙C世尊為他們說法,對他們開示,對他們教導,使他們景仰,使他們歡喜。他們因世尊的說法而得到開示,得到教導,感到景仰,感到歡喜,因此不會向世尊提出問題,更不會提出駁斥。他們最後反而成為世尊的弟子。大德,因此,我對世尊有這種慕信: ‘世尊是一位等正覺,法義已由世尊完善開示出來,世尊的弟子僧能善巧地進入正道。’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